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專訪】陳昊森已讀不回曾敬驊超過一年 國民CP戲外也糾纏

李雨勳 2020年11月18日 10:00:00

入行3年,陳昊森初嘗走紅滋味,坦言還不是很適應,尤其收起情緒應對進退這一課,是他進這個圈子才學會的。(楊約翰攝)

國片《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全台熱賣近億票房,也讓第一次躍上大銀幕的陳昊森入圍了金馬獎最佳新人獎,戲中他與曾敬驊詮釋「說不出口」的同志情誼,感人肺腑、賺人熱淚,戲外透露兩人也有一段「已讀不回」的過往,只是緣分妙不可言,沒想到一年多沒聯絡,再碰頭竟是要住在一起談情說愛。

 

說起陳昊森的入行經過,是個無心插柳。起源於一個經紀人好友,看他長相帥氣,要他幫忙去試鏡,他心想也不見得會成功,就去試了,怎知被選上不說,還是男主角之一。他苦笑說,等到真的進劇組,站到鏡頭前面,才發現演戲不是唸唸台詞、做做表情那麼簡單。

 

陳昊森外形神似金城武,趙又廷、陳柏霖等男神,他努力證明自己獨一無二,不是誰的替代品。(楊約翰攝)

 

回想在出道作品《東北插班生》中拍的第一場戲,他仍然記憶猶新,那是在天台上與人告別的橋段,對手演員來自中國中央戲劇學院,氣場強大,而他初出茅廬,連最基本的拉肩、走位都不清楚,想當然一再地吃NG重來,那場戲拍了非常久,從早拍到中午放飯完了,還在拍!(延伸閱讀:「廣仲抱歉,我已改聽森森版了!」 《刻在》主題曲「陳昊森版本」百萬人搶聽

 

「我就是把一切想得太簡單,太樂天了,當時拍那麼久,我還以為拍戲本來就是這樣,沒有想到是因為我演不好。」他記得導演氣到直接飆罵:「男主角要不要第一天就死掉?這樣拍比較快。」妙的是,當下他既沒感到受傷,還心想:「好像也是耶。」也就是憑著這股初生之犢的傻勁,讓他懵懵懂懂地拍完了整部戲。

 

之後,才是現實考驗的開始。

 

他苦笑說,沒期待就沒傷害,本來對演戲抱持姑且一試,到真的感到在乎時,試鏡結果十之八、九都失敗,讓他變得越來越沒信心,天天自責:「到底是表演課上的不夠?還是我哪裡不夠好嗎?」連跟人打招呼都很沒自信,像是說出「嗨,我是陳昊森」這種日常對話,他也會想是不是哪裡講錯了:「說『嗨』會不會太輕浮?換『哈囉』會不會太洋派?是不是該說『你好』呢?」等等自我懷疑不斷糾結。

 

陳昊森用刺青來紀念他的好友,對於刺青就是叛逆的刻版印象,他也有話說:「沒有刺青的就一定不是壞小孩嗎?」(取自陳昊森臉書)

 

直到為了甄選《刻在》,去跟導演柳廣輝和監製瞿友寧碰面,他也不敢抱任何期待,反而當成是跟長輩聊天,「他們告訴我之所以沒有安全感,拍戲會那麼放不開的原因,是因為我沒有把劇組的所有人當成最熟悉的家人。」一席話宛如當頭棒喝,讓正處低潮的他把情緒全部攤開宣洩而出,「他們說如果我可以如此敞開心胸,當然可以把『張家漢』這個角色交到我身上。」

 

能夠演出《刻在》 無疑是他的人生轉捩點

 

該片描述剛解嚴的台灣,兩個高中男生張家漢與Birdy之間的曖昧情誼。張家漢是人人眼中的模範生,Birdy則是個老愛帶頭衝撞體制的怪咖,雖然個性南轅北轍,卻深深吸引著彼此。隨著電影熱賣,他和搭檔曾敬驊不只成了同志情人,更被封為新一代的「國民CP」。延伸閱讀:曾敬驊、陳昊森為戲坦誠相見 小鮮肉裸身取暖像極了愛情

 

陳昊森(左)與曾敬驊在《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扮演愛慕彼此的高中生,礙於社會風氣卻不把愛說出口。(有氧電影提供)

 

陳昊森演出《刻在你心底的名字》中站在電話亭淋雨崩潰大哭的戲,真情至性、痛徹心扉,感動萬千粉絲。(有氧電影提供)

 

「我沒有想過Birdy會是誰演?當知道是曾敬驊,我有點訝異。」他滿臉笑容,緩緩說起與曾敬驊的某段往事。(延伸閱讀:【專訪】曾敬驊:吻男生沒什麼不一樣 除了乾燥一點

 

原來早在《刻在》之前,他和曾敬驊在一年多前的表演課上已經認識,「那個時候曾敬驊的表演經驗是零,而我演戲只是剛起步,我們偶爾用訊息聊天,他會跟我講一大堆對表演的看法,問我是不是正確?傳來很多59秒的語音訊息,因為60秒就會被截斷,一次傳了十個,我從頭聽到尾,聽完後還是不知道他要問甚麼?」

 

其實他懂曾敬驊求知若渴的心情,就像小朋友剛學游泳時,還不知如何前進,只想問好問滿,卻又不知該從何問起,「但我也只是剛開始演戲,不知道怎麼回答,我們兩個就雞同鴨講。之後我是直接『已讀不回』這樣,哈哈。」

 

 

過了一年,再次在表演課上看到曾敬驊,他表示還是有種熟悉感,雖然對方已經因為《返校》一炮而紅,這期間兩人也都沒有相互連絡,「我當然很好奇他的轉變,看到他的即興表演跟準備功課,跟一年前的曾敬驊完全不一樣了。」

 

「我們個性有一點很像,就是我們不會認輸。」他不諱言和曾敬驊對戲,難免有較勁意味,「開拍前我們被安排住在一起,培養默契,有人問感情是不是因此升溫?說真的,沒有。」他解釋,兩人關係的進展比較像是可敬的對手,「開拍第一天我在電話亭痛哭那場戲演完之後,晚上換他的戲,他跟我說:『聽說你今天早上演得很屌,晚上小心一點,我一定會嚇死你。』大多是這樣互相刺激鼓勵。」

 

戲中,他把張家漢背負世俗眼光的內心掙扎演得撕心裂肺,但戲外他真實的成長過程比較像Birdy,比如當初決定踏入演藝圈,他就直接去大學辦休學,「先斬後奏」把家人氣個半死!

 

陳昊森的爸媽在他小時候就離婚了,跟著媽媽長大的他,與爸爸(右)還是會碰面,父子倆都有張帥氣的臉孔。(取自陳昊森臉書)

 

「高中時,我不讀書,成績吊車尾,快考大學時,聽到阿嬤跟爸爸聊到我會不會沒學校念?要不要幫我找可以走後門的?我才驚覺自己已糟到這種地步。」於是他徹底覺悟, 高三學測前一個月認真K書,竟然考了一個讓全家人震驚的成績上大學,「不是我不念,而是我要不要,我就是這種性格!」他信誓旦旦地說。

 

如同他以《刻在》入圍今年金馬最佳新人獎,證明只要他喜歡,一定可以做到最好,「因為失去太多,所以我更想要緊緊抓住機會。」出自單親的他,小時候只覺得「爸爸常常不在家」,長大才明瞭爸媽離婚的事實,也讓他更懂得知福惜福,「很多人都說我很幸運,但是我希望幸運兩個字,不像筆畫寫下來這麼簡單,這個幸運是,當你願意努力跟忍耐,有一天到達想要到達的起點時,不能忘記以前發生的任何事情。」

 

走在夢想的起點上,陳昊森莫忘初心,美好前程正要綻放。

 

 

追蹤↠ 上報流行 第一手接收好文資訊
看更多《上報流行》文章

 

流行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