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政爭視角:理性溫和抵抗奏效 裴洛西智取川普

德魯(Elizabeth Drew) 2019年02月05日 07:00:00

 

德魯

 

《新共和》責任編輯

著有《華盛頓日報:報導水門事件和尼克森下台》

 

不管誰曾向當時還是美國總統當選人的川普(Donald Trump)解釋白宮主人意味著什麼(假設有人這麼做的話),他一定不會告訴川普,有時候總統會輸掉政策鬥爭。

 

策士也忘了向這位等著履新的美國總統解釋,可能無法兌現的重大承諾,更要清楚如何在無法實現政策時防止最熱情的追隨者倒戈。

 

讓川普嚐到甜頭的圍牆

 

草草就職以及川普扭曲的個性,導致美國聯邦政府部分幾近癱瘓(near-paralysis)了35天,創下了美國的歷史記錄,傷害了大約80萬無辜工作人員,最終令這位看上去強力無比吸引關注的總統蒙羞。

 

但是,和大部分土豪劣紳一樣,川普偶爾還是會暴露他內在的弱點

 

聯邦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便發現了這一點。

 

2018年12月,裴洛西和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離開與川普共同召開的電視轉播會議後,她告訴民主黨同志們,川普近乎嗑藥般地堅持必須撥款建造美國和墨西哥邊境圍牆阻止非法移民入境。

 

「對他來說,這就是男子氣概(It’s like a manhood thing for him.),」裴洛西,「好像他也很有男子氣概似的(As if manhood could ever be associated with him.)。」

 

川普讓自己深陷重圍。

 

問題是他從未期望贏得選舉,這意味著他可以許下任何承諾,而不必擔心如何兌現。1月初,《紐約時報》報導,與川普合作多時的顧問、現在深陷指控的史東(Roger Stone)建議他用建牆的概念提醒專業建造商記得,在川普競選造勢會場上提出移民問題,這對他來說是個大問題。

 

這一伎倆效果太好了。

 

川普最後依靠建牆這一招確保了競選集會的熱度。

 

「誰來為建牆掏錢?(And who will pay for the wall?)」他會這樣向聽眾大喊。

 

「墨西哥!(Mexico!)」聽眾們異口同聲地回應。

 

當然,墨西哥並不準備為這樣一堵牆付錢。

 

自曝其短的總統

 

川普已經領教到,裴洛西並非共和黨印象中懦弱的民主黨「舊金山自由派(San Francisco liberal)」。在政治立場上,她屬左傾,但在戰略上卻異常務實,只要情況需要,她會非常強硬。

 

事實上,裴洛西是巴爾的摩殘酷政壇的產物,其父曾是巴爾的摩的市長(boss-mayor)。

 

裴洛西顯然讓川普盡顯狼狽。

 

川普從未應對過像裴洛西這樣聰明、莊嚴和難纏的女人,她是唯一知道川普無法為她加上蔑稱(如「騙子希拉蕊(crooked Hillary)」)的政治對手:「南茜,我這麼稱呼她(Nancy, as I call her),」川普,因為在面對她已經川普居於下風,這引起了美國華府政治圈(以及推特上)的大量哂笑。  

 

川普的幼稚而糟糕的判斷在(2018年)12月與裴洛西、舒默的會議上盡顯無遺,他脫口而出,「我很自豪為了邊境安全而關閉政府(I am proud to shut down the government for border security.)。」接著他又說「我來承擔這個責任,我將成為讓政府停擺的人(I will take the mantle. I will be the one to shut it down.)。」

 

舒默顯然全力憋住不嘲笑川普的巨大錯誤,稍微瞭解情況的人都知道,被選民認為引發政府停擺的人,絕對輸掉民意,川普為自己挖了一個坑。

 

政府停擺的殺傷力

 

每逢政府停擺,美國人都再次發現三件事:一是(被嘲笑性地稱為「官僚」的)聯邦員工也是有家庭、疾病和其他問題的人們;二是大部分受影響員工並不住在華府,而是散佈於全國各地;三是政府承包商也會受到影響,他們不是波音等廠商,而是清潔工、自助餐廳員工等。

 

因此,除了部分獲准休假另一部分被要求無薪工作的80萬名政府員工之外,大約還有100萬人直接受到影響。政府設施周邊的餐廳和其他小企業也因門可羅雀而蒙受損失,關於政府停擺嚴重影響的報導很快就充斥了各大新聞版面。

 

隨著政府停擺的延長,兩黨政客也變得越來越頑固。

 

在眾多政府員工居住州(其中不乏川普的票倉)的共和黨失去了耐心,許多共和黨擔心,儘管川普承擔了政府停擺的大部分責任,但裴洛西不妥協也會引火上身。

 

對此,裴洛西非常堅定,建議保持耐心並解釋,一旦民主黨為川普提供建牆資金,就會被他牽著鼻子走,喪失自己的立場,政府停擺的原因絕不能是政策分歧。

 

當政府員工首次沒有收到薪水,具政治破壞力的流言開始在下列選民間四處流傳:例如必須在化療和付房租間做出選擇的女人、可能被驅逐的史密森尼博物館(Smithsonian Institution)保安、無法向孩子們解釋為何失業的沒錢家長等。

 

川普空手投降

 

美國政府中如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等的億萬富翁,說著蠢話(比如,為什麼他們不能去貸款?),部分被迫無薪工作的員工,特別是航管人員,紛紛請病假。

 

聯邦調查局(FBI)員工在食品銀行前排隊,川普的支持率急遽下跌,經由美國的航班延誤成為常態,最後,聯邦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不得不警告川普正在輸掉這場公關之戰,況且,麥康奈爾還得確保參議院的共和黨籍議員不會因此對川普有所怨懟。

 

麥康奈爾的警告,加上共和黨對政府官員表達的憤怒,改變了局面。

 

1月25日,在讓成千上萬旅客承受生命危險、數百萬無辜群眾陷入慘狀的5個星期後,川普投降了,他同意政府在沒有建牆撥款的情況下開門3周,並盼在此期間能找到解決方案。

 

川普什麼也沒得到。

 

照例,川普試圖粉飾他的讓步,在白宮玫瑰花園(Rose Garden)的一場記者會中,他漫談具誤導性的非法移民犯罪統計資料,編造毒品進入美國的方式,卻絕口不談大部分毒品其實是合法入境美國,尤其是以汽車、卡車和火車,而不是經由南部的(美墨)開放邊境。

 

「需要有人來為我們戰鬥」

 

裴洛西智取川普(Pelosi had outmaneuvered Trump),一夜之間,總統不再那麼危險。

 

其間,川普嘗試了各種辦法,包括在橢圓辦公室中發表就連他也感覺沉悶無比的全國廣播講話、走訪南部(美墨)邊境等,儘管知道無法改變任何看法,川普仍威脅準備宣佈國家緊急狀態來建造他的「牆」——現在已經變成了鋼板條——儘管幾乎沒有人同意存在緊急狀態。

 

事實上,通過南部邊境進入美國的人數比多年來都要低

 

巧的是,在川普屈服的那個周五,我和裴洛西正巧在同一家餐廳,她和丈夫保羅(Paul)與另外一對夫婦共進晚餐。

 

當議長用餐完畢離開餐桌時,客人和工作人員紛紛為她喝彩,一位站在我旁邊的服務生熱淚盈眶,說著:「需要有人來為我們戰鬥(We need someone who will fight for us.)。」

 

 

(責任編輯:簡嘉宏)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Nancy Pelosi’s Great Wall of Resistance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標籤: Nancy Pelosi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