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強人視角:成敗皆憑投票箱 土耳其選舉彰顯民主起點

 

艾塞莫魯、羅賓森

 

• 《國家為什麼會失敗:權力、富裕與貧困的根源》一書的作者

 

5月6日,由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任命的土耳其高級選舉委員會撤銷了伊斯坦堡至關重要的市政選舉結果,世界對此擔憂是正確的。但如今新一輪的投票也已舉行,現在輪到艾爾多安發愁了。

 

最初在今年3月31日舉行的地方選舉普遍被視為是對艾爾多安獨裁統治的公投。在伊斯坦堡的重新投票結束後,全部結果已經出來。由共和人民黨(CHP)領導的反對派聯盟在安卡拉、伊茲密爾和伊斯坦堡這三個土耳其最重要的大城市中獲得了勝利。作為該國的經濟首都和人口最多的城市,伊斯坦堡是「重頭大獎」。除了它本身的象徵意義,伊斯坦堡還可以為其控制者提供巨大的權力和資源(以及腐敗的機會)。正如艾爾多安本人曾表示的,「得伊斯坦堡者得土耳其。」

 

與菲律賓、巴西、匈牙利、波蘭和其他地方的民粹主義領導人的經歷相似,艾爾多安在1990年代擔任了伊斯坦堡市長,從此開始自己的政治生涯。他似乎已準備好採取必要手段來扭轉不合其意的選舉結果。但是,反對派無視那些指望藉由他們來抵制重新選舉的人們,而是以更堅定的決心投入新選舉之中,徹底擊敗了自2002年起統治著土耳其,並且自1994年起便統治著伊斯坦堡的艾爾多安的正義與發展黨(AKP)。新市長是來自共和人民黨(CHP)的伊瑪莫盧(Ekrem Imamoğlu),而超過54%的選票反對正義與發展黨的前總理尤迪倫(Binali Yıldırım)。

 

這結果的意義並不僅局限於伊斯坦堡甚至是土耳其,因為它突顯了存在於威權民粹主義者最大的弱點:投票箱。如今的民粹主義者不同於以前拉丁美洲、南亞和土耳其的獨裁強人,那時的獨裁者身著軍裝和長筒靴,透過政變來奪取政權。如智利的皮諾切特(Augusto Pinochet)這樣的早期民主反對者,利用純粹的暴力手段保住了自己的地位。他們定期謀殺、折磨和監禁任何反對他們統治的人。

 

與此相反的是,過去20年裡的民粹威權主義者是通過選舉上台的,他們(通常)不會謀殺對手。在大多數情況下,他們之所以當選,是因為他們清楚地表達了公眾對經濟不平等的不滿,並煽動了文化分歧。他們一旦掌權,便會透過支持選舉的示威活動來將自己的統治合法化,而贏得選舉的方式是將自己的支持者與其他(不那麼有價值的)社會成員區分開來。

 

當然,問題在於,以選民兩極分化為基礎的戰略並不包括對自由公平選舉的承諾,更遑論對公民權利的尊重。儘管如此,重要的是要記住他們最終依賴的是多數人的支持,這正是為什麼他們覺得有必要讓選舉向有利於自己的方向傾斜,並向媒體施壓,讓媒體為他們「說好話」。

 

艾爾多安真實地演繹了這個「劇本」。他透過挖掘土耳其人的不滿而獲得權力,這些土耳其人對宗教信仰更堅定,受教育程度更低,也不那麼西方化,他們覺得自己在政治上被剝奪了權利,在經濟上被邊緣化,在文化上也受到了輕視。(事實上,這一群體的代表幾十年來一直享受著各種形式的權力,但在這過程中變得越來越野心勃勃。)

 

艾爾多安一上台便強調他在「人民」中的聲望,並且在過去的17年裡享受了幾次選舉的勝利。但是,他也變得越來越獨裁。土耳其的紙質媒體和電視台不再有任何獨立性,它們的官僚機構、司法和安全團隊都由艾爾多安的支持者控制著。

 

截至目前,這種扭曲競爭意味著艾爾多安可以繼續贏得選舉,他的合法性建立在民眾的支持之上。但當正義與發展黨在2015年6月大選中失去議會多數席位時,艾爾多安不得不加倍用力。作為總統,他阻止聯合政府的誕生,並強行在一個更兩極化和日益壓制的環境下舉行新的選舉。在這次新的選舉中他獲得了勝利,他的合法性和權威依然完好無損。

 

艾爾多安企圖「故技重施」來扭轉伊斯坦堡的選舉結果。但是,在失敗之後,他的致命弱點便暴露了出來。「成也投票箱,敗也投票箱」。這正是如今民粹威權主義者的必敗點,也是民主重建的起始點。

 

現代社會中一個明顯的例外是總統馬杜洛(Nicolas Maduro)治理下的委內瑞拉。雖然馬杜羅最初是選舉上台的,但他的統治一直建立在他對軍隊的控制之上,自那以來,他已經放棄了任何對公眾合法性的偽裝。巴西、菲律賓和許多其他民粹主義統治下的國家處境並不相同。對他們和土耳其人自身來說,伊斯坦堡選舉是一個重要的教訓。

 

共和人民黨長期以來未能有效制衡正義與發展黨,因為該黨拒絕發展成為一個受歡迎的平台,而是堅持其作為僵化世俗主義政黨的傳統角色。但是伊馬姆奧盧改變了這種情況,他發起了一場積極的運動,聚焦在改善福利、改善市政服務、減少浪費、終結腐敗,以及恢復民主(就重選而言)。總之,他的獲勝是因為他打破了兩極分化、意識形態倒退的局限。類似注重改善人民生活的務實做法,將會對其他地方的民粹主義者構成重大挑戰。

 

當然,這並不是正義與發展黨在土耳其統治的終點。在2023年前艾爾多安還不需要爭取連任,他的政黨也還強力佔有議會中的多數席位。共和人民黨必須兌現競選承諾來增強其信譽,而在艾爾多安每次的破壞企圖下,這並非易事。但歸根結底,民粹主義者的權力來自民眾真實的不滿。只有回應而不是忽視這些不滿,反對黨才能從其民粹主義篡奪者手中奪回民主。

 

(責任編輯:林思怡)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Istanbul Shows How Democracy Is Won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標籤: 土耳其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