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有片】納豆與鄭人碩互爭金馬獎 都沒得獎就殺了對方(上)

李雨勳 2020年11月19日 15:00:00

鄭人碩(左)與納豆都以《同學麥娜絲》入圍今年金馬獎最佳男配角。(楊約翰攝)

國片《同學麥娜絲》入圍本屆金馬獎最佳影片等9項大獎,導演黃信堯以非常直男的觀點,描述納豆、鄭人碩、劉冠廷、施名帥飾演的高中同窗人到中年後,面臨的事業起伏和愛情酸甜。當中,納豆與鄭人碩一同入圍了男配角獎,兩人將戲裡中年男子的辛酸血淚演得入木三分,戲外他們真實的熟男心聲又是如何呢?

 

 

Q:戲裡你們四個男生聚在一起不是打牌,就在練肖話,私下和好兄弟相處也是這樣嗎?

 

納豆:也是垃圾話、幹話滿天飛啊!就是誰有痛點,就儘量踩他、搓他,搓到對方快翻臉的時候才停止。

 

鄭人碩:差不多也是這樣,就是聊聊現在在幹嘛啊?把甚麼妹啊?換甚麼車啊?買房子了沒啊?最近又失戀了之類的話題。

 

 

Q:你們詮釋中年人面對社會壓力,甚至想結束生命的心情轉折,現實中也有過這樣的念頭嗎?

 

鄭人碩:我想要「一了百了」的心態已經過了啦!當年為了照顧中風的爸爸,我壓力大到不知該怎麼辦?有想過乾脆喝醉,跳進收垃圾的環保車裡,因為跳進去,機器會把你壓碎,就這樣走了算了,但還是忍住了,想到爸爸那麼努力想讓自己好起來,就覺得我這麼做是不是太殘忍了。

 

納豆:遇到低潮時,我會希望時間快轉,因為終究再難過的事情,等時間過去了,再回頭看已是雲淡風輕。

 

我曾經身上最多有7個節目,後來停到只剩一個,走在路上還會有人問我:「你現在沒在主持嗎?」就這樣過了半年,突然就以《一路順風》入圍了金馬獎,人生好像看見了曙光,老天爺沒有放棄我們啦!

 

Q:這次拍攝期間遇到最過不去的關卡是甚麼?

 

鄭人碩:我很久沒有拍一部戲,24小時在現場的狀態都是緊繃高壓的,直到整部戲殺青之後,我的壓力才釋放出來。因為我是第一次跟鍾孟宏導演(這次在《同學麥娜絲》掛監製)的團隊合作,我會擔心是不是不適合他們的方法跟體系?會不會壞了他們的東西?畢竟其他三個人(納豆、劉冠廷、施名帥)都跟鍾導合作過,而我是最後臨門一腳才放進來的。

 

我進劇組先自閉了大概快一個禮拜,後來才驚覺我旁邊就有現成的人(指納豆他們)可以請教,我應該把問題直接跟他們講,他們很快就能一針見血、對症下藥,而不是在那邊苛責自己為什麼做不到,待在陌生的環境裡「砍掉重練」的過程不容易啊!

 

納豆:我以前都沒有被鍾導罵過,這次一直被他罵,他說我的表演不夠細緻。有時候演員演出時因為沒有安全感,會想用更多的表演去COVER,但拍鍾導掌鏡的戲,我知道他的鏡頭會保護我,我可以很放鬆。不過直到拍這部戲,他要求我要完全進在角色狀態裡,即使只是伸出手指按個電鈴,都要在狀態裡,我才知道原來表演要更深入,最後聽到他說:「你進步滿多的」,真的是莫大的鼓勵。

 

《同學麥娜絲》裡「四人幫」施名帥(左起)、鄭人碩、劉冠廷和納豆,代表四種男性的縮影。(甲上娛樂提供)

 

鄭人碩與納豆在《同學麥娜絲》中交出脫胎換骨的演技,呈現出的是一種生命的歷練。金馬執委會執行長聞天祥在公布入圍名單時,就形容鄭人碩的表演從外放變得內斂,甚至額頭輕輕一抬都很有戲,也誇納豆的演技更為深層,不只會逗人笑,連哭戲都很細微動人。

 

Q:談談這次入圍金馬獎的心情?

 

鄭人碩:得知消息時我在上廁所,聽到外面的人在大喊,很興奮開心,其實我今年沒有抱著任何會入圍的期待,因為去年大部分都在拍比較實驗性的類型片,壓根兒沒想過會入圍,沒想到這麼幸運的事情會發生在我身上。

 

納豆:我是比較期待一點。公布入圍那天,我剛錄完影跟經紀人看手機直播,佼哥就傳簡訊來說恭喜啊,直接先爆雷,可能他家的頻寬比較快吧。之後我馬上打給我媽及家人報喜。

 

納豆(左)與鄭人碩一起入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對於希望誰得獎?兩人先禮後兵,答案很有趣。(楊約翰攝)

 

Q:對於拿獎有沒有信心?

 

納豆:因為我已經受過一次傷了,那一年以《一路順風》入圍,大家都說不是你得獎,就是曾志偉大哥會得獎,最後好像變成是我們兩個人的戰爭一樣,結果最後是林柏宏得獎,我跟曾志偉大哥還對看一眼,心想:「我們到底是忙屁啊!」所以現在就是不管全世界說你一定要得,你也不能覺得會得,抱著希望會得的心就好了。

 

鄭人碩:我受的教育已經夠深厚的了(指第三次入圍),這種東西不是我們能夠決定的。

 

納豆: 我們有講過不管誰得獎,都要把另一個一起拉上台。要是都沒得獎,就要殺了對方。如果到時能雙黃蛋(兩個都得獎)多好!(延伸閱讀:【中年男子的悲哀】納豆被女友嫌老人味 鄭人碩「晚上辦事」靠質取勝(下)

 

追蹤↠ 上報流行 第一手接收好文資訊
看更多《上報流行》文章

流行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