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選舉視角:吹捧及濫用外交成就 納坦雅胡鞏固總理寶座

班阿米 (Shlomo Ben-Ami) 2019年04月15日 07:00:00

 

班阿米

 

台拉維夫大學歷史學教授

曾任以色列外長(2000.11 – 2001.03)

著有《戰痕、傷口與和平》

 

比比(Bibi,納坦雅胡的暱稱)再度躍上國際版面。

 

納坦雅胡(Binyamin Netanyahu)這次毫無羞愧地與一個種族主義的猶太至上主義黨結盟,順利讓他的以色列總理進入第5個任期。

 

右翼聯盟黨(Union of Right Wing Parties, URWP)表示,納坦雅胡向教育部和司法部承諾,有誰會質疑他呢?

 

與納坦雅胡的其他右翼盟友一起,URWP已支持一項新法律,該法律將保護納坦雅胡免受貪腐指控的告訴。

 

阿拉伯人的背書

 

以色列最近的議會選舉鞏固了該國在全球不斷增長的非自由民主國家集團中的地位。

 

納坦雅胡再一次透過動員人民反對他本應堅持和捍衛的國家機構而勝選。在這個選舉週期中,他無恥地抨擊司法系統和警察的工作,他也攻擊了揭露他家人和親信不當行為的媒體。

 

他更嘲笑公共知識分子拒絕承認他的偉大,他將古老的猶太復國主義者的「左派(left)」說成了叛徒。

 

至於阿拉伯政黨,他們失去了約25%的席位,部分原因是選民棄權。由於納坦雅胡推行了一項「民族國家法(nation-state law)」,宣稱在以色列追求的「民族自決(national self-determination)」是「猶太人獨有的(unique to the Jewish people)」,以色列的阿拉伯公民顯然是在為一個虛假的民主國家背書。

 

在整個競選過程中,他們幾乎被以色列政府視為「政治麻瘋病人(lepers)」。

 

沒人討論政策

 

特別是以色列的左派,已經成為一個政治破產的政黨。

 

事實上,納坦雅胡的以色列已經靠向極右派,「左派(leftist)」這個詞本身就是一種污衊。納坦雅胡黨的主要挑戰者,中間派藍白聯盟和工黨都拼命躲開這個標籤。

 

他們不僅沒有勇氣堅持對納坦雅胡詆毀以色列阿拉伯人的抗議,甚至拒絕考慮與阿拉伯政黨結成議會聯盟。在阿拉伯問題上,自由派猶太復國主義者加入了納坦雅胡將以色列變為一黨制國家的計劃。

 

總而言之,這次選舉相當於對以色列民主的巨變。

 

在個人誹謗和虛假訊息為主導的競選活動中,沒有一個實質性問題獲得認真的辯論。包括弱化的福利國家和遭排擠的中產階級,似乎納坦雅胡殘酷的新自由主義政策的後果根本不重要。

 

也沒有任何關於東正教社區依賴國家補貼的討論,這些補貼在納坦雅胡主政下大幅度增長。

 

濫用外交成就

 

房間裡還有頭大象:巴勒斯坦問題。

 

由於擔心流失保守選票,左翼和中間黨派沒有發表令人信服的聲明,更甭提提供政策計劃來解決該國面臨最大的道德挑戰。

 

是的,左派的候選人對這個問題表示贊同,而藍白聯盟的領導人甘茨(Benny Gantz)對領土被佔的「外交行動(diplomatic move)」提出了異議,但僅止於此。

 

與此同時,當納坦雅胡吹噓自己可以讓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重新承認以色列對西岸的主權時,甘茨和左翼人士幾乎沒有說什麼。當納坦雅胡因川普政府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以及以色列對戈蘭高地(Golan Heights)的主權而獲得讚譽時,他們同樣沒有反應。

 

事實上,美以關係是另個在這次競選活動中幾乎未被提及的關鍵問題。

 

更別提納坦雅胡與川普和美國福音派的聯盟使以色列失去了美國民主黨的支持,他對以色列東正教社區的空白支票也讓美國主要的自由派猶太人社區選擇疏離。

 

有意競逐美國民主黨2020年提名的奧洛克(Beto O'Rourke)對此警告,納坦雅胡是名「種族主義者(racist)」,正在破壞美國與以色列的特殊聯盟,以色列則以透過擴大種族主義者對權力的控制予以回應。

 

在整個競選過程中,納坦雅胡吹捧了他的外交政策記錄。除了與不自由的東歐政府和巴西新任右翼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相提並論之外,他聲稱已鞏固了以色列在亞洲的經濟影響力,在非洲取得了外交突破,並與鄰國阿拉伯國家建立了秘密合作夥伴關係,尤其是沙烏地阿拉伯。

 

納坦雅胡的對手也放棄了比賽。

 

他們本可以指出,納坦雅胡在促成新夥伴關係方面的目標,僅是為了阻止國際反對他計劃吞併巴勒斯坦領土。

 

納坦雅胡沒有利用以色列的外交關係來為存在主義挑戰尋求可接受的解決方案,而是利用它們來實現自己的沙文主義議程。

 

以色列前景堪慮

 

可悲的是,這次選舉對未來幾年等待以色列人民的事情毫無懷疑。

 

一個由納坦雅胡親信和家庭成員、種族主義救世主定居者、以及對國家預算採取機會主義設計的東正教政黨構成的網,將使以色列走向一個類似南非種族隔離(apartheid )的新單一國家(a new single-state)。

 

如果有任何安慰,那就是以色列的左派和中間路線(包括活力黨(Meretz )、工黨到阿拉伯政黨、藍白軍團)仍然獲得了近半以色列選民的支持。

 

一個願意為以色列的靈魂而戰的大膽領袖可能會佔上風,但必須毫無悔意地與以色列阿拉伯人結盟。這不僅僅是最好的選舉戰略,也才是正確的做法。

 

(責任編輯:簡嘉宏)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Israel Doubles Down on Illiberal Democracy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