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投資視角:人工智慧是開放社會最危險的敵人(下)

索羅斯(George Soros) 2019年02月03日 12:00:00

 

索羅斯

 

索羅斯基金、開放社會基金會主席

 

開放社會及其代言人

 

我一直在談中國,但開放社會的敵人可不只中國一個。普丁的俄羅斯是另外一個。最危險的狀況不外乎是這些敵人互相聯手學習,以更有效的方式壓迫自己的人民。

 

我們可以做什麼來遏止他們呢?

 

首先是意識到危險。

 

這是我於此演說的原因,但困難的部份來了。我們這些想要維護開放社會的人必須共同努力,組成聯盟。我們的任務不能留給政府。歷史證明即使那些想要保護個人自由的政府常懷有利益考量:他們的公民自由總是擺第一,其次才是作為抽象概念的個人自由。

 

我的開放社會基金會(Open Society Foundations)致力於保護人權,特別是那些沒有政府來捍衛人權的人。我們四十年前開始時,許多政府支持響應我們的努力。不幸的是,支持的盟軍相繼變少。美國和歐洲曾經是我們最強大的盟友,但現在不得不全神貫注處理自身問題。因此,我想聚焦在我認為對開放社會最重要的問題:中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這個問題唯有中國人能回答。我們能做的是將他們與習近平切割。自習近平對開放社會的概念表態後,中國人民成為了希望的來源。

 

我有如此希望的理由。一些中國專家向我解釋,儒家文化說當臣子不同意君王的行為或法令時,即使招致放逐甚至殺身之禍,他們仍應大聲表態。當我處於絕望邊緣時,這無非是莫大的安慰。這意味著堅持儒家傳統的新政治精英已經出現。習近平在中國境內也將持續面對反對聲浪。

 

分崩離析的絲綢之路

 

習近平將中國視為其他國家學習的榜樣,但他卻面臨著國外的批評。他的 「一帶一路」(BRI)倡議已運作一段時日,短缺之處早已暴露。

 

首先,一帶一路是以中國利益為優先考量,而非受援國。此外,多項大型的基礎建設計畫的資金來源是貸款而非贈款。許多外國官員經常收到賄賂。多項計畫已被證明在經濟上不可行。

 

代表性的案例發生在斯里蘭卡。

 

中國借貸給斯里蘭卡,好讓斯里蘭卡建立一個對中國有戰略價值的港口。但港口未能吸引足夠的商業流量,讓斯里蘭卡償還債務,最終港口落入中國手中。類似的案例也在其他地方上演,引起了強烈的不滿。

 

馬來西亞是反動代表。由納吉布(Najib Razak)領導的前任政府跟中國有多項合作計畫。但是在2018年5月,納吉布大選失利,政權轉交馬哈地(Mahathir Mohamed)所領導的聯盟。馬哈地的政府立即阻止了多項與中國公司的大型基礎建設計畫。馬來西亞仍在與中國談判尚須支付多少金額。

 

至於巴基斯坦的情況仍未明朗。巴基斯坦是接受最多中國投資的國家。巴基斯坦軍隊完全聽信中國,但2018年8月剛上任的總理伊姆蘭則沒有鮮明的立場。2018年初,中國和巴基斯坦宣布了大型的軍事合作計劃。到了年底,巴基斯坦陷入金融風暴。但一件事顯而易見:中國打算將一帶一路用於軍事目的。

 

但上述的挫折迫使習近平改變對一帶一路的態度。他九月宣布放棄「虛榮計畫」,轉而採用更務實的措施。同年10月《人民日報》指出各項計畫應更符合受援國的利益。

 

各國的案例使客戶有了心理準備,從獅子山共和國到厄瓜多等數個國家,紛紛開始質疑或重啟計畫談判。習近平不再高談「中國製造2025」,但此計畫可是他2017年自我推銷的核心內容。

 

第二階段的遏制?

 

最重要的是,美國政府現已正式將中國視為「競爭對手」。美國總統川普的不按

牌理出牌是眾所皆知,但這是精心策畫過的決定。從那之後,關於中國政策的報導大幅取代了川普的怪異行徑。除幕僚機關採用外,政策還受到白宮國安會負責亞洲事務(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Asian Affairs)顧問博明(Matthew Pottinger)等人的監督。2018年10月4日,副總統彭斯(Michael Pence)在演講中概述了這項政策。

 

即便如此,宣判中國為競爭對手過於簡單。中國是重要的全球要角。因應中國的政策不能簡單化為一個概述。政策要更縝密、周到和實用,還必須包含美國對一帶一路的經濟回應。博明政策沒有說明美國最終的目標是追求公平競爭的環境還是停止與中國交手。

 

習近平完全理解這項新政策對他領導的威脅。

 

2018年12月1日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召開的G20會議上,習近平放手一搏,與川普進行個人會談。在此同時,全球貿易戰的情勢升高,股票市場開始大幅拋售。才把所有精力集中於上個月中期選舉的川普幕僚不得不再面對新問題。當川普和習近平見面時,雙方都渴望達成協議。協議達成了:雙方休戰90天,但仍充滿變數。

 

諸多現象顯示中國正歷經大規模經濟衰退,而此現象正影響著全世界。全球經濟放緩是市場最不樂見的現象。

 

中國不成文的社會契約是建立在持續提高生活水平的基礎上。如果中國經濟和股市的跌幅夠大,這個社會契約可能會毀棄,商界最終也可能反對習近平。這樣的經濟衰退有機會敲響一帶一路的喪鐘,因為習近平可能為多項虧損投資持續融資而耗盡資源。

 

在廣泛的全球網路管理問題上,中國和西方存在著未正式宣戰的角力。中國希望透過新的平台和技術主導發展中國家,從而定下數位經濟的規則和程序。這對網路自由和開放社會本身是威脅。

 

2018年,我認為中國應該更進一步融入全球管理機構,但習近平的作為改變了我的想法。我現在認為美國不應該與全世界發動貿易戰,而應該聚焦中國。美國不該輕易放過中興通訊和華為,而是需要嚴厲打擊它們。如果這些公司主導5G市場,它們勢必將給世界帶來莫大的安全風險。

 

令人遺憾的是,川普總統似乎正在採取大相逕庭的做法:向中國讓步並宣布勝利,同時重啟對美國盟友的攻擊。這將大大減弱美國遏制中國壓迫和跋扈行徑的政策目標。

 

充滿希望的結論

 

對開放社會來說,習近平是最危險的敵人,而我們必須把希望寄託在中國人民身上,尤其是那些受儒家文化啟發的政治精英。

 

但這不意味我們這些相信開放社會的人應該被動。事實是我們處於冷戰,但戰事隨時可能一觸即發。另一方面,如果習近平和川普不再執政,那麼兩大網路超級大國將有機會進一步合作。

 

我們能持續懷抱著像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聯合國條約」這樣東西的出現。這將是美中衝突當前最好的結局。國際合作將重新被建立,開放社會將蓬勃發展。

 

 

(翻譯:王姿云,責任編輯:簡嘉宏)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The AI Threat to Open Societies》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