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白宮視角:川普對俄門戶大開 希冀2020年能再幫他勝選

德魯(Elizabeth Drew) 2019年05月12日 07:00:00

德魯

 

《新共和》責任編輯

● 著有《華盛頓日報:報導水門事件和尼克森下台》

 

 

在華盛頓特區,自從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4月發布2016年俄國干預美國總統選舉的報告後,就開始醜態百出,現在場面變得更加難看。

 

顯而易見,美國現任司法部長相信保護總統是他的工作,事實遭到譴責。

 

美國的最高執法官員巴爾(William Barr)上周到美國參議院司法委員會面前作證,他的證詞混淆事實,帶有輕視與恣意的謊言。

 

不請自來的部長

 

巴爾自詡為川普總統的辯護律師以及操盤手,這不足為奇,別忘了在美國總統老布希(H.W. Bush)的政府中,他曾幫忙掩飾80年代的軍售伊朗醜聞(Iran-Contra scandal)。

 

為了第二度取得司法部長的職位,他不請自來地寫了19頁的備忘錄,當中指出根據定義,總統無法干預司法,穆勒的調查是「嚴重計畫不周(fatally misconceived)」。

 

他的立場荒謬,竟然說總統認為調查不公就能終止調查。

 

有了巴爾,川普終於有了自己的科恩(Roy Cohn),柯恩是惡名昭彰的紐約律師,曾多次幫助川普度過法律危機。

 

川普的首任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迴避通俄門調查時,川普相當憤怒,最後將他開除。雖然穆勒舉出10個可能顯示干預司法的例子,他發現司法部某項啟人疑竇的基準禁止起訴現任總統,便放棄決定是否起訴川普的權利,交由國會決定。

 

450檢查官連署

 

但是巴爾插手干預司法程序,並宣布川普是無辜的,3月24日一封寄給國會的信中表面上是總結穆勒的結論,之後在記者會,經過了奇怪的90分鐘之後,他才發布經修改的報告。

 

在對參議院的證詞中,他宣稱不理解為何穆勒拒絕決定干預司法的罪名到底成不成立。

 

巴爾作證時,他3月24日的那封信已經失去公信力。

 

在巴爾到參議作證前一天,《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揭露穆勒曾寫信給巴爾,信中說巴爾的信「沒有完全捕捉到報告的脈絡、性質與結論」,穆勒敦促巴爾公布穆勒對兩冊報告的總結。

 

巴爾透過自己撰寫報告及等待公開這份報告,他爭取到時間來讓關於報告的假消息喧囂直上,例如川普說這份報告顯示了「無罪開釋」。雖然穆勒不支持起訴川普,他的報告已經明說川普並沒有無罪開釋。

 

逾450名前任聯邦檢察官已經連署公開信,信中說要不是因為司法部的基準,川普早就因干預司法遭起訴。

 

遭國會指控「說謊」

 

穆勒經過2年監督調查,內容完全保密,政府內部將他的作為稱為「投稿(going to paper)」,這項作為顯得非比尋常,他們認為穆勒是想將文件公諸於世。

 

在參議院作證時,巴爾明顯感到不悅,他將穆勒的信斥為「無稽之談」,並說這封信可能「由幕僚捉刀」。

 

更重要的是,巴爾收到穆勒的信後,他向眾議院撥款委員會作證說他不知道穆勒對於3月24日的信作何感想。現在委員知道巴爾當時已經收到穆勒的信,他們籲請他辭職。

 

民主黨籍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指控巴爾對國會說謊,指出這是「犯罪行為」。

 

巴爾的參議院證詞是自取其辱,並碰了一鼻子灰。毫不意外,他甚至拒絕出席原定隔日舉行的眾議院司法委員會聽證會。(表面上他反對司法委員會的計畫,不想讓律師問他問題,雖然這是例行作業)

 

不是彈劾好時機

 

現在的問題是,眾議院的民主黨議員會不會對川普提起彈劾訴訟。

 

到目前為止,裴洛西不想這麼做,他害怕偏激的爭吵會讓共和黨團結起來支持川普,讓他們更熱切地支持川普。定罪川普並讓他下台需要參議院2/3的票數通過,目前共和黨控制參議院,所以不太可能通過,裴洛西認為民主黨員應該全力在2020年大選打敗川普。

 

他最近說民主黨的勝利必須無庸置疑,否則川普可能質疑選舉結果,甚至拒絕下台,這種想法在華盛頓受到許多人認同。

 

國會無法履行憲法規定的義務,並在大選間對總統究責,這會設下危險的先例,甚至鼓勵川普的行為更加獨裁。

 

即使參議院的共和黨員繼續保護川普(私底下許多人認為他很危險),眾議院的民主黨員還是可以清楚表明:總統的行為令人無法接受。

 

裴洛西堅持:「時機還沒成熟(We’re not there yet.)。」裴洛西跟川普都在拖延時間,就某方面來說,現在提起彈劾太過靠近2020年大選,但裴洛西可能不得不因情勢而行動。

 

川普現在想要避免進一步的質詢,不只是關於俄羅斯門,也包括他的企業營運,以及私人交易是否影響外交政策。他聲稱調查「已經結束了」,民主黨員是在追究危及大眾利益的議題,川普卻將民主黨員描繪成對他的調查執迷不悟,許多民主黨員就是害怕這種指控。

 

川普現在反對讓現任及卸任官員作證,他的政府無視國會發出的傳票。他很熟悉電視傳播的威力,所以他改變立場,反對穆勒出席國會。尼克森(Richard Nixon)遭彈劾時,三項基本彈劾條款之中也有類似的作法。

 

同時,川普對俄國門戶大開,希冀2020年時能夠再度幫助他勝選。

 

白宮跟國會的共和黨領袖已經擋下防止美國選舉遭外國攻擊的法案,行政官員接獲指示,不要提起俄國干預總統的議題,以免破壞川普擔任總統的正當性。

 

川普凌駕法律

 

整起事件的下個階段已經引起注意,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共和黨主席格拉姆是川普的高爾夫球球友,在他的煽動下,巴爾現在擁有跟川普一樣的幻想,到處散播穆勒調查案是由希拉蕊(Hillary Clinton)的「死忠」支持者精心策劃的獵巫行動。

 

再一次,現任及前任調查局探員會因為他們公開批評川普,或是對敵意勢力干預美國總統選舉展開國安調查(2018年期中選舉這種情形再度發生)而變成攻擊目標。

 

調查局局長瑞伊(Christopher Wray)評論穆勒的報告時說,俄國人正在為2020年大選做更多準備。

 

司法部長腐敗,共和黨唯唯諾諾,想要復仇的川普讓自己凌駕於法律,下一輪的流血衝突將再起,無辜之人將會犧牲。

 

(翻譯:陳毅澂,責任編輯:簡嘉宏)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Trump Is Now Above the Law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