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經濟視角:美國經濟進入痛苦衰退 川普才會喊停貿易戰

沈聯濤

 

 ●香港證監會前主席

 ●現為中國清華大學兼任教授

 

肖耿

 

●香港大學經濟金融學院副教授

 

 

川普政府5月初增加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產品徵收懲罰性關稅之舉,扼殺了美國迅速與中國達成貿易協定的希望。中國政府的反應是,對600億美元的美國產品徵收新關稅,而美國則威脅對另外3000億美元中國產品開徵新關稅。

 

雙方似乎都在為持久戰做準備,主要原因是美國尚未嘗到川普對中國極限施壓政策將給自己帶來的苦果。

 

中國領教川普的交易風格已有時日。

 

但直到最近,才開始充分領會川普的「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政策的嚴重性。美國國務院政策主任斯金納(Kiron Skinner)指出了「美國優先」政策的四大支柱:國家主權、對等互惠、責任共擔和地區合作。

 

國家主權和對等互惠是所有國家外交政策的基礎,它們是1648年《西伐利亞和約》(Peace of Westphalia)的核心。當時在經歷了30年戰爭後,各國終於承認主權國家有需要捍衛自身利益,並必須與其它國家在對等互惠的基礎上來交往。

 

但川普政府卻在對等互惠的道路上走得太偏了,過分強調美國自身利益反而削弱了美國在構建和維持地區及全球合作方面的領導力。

 

事實上,川普上臺後,美國不斷企圖犧牲最緊密盟友的利益來滿足自身的狹隘利益,甚至威脅要對來自歐盟、日本和韓國的汽車和汽車部件進口全面加征關稅,理由盡然是這些進口威脅了美國的國家安全。

 

但川普最新的說法是所謂的共擔責任(burden-sharing)。

 

斯金納對共擔責任比較狹義的解釋是,美國需要北約盟友提高國防支出,但她沒有承認,美國其實也在迫使世界其它國家分擔不可持續結構性儲蓄赤字的財政負擔。

 

美國長期處於財政和經常專案雙赤字狀態,總財政支出(其中2017年國防支出占14.8%)遠超其總財政收入。如果美國的雙重赤字以每年3%以上的GDP趨勢成長率的速度上升,那麼美國對世界其它國家的淨債務(目前占GDP的40%)將在不到24年內翻倍。

 

川普政府固執地認為,唯一需要擔心的赤字是對中雙邊貿易赤字。但即便中國按照美國的要求,消除雙邊赤字,美國的儲蓄和投資的失衡也無法消除,整體對外貿易赤字只會像擠壓水球一樣,流向其它貿易盈餘經濟體,如歐盟、日本和韓國,而這些國家正是美國汽車關稅的威脅目標。

 

幾十年來,美國一直沒有正視其儲蓄缺口的問題,不斷以債務積累的方式來應付其持續的儲蓄缺口。

 

自20世紀70年代美國開始出現結構性貿易赤字以來,全球對這一問題就有一種地緣政治權衡默契:世界各國願意以其美元儲蓄為美國的經常項目赤字(也就是儲蓄赤字)融資,但作為交換,美國願意充當全球自由貿易和全球安全的擔保人。

 

川普的特立獨行顛覆了這一默契。

 

透過將美國的經濟優勢(包括美元)武器化,川普政府企圖強迫世界各國就範為美國提供廉價的融資,但卻不保證美國會按歷史上的默契來保證自由貿易及和平。

 

川普的霸淩政策最終將讓各方付出代價,而首當其衝的便是美國消費者。

 

透過貿易戰,川普政府企圖用伎倆來增加稅收。歷史上,政府通常會用增稅、減支、通膨(負實際利率)的方式來解決過度借貸的問題。當然,也有像羅馬帝國那樣,通過征服債權國來解決自身債務問題。

 

美國政府對內增稅在政治上基本行不通。因此,川普政府找了一個變通辦法:透過關稅最終提高消費成本,實際上會產生消費稅的作用,但卻可以把加關稅的責任推給外國人,而讓美國人民更容易接受這一加稅方式。

 

從川普的角度看,到目前為止,加關稅的政策視乎成本很低。美國經濟仍在成長,股市頻創新高,失業率處於創紀錄的低水準,按美國投行的估算,到2020年,貿易戰的直接成本:佔美國GDP的-0.2%、佔中國GDP的-0.4%、佔世界其它國家GDP的-0.22%。

 

但美國經濟目前的繁榮主要來自川普減稅政策摧毀預算約束、和美國聯準會10年持續量化寬鬆政策,加乘刺激後的臨時效應。

 

2007年至2017年間,美國聯準會將資產負債表擴張了 3.6兆美元。(此後的縮表僅僅縮減了3910億美元)。美元歷史最低利率和被流動性撐起來的資產泡沫為財政赤字提供了廉價融資,也幫美國企業與家庭減債(deleverage)。

 

美國淨財富在2010年至2018年間增加了33.6兆美元,主要功勞就在美國聯準會的量化寬鬆。

 

但這筆財富並沒有得到平等的分享;相反,以量化寬鬆為核心的政策加深了美國國內不平等狀況。

 

例如,在過去10年中,只要標準普爾500指數(S&P 500)下跌,就會得到公司股票回購的支撐(2008年至2018年美國公司股票回購總額達5兆美元)。從數字上看,這對經濟成長是有利的:標準普爾500指數從2009年一路上漲至2019年的峰值,總漲幅達319%。

 

但川普的貿易戰有可能會讓這些財富大幅度縮水,儘管這些金融財富的分配並不公平,而且對美國聯準會來說,創造這些金融財富的代價也十分高昂。

 

標準普爾指數中最大的25家公司的總市值超過20兆美元,而這些公司約1/3的加權營業收入來自中國(以及臺灣),這意味著如果中國對來自美國的進口商品徵收關稅將會直接衝擊這些大企業的利潤。

 

以晶片、元件和軟體銷售為主的一些美國科技巨擘的對中銷售占總營收的比例達到20%到65%。與美國的鞋子進口商一樣,這些企業將不等不承擔貿易戰的巨大負面衝擊。

 

貿易戰至今似乎還沒有刺痛美國經濟,因為金融市場認為(也許是錯誤的)美國聯準會會用更多的量化寬鬆來挽救可能的經濟衰退。

 

但在經歷了連續117個月的經濟擴張後(歷史平均經濟擴張週期僅僅為48個月),川普的貿易戰很可能會打破這個上升週期,將美國經濟推入痛苦的衰退期。也許到那時,川普會準備好叫暫停。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How Will the US-China Trade War End?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標籤: 貿易戰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