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南歐視角:希臘惡火釀81死 死因其實是政府無能

瓦魯法基斯(Yanis Varoufakis) 2018年08月01日 07:00:00

 

 

瓦魯法基斯

● 希臘前財政部長
● 希臘雅典大學經濟學教授

 

 

上週一,阿提卡(Attica)遭到了毀滅災難。我清晨在雅典機場目睹了災難的景象,當天我到那裡為前往澳洲的女兒送行。一股木材燃燒般的濃烈味道讓我抬頭望向天空,天空中懸掛著一輪暗淡的黃白色太陽,而我身邊則環繞著如日蝕般黑暗的白晝,這樣的景象只有直沖雲霄的濃煙才有可能造成。

 

傍晚時分,相關消息開始大量湧入。我們在東阿提卡的許多朋友、親屬的房屋被毀。肆虐的森林大火向人口稠密的海岸線蔓延,將馬蒂(Mati)和拉斐那(Rafina)的居民同雅典隔開,迫使那裡的居民向海邊逃命。

 

森林大火迅速蔓延 民眾還跳海求生

 

我起初瞭解傷亡狀況時,別人在向我講述我所在的政治運動DiEM25活動人士所處的困境。火災吞噬他們在馬蒂的住宅,街道上的其他房屋均未能倖免;但至少他們逃跑、保住了性命。就僅能保命。他們隔壁的鄰居喪生,當第二天早晨發現屍體時,他們蜷縮在一起,他們年僅3歲的女兒令人心碎地被擁抱在當中。

 

不幸的消息繼續湧入。一個朋友和她丈夫的房子被燒成了碎片,人也被報告失蹤。我的一個堂兄弟家住在海邊的懸崖上,在房子被大火夷為平地時不得不跳入懸崖下70米的礁石密佈的海水中。

 

幸運的是,漁民救了他的性命。但另外26個人雖然也幾乎到達了同一條海岸線,但卻死於煙霧和火焰而未能跳入水中。就在我寫這篇文章時,官方統計已有81人死亡,而失蹤人數尚無法確定。語言無法形容我現在的心情。

 

 

希臘政府疏於管理 放任亂房地產開發

 

這場災難為什麼會發生?

 

乾燥的冬天製造了大量乾燥的森林和灌木,當溫度高達攝氏39度、風速高達每小時130公里,就將引爆熊熊大火。在我們這個黑色的星期一,天氣因素再加上長期失敗的希臘政府、社會則把一場野火變成了致命的煉獄。

 

希臘二戰後的經濟模式依賴於無所不在、沒規劃的房地產開發(包括峽谷、松樹林)。這導致我們像所有發展中國家一樣,在夏天很容易爆發致命森林大火,而在冬季則很容易出現山洪暴發(就在2017年冬天, 20人死於自己修建在古河道上的房屋中)。

 

由於希臘政府永遠缺少準備,自然導致了這樣累積性的失敗。例如,政府未能在冬季、春季清理田地和森林中逐漸積累的可燃物,也未能對居民的緊急逃生線路進行規劃和維護。而後還有寡頭政治的常見罪行,例如,為了私有化海灘而將海邊別墅周圍的海岸線非法封閉住。和我談過話的目擊者表示,富人修建的海邊鐵絲網導致很多人傷亡慘重。

 

最後,人類的集體罪行也同樣重要。這場災難代表著快速氣候變化導致的自然現象越來越難以應付,這就像在懲罰人類。

 

 

希臘政府慣於推責任  消防、醫療人員嚴重不足

 

就像每次森林大火肆虐希臘,政府暗示有縱火的可能性。雖然,我不能排除犯罪的可能性,但這樣的理由並不令人信服。

 

希臘政府一直更願意把責任推給奸商、縱火犯、恐怖分子甚至外國特工。由於這種煽動性主張在新聞中佔據主導地位,因此官員們不必承認他們缺乏準備,且未能採納和執行恰當的法律和安全法規。

 

財政緊縮以及該國正經歷的大蕭條對希臘政府無效的因應災難措施有多大的影響?消防部門、公民保護機構、救護服務和醫院人手都嚴重不足。

 

然而,就算我們有3倍數量的消防人員及滅火飛機也無法阻止火災的發生,實在很難指望一個公共服務開支連續10年不斷縮減的國家,其社團和士氣能為迎接因氣候變化而導致的災難做好準備。

 

 

歐盟職責非幫助「對抗火災」 是壓迫希臘削減開支

 

記者問我歐盟是否會提供幫助。事實是我們在加入歐盟、把德拉克馬(drachma,前希臘貨幣)換成歐元前後都曾發生過破壞性火災。歐盟在協助我們對抗火災方面沒有發揮任何作用。這項任務不在歐盟的職權範圍之內,我們也無法要求歐盟為火災或希臘社會長達70年對自然環境的破壞承擔責任。

 

但毫無疑問,過去10年來希臘官方債權的三駕馬車——歐盟委員會、歐洲央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一直在積極剝奪希臘政府在這種情況下所必須具備的資源和能力。

 

因此,(同一位記者)問我這難道不是雅典奮力反抗,並要求結束威脅希臘生存緊縮、削減開支政策的最佳時刻?當然是!每個時刻都是對抗三駕馬車的好機會,他們給希臘套上愚蠢緊縮、反人類社會政策的強硬約束,正是這些政策在希臘造成了永久性的人道主義危機。

 

過去10年,歐盟體制所造成的悲劇比任何洪水或山火殺死的人都要多。2011年來已經有超過2萬人自殺 ,而希臘工作年齡人口的1/10因為歐盟強加給希臘的經濟蕭條而移居海外。

 

我預測,歐盟將為我們的火災受害者流下鱷魚眼淚,希臘政府也會做出同樣虛偽的姿態。但我並不認為僅僅因為近100人在1天內喪生,就會逆轉強加給希臘的有組織的反人類行為。除非,直到歐洲各地進步人士組織起來承擔起地方責任,並聯合起來在歐盟層面施加壓力,否則什麼改變都不會發生。

 

但自以為是的反人類政治勢力會進一步強化,例如希臘的金色黎明黨(Golden Dawn)、義大利的北方聯盟黨(Lega)、德國的基督教社會聯盟(Christian Social Union)、另類選擇黨(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塞巴斯蒂安·庫爾茲(Sebastian Kurz)的奧地利政府以及波蘭-匈牙利的非自由聯盟(Polish-Hungarian illiberal nexus)。在這樣的背景下,希臘的森林大火是對我們身為歐洲人的集體責任悲劇性提醒。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Behind Greece’s Deadly Fires,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標籤: 希臘 火災 歐盟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