《大家論壇》施密特視角:川普不要兼容並蓄 強國才能建構和平

維納(Mark S. Weiner) 2018年07月31日 07:00:00

維納(Mark S. Weiner)

 

烏普薩拉大學美國研究講座主任

 

 

在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出席北約和赫爾辛基峰會後,許多自由派忍不住要譴責他的個人行為。他擁抱普京,冷落自己國家的情報機關和美國傳統盟友,這似乎表明他經難以自拔。

 

或者他被玩弄了,或者他精神有問題,又或者他是俄羅斯的終極人造人:一個「叛徒(traitor)」。

 

卡爾·施密特

 

任何一個判斷都很有道理,但對於川普的行為還有一個更深刻,也更令人擔心的解釋:這源自他的思想,特別是他關於世界秩序的隱藏的哲學理想,這是旁人永遠無法解決的障礙。

 

當然,川普不是什麼哲學家,但他確實本能地接受了部分概念,這要歸功於他對流行口語的精通,以及他對支持者在感情上做出反應的深度與敏感性,在每一場造勢中,他都會受到群眾的鼓勵,藉以調整他的思想滿足群眾自我感覺的情緒需要,同時透過社群媒體把它們政治化。

 

川普汲取思想最多的思想家(以及能幫助解釋他的行為),特別是他飽受譴責關於俄羅斯的模棱兩可道德評價,也許是德國的法學家卡爾·施密特(Carl Schmitt)。

 

儘管施密特因為在1933年加入納粹黨而聲名狼藉,但僅僅因為這一理由就否定他是大錯特錯。現代的學者中,不論是左派抑或右派,施密特都以他對現代自由主義的犀利批判聞名。

 

蔑視自由主義的普世願望

 

施密特的批判的核心是其對自由主義普世願望的蔑視。

 

自由派真心實意地將個體權利置於他們的政治觀點的核心,並相信這些權利在理論上應擴展到每一個人,根據這一觀點,美國其實是個概念。

 

對施密特來說,這一觀點導致了災難,不管是在國內還是國外。在國內,由於「人民」的自由派概念是「兼容並蓄(non-exclusive)」,因此也含糊不清。如果「我們」可以包括任何人,那麼誰才是我們?

 

施密特認為這一思維方式導致自由國家很容易從內部被私人利益集團綁架,從外部被外部勢力綁架,明顯的,川普將這一論斷作為選戰論述的核心。

 

施密特對自由派外交政策的批判基於類似的分析。

 

作為兼容並蓄權利信條的捍衛者,自由派必須干預政策不符合自由價值觀的他國事務,當自由派介入國際軍事衝突時,他們的世界觀就成為導致總體戰和持久戰的不二法門,因為它們致力於抽象的規範,促使他們將反對者不僅僅視為競爭個對手,也視為「絕對的敵人(absolute enemies)」。

 

對於「真正的敵人(real enemies)」,可以簽定臨時協定(modus vivendi),但絕對的敵人必須儘早摧毀或轉型,例比透過川普嚴詞拒絕的「國族建構(nation building)」實現。

 

空間為限的國族建構

 

施密特提出了基於土地原則的政治身份理論,用以替代規範性和普遍性。早在川普開始政治生涯前,就對這一原則信服不已。

 

對施密特來說,政治共同體形成於一群人認為他們有著與眾不同的共同文化特徵,並相信值得付出生命的代價捍衛它。這一主權的文化基礎最終植根於一個民族所居住的獨特的地域,例如,內陸民族是內向的,沿海民族則是外向的。

 

在這裡,針對國家身份和法律的關係是相反的。

 

按照施密特的理論,共同體「諾莫斯(nomos,即源自地域的自我感知)」是法律的哲學前提,相反,對自由派而言,國家首先也最主要是通過法律承諾(legal commitments)定義的。

 

川普的執政讓施密特的內政外交觀政策影響一覽無遺。

 

俄國怎會是敵人?

 

最明顯的是,川普及支持者對在美國南部國境築牆的熱衷體現了施密特對自由主義的批判。包括米勒(Stephen Miller)等人的川普顧問將築牆描述為由「愛」驅動的政策,對顯然是依據空間來定義美國政治共同體的「愛」。

 

必然地,在布魯塞爾和赫爾辛基,川普的施密特政治明顯地表現在他對美國傳統盟友和敵人的行為上。施密特鼓吹普及門羅主義(Monroe doctrine)的全球秩序:大國劃定不可侵犯的地緣政治勢力範圍,亦即「大空間(Grossraum)」,由此實現相互尊重川普所鼓吹的不干預、立協定的國際秩序。

 

根據這一反自由主義觀點,沒有理由認為俄羅斯是絕對的敵人,反而有充分理由打破國際制度,擺脫美國的傳統盟友。對反自由派來說,如今,和平的真正敵人是民族國家和制度,它們試圖為主權施加外部邊界,以規範而非從領土和文化出發構建政治共同體。

 

相反地,和平的朋友必須是足夠強大的國家,強大到能夠在國境內建立起政治霸權,並維持重要主權玩家主導的全球秩序。

 

當川普選邊站與普京並肩而立,而不是美國情報機關時,他正在演繹施密特思想的最高峰,這些思想將在川普下臺後相當長一段時間內,繼續與我們同在。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Trumpism and the Philosophy of World Order,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標籤: 川普 施密特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