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操縱國視角:人民幣下跌 貨幣戰的殺傷力小於貿易戰

法蘭科(Jeffrey Frankel) 2019年08月14日 07:00:00

法蘭科

 

● 哈佛大學教授
● 美國經濟委員會前顧問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揚言對3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加徵10%關稅,此舉使得中美貿易戰再度升溫。中國官方撒手之後,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貶值,跌破7元大關。

 

川普政府旋即宣布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currency manipulator)」,這是自1994年以降,睽違25年,中國再度遭美國批為操縱貨幣國。專家宣布貨幣戰(a currency war)開打,全球股市應聲下跌。

 

美國斷言近來人民幣貶值是中國操縱貨幣的結果,實則不然,正確來說應該是中國當局向市場壓力(market pressure)低頭,沈重的市場壓力正是川普宣布加徵關稅的後果。

 

經濟理論說明調整關稅無法如擁護者所預期的改善國家貿易平衡。在市場決定匯率的原則下,匯率自然會沖銷關稅衝擊。

 

也就是說,假設加徵關稅導致美國消費者減少購買中國進口商品,人民幣需求削弱,人民幣匯價便會下跌。

 

美國財政部(US Treasury Department)負責評估貿易夥伴是否操縱貨幣,美財政部訂定的三項標準中有兩項與國際貨幣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協議條款(Articles of Agreement)對貨幣操縱的定義一致:一國持續片面介入以減少貨幣價值,以及龐大的經常帳順差(current-account surplus),目前中國並不符合上述兩項定義。

 

1988年,美國國會將檢驗匯率操縱的重責交予財政部,隨後無論白宮由誰當家作主,財政部始終恪盡職守。儘管此次中國並未符合操縱定義,美國卻突如其來將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然而此舉只是再次證明川普獨斷獨行,不顧一切踐踏長久建立的規範、專業知識,還有美國公家機關樹立良久的信譽,甚至是白紙黑字的法律條文。

 

不過先說明,中國確實曾刻意維持人民幣大幅處於「低估(undervalue)」狀態。從2004年至2014年中,尤其是2004年至2008年,中國當局大舉介入減緩市場驅使貨幣增值。但這十年間,人民幣兌換美元的匯價仍增值30%,並在2014年達到高點。

 

接著風水輪流轉,市場情緒(market sentiment)轉與人民幣相對著幹,過去5年的情況與川普及其他美國政客所主張的恰恰相反,中國當局確實介入貨幣市場,不過是插手減緩人民幣貶值

 

2015年至2016年,中國人民銀行(People’s Bank of China)豪擲1/4的外匯存底(foreign-exchange reserves),也就是1兆美元,以增強匯率,這可是有史以來為支撐貨幣價值規模最大的介入手段。

 

最近中國當局也許是刻意回應川普挑起關稅戰,才放任對美匯價跌破7元人民幣大關。然而,人民幣急遽地大幅下滑進而震盪金融市場更是引起外界高度關注。

 

同時,川普做賊喊抓賊(accusing others of transgressions)的功力也是非同凡響。

 

川普一邊指控中國操縱貨幣,一邊倒是想著怎麼操縱美元。因不滿美國財政部屈服於大眾壓力而調降利息,川普顯然試圖貶低美元。川普明擺著將全球金融當作是競爭性貶值(competitive depreciation)的遊戲。

 

川普政府不是沒考慮過直接干預外匯市場削弱美元價值:7月26日川普說道:「我想的話,兩秒就行(I could do that in two seconds if I wanted.)。」

 

不過這樣做似乎不可行。

 

美國最近一次試圖貶低美元是在1985年《廣場協議》(Plaza Accord),當時可行是有七國集團(G7)協調計畫配合,為的是解決實際存在的匯率失調(exchange-rate misalignment)。

 

倘若美國真的和中國展開貨幣戰,無異是「勝之不武」,中國在美國財政部手中可干預的外匯少之又少,根本是以卵擊石。再者,不管美國政策瘋到什麼地步,全球金融不確定的情勢中,投資客會以買進美元來回應任何上漲拋空(uptick),畢竟美國是世界第一安全的貨幣天堂。

 

怪的是正因為這樣,川普式波動度(Trumpian volatility)反而能讓美元增值。

 

普遍來說,多數政府迄今嚴守2013年的協議,避免競爭性貶值,不要特地降低貨幣價值或干預外匯市場。不過要是貨幣戰開打的條件再寬鬆點,連央行紓解貨幣政策而來的副作用:貨幣貶值也算進去的話,那麼川普不顧一切攻訐中國的指控就不全然是想像了。

 

好比英格蘭銀行(Bank of England)當初為因應脫歐公投實施貨幣刺激措施而導致英鎊下跌。近來,歐洲中央銀行(European Central Bank)顯示出有意紓解貨幣政策回應成長趨緩的歐元區。

 

怯於貨幣戰(或者說是競爭性貶值)與想避免貿易戰這兩件事總是相應而生,兩者皆是出於大蕭條(Great Depression)下產生的「以鄰為壑政策(beggar-thy-neighbor policies)」心態,各方經濟措施都沒用時,各國遂試圖比貿易夥伴取得更大競爭優勢就好。

 

事實上貨幣戰的殺傷力小於貿易戰。

 

儘管貨幣戰很可能造成全球貨幣政策轉為寬鬆,但一場傾盡全力的貿易戰卻很有可能拖垮全球經濟和金融市場。

 

由此,美國將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實則意味雙方本可避免的貿易戰將疾速加劇;另外,很遺憾地,美國聯準會(Fed)降息很可能讓美國政客以為他們在貿易政策上的缺失,能夠透過貨幣政策亡羊補牢(monetary policy can repair the damage caused by their own trade-policy mistakes)。

 

 

(翻譯:盧思綸,責任編輯:簡嘉宏)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The Currency Manipulation Game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