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家論壇》阿拉伯視角:《華郵》記者遭殺 美國、沙國只會像情侶吵架

巴飛(Barak Barfi) 2018年10月18日 07:00:00

 

巴飛 

●新美洲基金會研究員,專精阿拉伯與伊斯蘭事務

 

美國永久居民、沙烏地阿拉伯流亡記者﹑《華盛頓郵報》(華郵)特約專欄作家卡舒吉(Jamal Khashoggi)疑似在沙烏地阿拉伯駐土耳其伊斯坦堡領事館遭殺害事件,引發全球批判浪潮。美國國會中,民主黨、共和黨議員都有共識,只要沙烏地阿拉伯政府主導卡舒吉事件,將禁止美國軍售沙烏地阿拉伯,同時對其進行制裁。

 

儘管沙烏地阿拉伯政府主導卡舒吉事件證據不斷浮現,但該事件除對美國、沙烏地阿拉伯外交關係掀起些許波瀾,雙方深厚的關係並未改變太多。沙烏地阿拉伯對美國利益實在太重要了,某人的死亡是不會影響這層關係的。新、舊利益遊說者不斷努力降低卡舒吉事件影響下,美國、沙烏地阿拉伯只會有像情侶吵架一樣的口頭紛爭罷了。

 

沙國外交地位特殊 美國歷屆總統都難改變

 

沙烏地阿拉伯在美國外交政策上具特殊地位,這是美國歷屆總統由歷史經驗體現的。美國前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假設自己的執政方針是不追隨小布希(George H.W. Bush)的政策。而柯林頓指派的國家安全顧問雷克(Anthony Lake)欲結束沙烏地阿拉伯大使班德(Bandar bin Sultan)在前總統雷根(Ronald Reagan)、小布希執政時代的自由進出白宮的權力。班德必須要與其他大使享用一樣的權力。

 

不過,柯林頓政府很快就向班德表示友好,班德與沙烏地阿拉伯王室在柯林頓的中東政策上佔據重要地位,因為美國需要阿拉伯、以色列和平會談要能夠牽制伊拉克。在1993年,柯林頓政府同時需要《可蘭經》以及新、舊《聖經》的引言,以彰顯以色列、巴勒斯坦締結和平協議時刻, 柯林頓政府向沙烏地阿拉伯大使尋求協助。

 

在川普就職美國總統前,他很常抨擊沙烏地阿拉伯,並威脅要停止向該國採購石油,將沙烏地阿拉伯視為占美國便宜的國家之一。不過,當川普就任美國總統後,到沙烏地阿拉伯進行首次海外訪問時,沙烏地阿拉伯以劍舞歡迎他、頒給他最高公民榮譽獎後,川普就變了。

 

在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攻擊事件後,美國、沙烏地阿拉伯的關係更堅不可摧。儘管賓拉登是沙烏地阿拉伯人,他領導的19人劫機隊伍有15人來自沙烏地阿拉伯,但是沙烏地阿拉伯官員都否認與賓拉登的關聯。2002年11月的專訪中,沙烏地阿拉伯內政部長簡單地指稱「不可能」,之後則企圖怪罪猶太人與該起攻擊事件有關,指稱以色列情報單位與恐怖組織有關聯。

 

這讓美國人沸騰了,因為這彰顯出在冷戰期間被鞏固的世俗民主、秘密神權政治存在奇特聯盟關係,似乎要背離其共同價值了。不過,這個聯盟關係不僅繼續存在,還更加深化。班德在小布希決定在2003年入侵伊拉克時,提供關鍵看法、忠告

 

壓制伊朗、打擊恐怖組織 沙國都是關鍵力量

 

現在,美國政治人物又開始對卡舒吉失蹤事件的感到棘手了。土耳其方面宣稱,他們擁有關於卡舒吉被殺害的錄音檔、影像檔。美國參議員葛拉漢警告,假如這是真的,沙烏地阿拉伯必須付出慘痛代價。參議員卡丁(Benjamin Cardin)更發言威脅,要針對沙烏地阿拉伯高階官員進行制裁。

 

不過,沙烏地阿拉伯有太多美國無法輕易放棄它的理由。儘管美國因為開發了頁岩油而不再需要依賴沙烏地阿拉伯的石油,卻還是需要沙烏地阿拉伯規律產出石油以穩定市場。美國國防包商依賴沙烏地阿拉伯數十億美元的軍事採購案。與沙烏地阿拉伯的情報合作更是打擊極端恐怖份子、瓦解其根據地不可或缺的。

 

不過,最重要的是,沙烏地阿拉伯是防堵伊朗勢力擴張最重要的力量。沙烏地阿拉伯支持黎巴嫩、敘利亞、葉門政權以防堵伊朗的陰謀詭計。美國任何要求沙烏地阿拉伯為卡舒吉事件負責的後果,等於要把沙烏地阿拉伯承擔的責任外包出去。

 

這是美國最想避免的情況。當英國-中東地區前殖民者、保護者-決定無法再度承擔該地區的財務負擔。美國領導人也不願接下這個重擔,當時的政策制訂者忙著打越南戰爭。當時的美國國務卿季辛吉(Henry Kissinger)想出一個方法,就是美國無限制提供軍事武器給伊朗、沙烏地阿拉伯,讓他們維護波斯灣的秩序。當伊朗在1979年的伊斯蘭革命發生後,就停止扮演這樣的角色,不過,沙烏地阿拉伯仍持續扮演著。

 

川普誓言嚴懲 卻不願取消軍售案

 

川普目前正苦惱著,儘管他誓言,一旦發現沙烏地阿拉伯確實主導卡舒吉遭殺害事件,將對其嚴厲懲罰,不過,川普不願取消沙烏地阿拉伯的軍售案,反而說,若取消等於影響美國人的工作機會。

 

沙烏地阿拉伯不僅握有軍武交易訂單籌碼,在卡舒吉事件成為華府每日焦點前,沙烏地阿拉伯以每個月75萬9000美元代價,請10家利益遊說公司幫忙在華府建立影響力。

 

但或許,沙烏地阿拉伯的新朋友會出手拯救。當伊朗成為以色列的最大威脅時,以色列與沙烏地阿拉伯間關係卻可望加溫。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Binyamin Netanyahu)的親信高德(Dore Gold),儘管之前慣於抨擊沙烏地阿拉伯,但現在卻與沙烏地阿拉伯官員會面

 

美國、沙烏地阿拉伯關係儘管非一路順遂,而期間的不合與醜聞通常不為公眾所知。不過,每次雙方都可以排除這些不良狀況。這次的卡舒吉失蹤事件,也不會有例外。美國、沙烏地阿拉伯的互相依賴而產出的共同利益,將遠超過要求沙烏地阿拉伯比照其他盟友國標準的慾望。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The US-Saudi Relationship After Khashoggi 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上報現在有其它社群囉,一起加入新聞不漏接!社群連結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