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全球視角:移民貢獻經濟良多 還能讓美國足球更強

富爾曼(Jason Furman) 2018年08月04日 15:00:00

富爾曼

●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經濟政策實踐學教授

●曾任奧巴馬政府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

 

成長放緩已成全球已開發國家面臨的主要挑戰之一。過去10年中已開發國家成長率平均為1.2%,低於過去25年平均值3.1%。

 

歷史經驗表明,經濟成長放緩可能會使社會變得不那麼慷慨寬容,也會降低包容性。因此有理由表示過去10年的成長低迷導致席捲多國的破壞型民粹、民族主義不斷激增。

 

移民可補充適齡勞動人口

 

正如20世紀最黑暗的幾十年那樣,當前的民族主義採取的形式是對移民強力反對,以及在較小程度上對自由貿易的抵制。更糟糕的是,這種毒害性的民族主義將進一步加劇推動經濟放緩。

 

如果要將這種惡性循環轉變為良性,增加開放度以推動更快成長,將至少部分取決於是否能將移民、包容型民族主義更加融合一致。

 

關於這個問題的經濟證據相當明確,移民對經濟成長有巨大貢獻。另外,移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必要,因為已開發國家人口高齡化、較低的出生率正在催生退休潮,也缺乏相應的當地適齡勞動人口進行補充。

 

我們試舉一些例子,自1995年以來日本適齡勞動人口量持續萎縮;在歐盟,移民占到2000~2010年勞動力成長的70%;在美國移民是勞動力不斷增長的主要原因,如果只依賴那些當地出生的勞動者,其勞動者數量就會縮減

 

移民創業、專利數量比當地人多

 

即使必須支撐更多的人口,更快的成長也是有益處的,因為移民就業者支付的稅款有助於支撐養老金領取者和退休人員。整體來說,相對於日本這類人口萎縮的國家,成為一個人口充滿活力且不斷擴大的快速發展國家是個更好的選擇。

 

另外,除了擴大勞動力隊伍外,移民實際上還能透過提高生產率來提高人均GDP,因為這些人更有可能成為企業家並開創新的業務。

 

例如,在德國2015年中44%的新企業是由持有外國護照的人設立的。在法國,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估算移民創業活動參與度要比當地出生的勞工高出29%,這與OECD整體平均數相近。在美國,移民獲得專利數量要比當地出生公民多2~3倍,而他們的創新也會使非移民受益。

 

毫無疑問,移民擴大了整體市場;但他們又會如何影響市場分配呢?這方面的證據不太明確。當然其中必定有贏家、輸家。然而,整體而言,現有證據顯示移民不會拉低當地出生勞動者的薪資水準。事實上,更有可能提高整體工資。

 

法國近期進行一項研究發現,移民在特定省份就業市場占有率每增加1%,其當地出生勞工薪資水準就會提升0.5%。除有助於提高勞動者群體規模、生產力之外,移民似乎還經常能補足當地出生勞工的技能缺口,幫助後者獲得更多收入。

 

美國、瑞典外國人出生人口比率超過10

 

我的專業是經濟學,所以我會強調成長的作用。這顯然不是民粹、民族主義興起的唯一因素。已開發國家在文化上演變也很重要,甚至可能比成長影響更大。例如在美國,外國出生人口比率從1960年的5%攀升至當前的14%。

 

正如哈佛大學的亞斯查·蒙克(Yascha Mounk)在富有洞察力的新書《人民vs.民主》中所指出的那樣,這是自美國上一次、20世紀初重大反移民運動的「黃禍」以來的最高比率。

 

其他已開發國家趨勢相似,有時甚至更具戲劇性。例如,瑞典人口中外國出生人口比率已經從1960年的4%上升到當前的19%,比美國變化要更為劇烈。

 

在移民問題上,所有國家都面臨著抉擇。它們可以付出經濟代價來遵循更加排他性的做法,或者是從更大的開放性中獲取經濟利益。但雖然公共政策可以幫助確保開放的好處得以實現,但我們不應忽視其政治和經濟方面的限制

 

除政策解決方案外,我們還需要建立一種文化預期,即移民不僅會帶來各類不同的觀點,還會成為當地國的新公民。這意味著要說這個國家的語言、尊重其民族傳統,正如我在法國普羅旺斯艾克斯地區(Aix-en-Provence)的經濟學會議上討論這些問題時所親眼看到的那樣,為國家的足球隊歡呼。

 

當前的美國更應該努力朝著移民、包容性民族主義願景邁進,還包括一支更優秀的足球隊。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Nationalism, Immigration, and Economic Success ,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標籤: 移民 經濟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