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神學士視角:阿富汗是帝國墳場 美國將失去戰爭撤軍

賈尚卡爾(Dhruva Jaishankar) 2019年03月09日 07:00:00

賈尚卡爾

 

• 布魯京斯外交研究員

 

阿富汗近代的地緣政治歷史可以被分為五個階段,但目前正處在又一次轉型的浪頭上,新階段的決定性特徵尚有待觀察。

 

從1974年至1979年的第一階段,巴基斯坦開始為可用於反對達烏德(Mohammed Daoud Khan)政府的伊斯蘭分子提供庇護和訓練。而後,從1979年至1989年,巴基斯坦、美國和沙烏地阿拉伯資助、訓練並裝備了與蘇聯軍隊作戰的聖戰遊擊隊員(mujahideen)。

 

從1989年至1996年,隨著地區軍閥奪取權力、逼近喀布爾並推翻總統納吉布拉(Mohammad Najibullah),阿富汗進入到轉型階段,從1996年至2001年,神學士政府(Taliban government)帶來了一波肆無忌憚的野蠻期,當時除了巴基斯坦、沙烏地阿拉伯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有來往以外,阿富汗的外交陷入孤立階段。

 

第五階段始於2001年911襲擊發生後。

 

自那以後,美國一直與支持戰爭的東拼西湊的阿富汗政府糾葛不斷,共同針對重新興起的由巴基斯坦支持的神學士,第六階段則凸顯了兩個問題:美國是否失去了阿富汗戰爭,如果是,原因何在?

 

從未消滅神學士

 

第一個問題答案既是肯定的也是否定的。美國從未能消滅阿富汗神學士,或徹底消除該國再次成為恐怖分子避風港的可能性。與神學士正在進行的和談以及美國迫在眉睫的撤軍就清楚地表明瞭這一點。

 

美國民眾厭倦了戰爭,而現任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則在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前迫不及待地宣佈,美國歷史上歷時最長的國際衝突已結束。

 

與此同時,美國的許多核心目標已經實現,神學士被徹底驅逐出喀布爾,儘管目前正在進行和談,但無可爭議的回歸仍然充滿了變數。

 

賓拉登(Osama bin Laden)在鄰國巴基斯坦被殺害,神學士領袖奧馬爾(Mullah Omar)死於藏身之所,繼任者曼蘇爾(Mullah Akhtar Mansour)則在2016年美國發動的一次無人機襲擊中喪生。

 

無論還有多少問題有待改進,但包括國家政府和軍隊等職能基本健全的政府現已實現,巴基斯坦仍面臨壓力,完成善後工作。

 

但總體而言,局勢並未按照美國的計畫進行演變,主要原因有4點。

 

自大與無知

 

首先,也是最明顯的原因是,美國由於自大和無知犯下了政治錯誤,儘管上述錯誤往往只有在事後才變得明顯。

 

2001年後,美國強加(imposed on)給阿富汗一個總統制的政府,但與之相關的制衡制度卻明顯不充足。2003年後,(白宮)決策者又被伊拉克更激烈的衝突分散了注意力,並將資源和關注抽離阿富汗。

 

此外,他們早年並未充分關注建立阿富汗國家安全部隊(ANSF),不僅如此,民主化進程大都自上而下而非自下而上,選舉也往往發生在恰當的政治機構到位以前。

 

第二種錯誤則屬於軍事性質。

 

2008年後,美國戰爭策劃者認為反叛亂策略可行。但由於種種原因,開始時成功控制伊拉克暴力的那種「短期增派軍力(surge)」卻在阿富汗遭遇了失敗。

 

對巴國的核武擔憂

 

首先,美國未能像在伊拉克「安巴爾覺醒(Anbar Awakening)」後所做的那樣,與關鍵對手達成和解。此外,它也無法清理巴基斯坦的跨境避風港,塔利班部隊可以在那裡策劃並發動持續性襲擊,同時,美國還低估了阿富汗的治理挑戰。

 

阿富汗的問題遠比伊拉克更加深入,從而使發展和國家建設變得更加困難。

 

此外,時任美國總統的歐巴馬(Barack Obama)宣佈在阿富汗增派短期軍力,他未能同時制定撤軍計畫也對這一行動造成了破壞。

 

這樣的錯誤就連川普也有足夠的智慧去避免。

 

美國未能從過去的錯誤中汲取教訓。

 

那些取代製造出討厭或無效建議的美國阿富汗綜合政策審查卻製造出了同樣討厭或無效的結果。特別是,美國歷任政府、軍事指揮官和外交官都認為透過威脅、援助或軍事支援可以買到巴基斯坦的技術合作。

 

不願直接面對巴基斯坦對恐怖主義支持的背後,是美國對巴國核武計畫(真實或誇大)的擔憂。

 

帝國墳場

 

因此,多年以來,許多美國決策者說服自己相信阿富汗和平的關鍵在於迫使印度解決查漠(Jammu)和喀什米爾(Kashmir)爭端,從而減輕巴基斯坦的不安全感。

 

最後,美國成了自己宣傳攻勢的犧牲品。

 

例如,將阿富汗形容是「帝國墳場(graveyard of empires)」,這反映了19世紀晚期英國試圖解釋她在首次阿富汗戰爭中的失敗,以及阿富汗最終成為英國和俄羅斯帝國間的緩衝。

 

而後,20世紀80年代,美國、巴基斯坦和其他國家都積極傳播這一論調,這個理論與支持反蘇阿富汗「聖戰主義(mujahideen)」相輔相成。

 

但事實是阿富汗(或阿富汗領土的一部分)曾在不同時期被納入貴霜(Kushan)、希臘、波斯、蒙兀兒(Mughal)和錫克帝國,甚至還曾成為伽色尼(Ghaznivid)和杜蘭尼(Durrani)帝國的核心領土。

 

亞洲十字路口

 

由於地處亞洲十字路口,阿富汗利益一直牽動著伊朗、俄羅斯、中國、巴基斯坦和印度。只要恐怖組織能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訓練並開展國際行動,阿富汗的未來也同樣關係到歐洲和美國。

 

在對未來進行評估時,重要的是思考不久前的過去,這樣才能打破導致阿富汗及對話國陷入當前困境,且未被吸取的教訓迴圈。

 

 

(責任編輯:簡嘉宏)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Afghanistan’s Next Chapter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