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川普視角:歐洲是在白吃白喝 慷美國之慨

希爾(Christopher R. Hill) 2019年04月08日 07:00:00

希爾

 

美國國務院前東亞事務助卿

現為美國丹佛大學校長全球事務首席顧問

著有《前哨》(Outpost)

 

數億年前,地球的大陸板塊(continental plates)分裂並開始飄移。但是要是有人造訪過歐洲首都,或是到過美國總統唐納‧川普(Donald Trump)所在的華盛頓,會讓他覺得歐洲跟美國也是另外一種「板塊分歧(tectonic divergence)」,那也不足為奇。

 

當然,大西洋兩岸互不信任並非新鮮事。

 

2003年伊拉克戰爭緊要關頭之際,時任美國國防部長唐納‧倫斯斐(Donald Rumsfeld)提出了「舊歐洲(old Europe)」與「新歐洲(new Europe)」之別後,引發爭議。

 

所謂「新歐洲」指的是前共產國家,這些國家對於跟隨美國開戰更有熱誠,在許多歐洲人眼裡,倫斯斐的目標是在歐洲內部引發分裂。

 

川普挑撥歐洲內部

 

現在歐洲必須處理另外一位也叫唐納的美國人。

 

川普政府對歐洲的態度轉趨對立,開始認為歐盟是戰略上的競爭者,並對於美國一直以來保證歐洲安全這件事漸漸感到懷疑。美國現在採取川普的世界觀,認為歐洲是在白吃白喝,慷美國之慨(taken advantage of American largesse)。

 

川普看來想要削弱與歐洲的整合關係,這只是顯示了他對美國利益有多麼無知。

 

他還想要挑撥歐洲國家間的關係,而且不只是「新歐洲」與「舊歐洲」之間的關係(川普在舊歐洲廣獲支持)。例如,川普公開支持英國脫歐份子(the Brexiteers),雖然在許多歐洲人眼裡脫歐派只是一直在秀下限,而且恐怕多數英國人也是這麼想。  

 

在川普「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的世界觀中,容不下美歐夥伴關係,也容不下任何不想無條件支持美國政策的盟友。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在2月的慕尼黑安全會議已說得很清楚,會議中他指責歐洲削弱美國對伊朗的制裁,還像個老師一樣背誦一連串過期的協議。

 

美國一向自詡為歐洲的家長,川普不一定是最後一位這樣想的總統。如同我們所見,美國的家長心態(paternalism)是反映了國家安全體制的態度,新保守派也抱持這種態度,不過就連許多新保守分子都公開反對川普的所作所為。

 

從巴爾幹半島議題,到俄國對烏克蘭的威脅,美國人普遍認為歐洲積弱不振。如同2003年某本暢銷的外交政策書籍所言:「美國人來自火星,歐洲人來自金星(Americans are from Mars, Europeans are from Venus)」。

 

來自歐洲內部的挑戰

 

可以確定的是,大西洋兩岸的關係緊繃,歐洲也要負點責任。

 

20年前,歐盟開始擴張,波蘭跟其他想加入歐盟的國家向美國外交官抱怨,歐洲的特使告訴他們必須在美國跟歐洲選邊站,說得好像是兩邊有迥異的價值觀跟利益。

 

歐洲人自詡對氣候變遷、死刑、運用軟實力等議題有更進步的看法,這一系列看法組成了單一的歐洲認同,而且歐洲的利益不同於美國。

 

當然,時代已經不同,許多歐洲人意識到,他們必須付出更多努力鞏固歐洲與美國的關係,特別是要增加國防支出,簡化歐盟的決策流程,以及解決經濟爭議。(德國是抗拒這種想法的主要國家,該國的國防支出少於GDP的2%,少於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設定的目標)

 

但是對於歐洲來說,更根本的挑戰來自內部。

 

在眾多議題之中,歐洲領導者必須更樂意為選民解釋,說明歐洲計畫的本質。對於前幾個世代的人來說,這個問題答案很明顯:歐洲必須整合以避免世界大戰再次開打。但是他們都已是七旬老人,必須要向現在的歐洲選民說明歐洲計劃到底為何存在,以解決他們現在的疑慮。

 

牽一髮動全身

 

歐洲人本以為他們一同遵守的是文明的協議。但是隨著歐盟結構整合以及統一後的德國加入,許多歐洲人開始覺得自己是被迫加入世界上最繁雜的官僚體系。

 

移民造成社會跟經濟壓力增加,更多歐洲人開始感覺自己失去了國家認同。就算跟他們說教,要他們負起道德責任跟顧慮窮人的需要,他們的想法也不可能動搖。

 

因此,包括一些因加入歐盟而得利最多的國家在內,對於某些成員國來說,他們第一個想到的是要關上大門,布置鐵絲網。

 

但是任何認真的歐洲領導者都知道,移民跟難民危機,或說是移民政策,必須要以歐盟的層次全面性地解決,包括以健全的外交政策,聚焦解決問題的根本成因。

 

美歐尊重與合作

 

當歐洲正在解決一些根本的認同、官僚及主權議題,美國的決策官員,無論政治立場為何,都應該要深吸一口氣,好好思考現在大西洋兩岸的裂痕來自何處。

 

對於一個價值與利益與自身高度重合的(歐洲)大陸,抱持專制的家長心態到底是不是最好的態度,這是他們應該特別思考的問題。

 

也許誰都看得出來,但是對民主,或是對文明本身的威脅正在升高,美國及歐洲必須要展現更多的互相尊重與合作。

 

我們不該指望美國政府會有什麼改變,但是我們還是需要所有的有力人士為大西洋兩岸更佳關係做好準備。

 

現在就是讓大陸板塊重新合併的時刻(It’s time to push the continental plates back together.)。

 

 

(翻譯:陳毅澂,責任編輯:簡嘉宏)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The Transatlantic Continental Drift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