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醫療視角:捨棄偏見研究治癒 迎接沒有愛滋病的未來 

史特格琳(Christine Stegling) 2019年02月10日 12:00:00

 

史特格琳

 

●國際HIV/AIDS聯盟執行董事

 

 

30年前,世界衛生組織(WHO)明訂每年的12月1日為世界愛滋日(World AIDS Day)後,我們以為永遠都不可能擊敗愛滋病毒(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了。

 

然而,經歷數百萬人死亡與恐懼的陰影籠罩後,如今學者已研發出有效的方法來預防疾病的傳播,並為有需要的民眾提供愛滋病的篩檢和治療。

 

然而,即使過去的30年間,疾病防治方面取得了大幅度的進展,我們也絕對不能說與愛滋病(Acquired Immunodeficiency Syndrome)的長期抗戰已經勝利。因為在許多地方,最艱苦的任務才正要開始。

 

虛假的成就感

 

由於21世紀初,聯合國提出的「千禧年發展目標」(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以下簡稱 MDGs)將降低病毒傳播列為首要目標,許多對付愛滋病毒的努力,因此獲得卓越的成效。

 

不少開發中國家也發展出前所未見的大規模防疫與治療服務。然而,2015年的「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以下簡稱 SDGs)取代15年前的MDGs後,終結愛滋病不再是一項獨立的目標。而對抗愛滋病的進一步行動,反而淪為SDGs應於2030年實現的169項細項目標中的其中一項。

 

但是,從「目標」(goal)到「細項目標」(target)的轉變,加上罹患愛滋病而死亡的人口急劇下降,使我們獲得一種虛假的成就感。今時今日,有許多人認為愛滋病已快遭到根除。然而不幸的是,事實並非如此。

 

愛滋病毒牽涉到許多錯縱複雜的問題。生物醫學反應(Biomedical responses)對疾病控制至關重要,但是如果人們無法取得藥物或預防性健康服務,那麼就算是最高品質的計劃也會失敗。

 

對症下藥研究

 

更重要的是,人們無法獲得治療通常與國家的健康照護政策無關,反而與政治、經濟和社會邊緣化的問題息息相關。

 

舉例而言,在性別不平等的國家,婦女根本不能自主決定要在何時、何地,甚至與何人發生性行為。由此看來,想在這樣的國家降低感染率可能會異常困難

 

但是可以確定的是,許多國家已將愛滋病毒視為一種慢性疾病,可以靠著藥物或改變生活方式加以控制。

 

光是這一點就可喜可賀了。

 

儘管如此,仍有數百萬人無從得知自己是否染有愛滋病,或者測出染病後無法獲得所需的幫助。世界若是有心戰勝愛滋病(毒),就必須想辦法縮小上述兩者之間的鴻溝。

 

最重要的是,這也表示世界必須將對抗愛滋病毒的戰役,充分納入永續發展的計畫。各國政府努力實踐社會保障、糧食安全與消除性別暴力等SDGs的同時,也必須確保愛滋病毒的檢驗也在計畫的範疇之內。

 

唯有對症下藥,將易染病的根本原因,例如貧窮、教育和性別偏見,與防治疾病的方法放在一起研究,才有可能迎接沒有愛滋病的未來。

 

捨棄偏見,一視同仁

 

然而在那之前,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舉例而言,2018年11月,坦尚尼亞(Tanzania)最大城市沙蘭港(Dar es Salaam)的首長宣布,官方正在成立一支「緝捕大隊」,來識別並懲處同性戀者。消息一出,數百名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和變性人(LGBT)被迫躲藏起來。

 

由於LGBT族群為坦尚尼亞愛滋病防治工作最前線的戰士,若是威脅到LGBT族群成員的人權,也會對愛滋病毒防治工作構成威脅。

 

但坦尚尼亞並不是唯一例外。

 

相反地,我效力的非政府組織國際愛滋病聯盟(International HIV/AIDS Alliance)近日釋出的報告強調,強迫性行為在中東和北非格外猖獗,不論是夫妻之間或是婚姻之外,強迫性行為都普遍存在於當地社會之中。此等被逼迫且時常與暴力掛勾的遭遇,也提高了這些地區的婦女染上愛滋病毒的風險。

 

對抗愛滋病的前線戰士自始至終都知道,若真有心要根除這種疾病,絕不能埋頭苦幹,而是要從相互連結的社會、文化、經濟著手,或是用法律做出挑戰,才能解決問題。

 

這就是為什麼積極分子多年來持續致力於廢除歧視性法律、訂定改善性健康和生殖健康(reproductive health)的教育計劃,並集結支持者的力量,建立支持系統。而支持者明白愛滋病毒不會因為人的國籍、性向或經濟狀況而有所區別。我們繼續與疾病對抗之際,千萬要將帶領我們走到今天的多元包容途徑銘記在心。

 

決不遺忘愛滋病

 

聯合國提出的SDGs所標榜的,就是「絕不會遺漏任何一個人」(“leave no one behind”)。但是目前,許多最易受愛滋病毒感染的群眾已遭到遺忘,且定會被「遺漏」。

 

如今,愛滋病毒感染率在貧窮和社會邊緣化的地區最高,這表示只要SDGs一天不達成,根除愛滋病(毒)禍害的「目標」,就一天難以實現。

 

 

(翻譯:蔡惟方,責任編輯:簡嘉宏)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HIV and the SDGs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標籤: HIV 愛滋病 SDGs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