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啟示錄視角:隨時準備殲滅罪人 沒有普京的世界無聊透頂

卡佩娃(Dina Khapaeva) 2019年02月09日 12:00:00

卡佩娃

 

喬治亞理工學院當代語言學校教授

著有《當代文化中的死亡慶典》

 

 

2018年底,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宣布俄羅斯完成了號稱「無懈可擊」新型超音速導彈「先鋒」(Avangard)的最終測試,他稱之是送給俄羅斯「最好的新年禮物」。

 

從普京日益頻繁的末日言辭(doomsday rhetoric)來看,全世界是不是該為核武衝突做好心理準備?

 

強硬的措詞

 

2018年,普京談到「核子末日(nuclear apocalypse)」的次數比過去10年任何西方領導人都要多,這讓部份人士推估此一番話的威脅對象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和美國。但普京將災難性後果的風險歸咎於西方,俄羅斯動用核武是為報復或反擊。

 

同年3月,他在俄羅斯聯邦大會(Federal Assembly)的總統致詞裡,普京譴責某些國家「過去15年試圖加速軍事競賽和單方面從俄羅斯獲利」以及採取「非法」手段限制和制裁,企圖「抑制」俄羅斯發展,包含軍事發展。普京宣稱這些國家,應該「停止為大家一同所在的地球帶來更多紛擾」。

 

接著下來是威脅:在播放完6個新核武影片後,普京強調針對俄羅斯及其盟國的核武攻擊將遭到「即刻」反擊,並「帶來相應的後果」。

 

幾天後,他重申了他的立場,暗示核武戰爭——「全世界的災難」——是回應對俄羅斯的抨擊:「作為一名俄羅斯公民和俄羅斯國家元首,我捫心自問:『我們為何要在一個沒有俄羅斯的世界?』。

 

也是同年10月的瓦爾代辯論俱樂部(Valdai Discussion Club)上,普京的措辭變得更激烈:當「俄羅斯是受害者」,「挑釁者應該知道報復不可避免。」核武戰爭將是一場「世界災難」,但至少俄羅斯會用「殉道者」的身分「上天堂」,而「來不及懺悔」的挑釁者「將灰飛煙滅」。

 

《啟示錄》預言實現

 

普京的啟示錄措辭在他的支持者中獲得共鳴。

 

例如,將普京比喻為救世主的極端民主主義者普羅漢諾夫(Alexander Prokhanov)宣稱,「核武戰爭的可能」似乎「在全球統治者腦海裡揮之不去」。許多瓦爾代辯論俱樂部的與會者「一到家」變重讀了《新約》最後一章《啟示錄》(Book of Revelation)。

 

《啟示錄》之前曾在俄羅斯紅極一時,過去10年,許多有影響力人物引用啟示錄日漸頻繁。

 

事實上,俄羅斯東正教會大牧首基里爾一世(Patriarch Kirill)已經預言了《啟示錄》式的清算。早在2017年,他宣布 「只有瞎子才看不見信徒、佈道者、神學家約翰在《啟示錄》(Revelation)中所說可怕歷史即將降臨。」後來,他又重申他相信末日近在眼前。

 

重點是引發啟示錄的人是上帝。

 

因此,很多人認為應該迎接「可怕的歷史時刻」。比如,據俄羅斯東正教前發言人大祭司查普林(Archpriest Vsevolod Chaplin),上帝為「教誨世人」而「施行」「消滅蒼生」。

 

政府官員、記者和知識分子也紛紛提到《啟示錄》。

 

例如,俄國憲法法院主席左爾金(Valery Zorkin)指出,世界末日近在咫尺,「無法無天的詭譎正在發酵。」而譽有「克里姆林宮之聲(voice of the Kremlin)」的基瑟列夫(Dmitry Kiselev)宣稱俄羅斯可以讓美國化為「放射性塵埃(radioactive ashes)」。

 

消滅來不及懺悔的罪人

 

引起西方關注或許能夠取悅普京,但在俄羅斯,啟示錄的言辭莫非是將普京塑造為救世主的形象,強化這種形象的普羅漢諾夫並非唯一。

 

在2007年的小說《弗拉基米爾啟示錄》(The Apocalypse of Vladimir)中,電視記者索洛夫耶夫(Vladimir Solovyov)把普京稱為「沙皇和先知」,他的任務是讓俄羅斯做好最後審判(Last Judgment)的準備。

 

書中的第一人稱敘事者信徒索洛夫耶夫殲滅了成千上萬的「罪人」,包括一整座克拉斯諾亞斯克(Krasnoyarsk)城,並把他們活活燒死。顯然,信徒索洛夫耶夫認為剩下的「罪人」來不及懺悔,只好讓他們「灰飛煙滅」。

 

對索洛夫耶夫來說,為「期待已久、光明到來的最後審判日」,俄羅斯需要採取世世相傳的「反民主君主制」,而普京就是沙皇。

 

這一觀點與其他各東正教信徒一致。

 

有一教派的追隨者相信普京是早期基督教傳教士保羅使徒的化身。該教派創始人自稱福蒂納聖母(Mother Fotina),相信因為普京「有沙皇的靈魂」,「上帝指派普京來到俄羅斯,為耶穌基督的降臨做準備」。

 

務實方案:擁有核武

 

歐亞運動領袖,也是克里姆林宮首席思想理論家的杜金(Alexander Dugin)把普京稱作「katechon」,一名阻止「反基督教王國」形成的東正教領袖。

 

所謂的反基督教王國便是西方「全球化、後自由主義和後工業社會」的綜合體。

 

但是,杜金不但不逃避啟示錄,他還想讓歐亞運動實現啟示錄。俄羅斯廣播節目的一位主持人最近說,「就像中世紀,現今世界渴望啟示錄降臨,」因為「沒有啟示錄的世界無聊透頂。」

 

近幾個月,普京在俄羅斯的支持率大幅下滑,從76%以上下降到2018年下半年66%。與此同時,一種專注於「恢復集權君主制和東正教會最高地位」的新中世紀思維正在俄羅斯蔓延。

 

普京那如火焰和硫磺(fire-and-brimstone)般的言辭實際上可能反映的是這些原教旨主義者的思維,他們視核武為解決世界問題的「務實方案」。

 

(翻譯:王姿云,責任編輯:簡嘉宏)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Putin and the Apocalypse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標籤: 普京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