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專訪】白靈征服好萊塢潛規則 無論網友怎麼酸「我還是愛你們」

李雨勳 2020年11月20日 18:30:00

白靈認為演戲不能只是表象,如果心靈不在角色裡,是打動不了人的。(楊約翰攝)

16年前,白靈以陳果執導的《三更之餃子》拿下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獎,事隔多年兩人再次合作拍攝《墮胎師》,又讓白靈入圍本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獎,最後不管有沒有得獎,白靈最想感謝的是自己,「我從來沒有真的去感謝過白靈,總是在感謝宇宙、父母,感謝幫助過我的人。白靈對她的經歷、勇敢、冒險、喜怒哀樂,全都概括承受並化成生活中的美好,這是很了不起的,這一點我要感謝白靈。」她感性地說。

 

回想接拍《墮胎師》經過,白靈透露導演陳果想拍這個故事好久了,角色有點延續之前的《餃子》,描寫一個從事非法墮胎職業的家庭主婦,不只不被女兒所見容,還要面對社會輿論的壓力,表演難度很大,「我跟陳果平時很少聯絡,有天他突然微信問我在幹嘛?我說過幾天要去香港出席活動,他就給我發來了這個劇本,要我當家(當女主角)。」她看了看劇本,就答應了邀約,一切過程都很臨時。

 

白靈在《墮胎師》裡是個為了養家餬口,從事非法墮胎行業的單親媽媽,角色難度很大。(金馬執委會提供)

 

飛到香港參加活動,白靈本來住在豪華的高級飯店,一進到《墮胎師》劇組,礙於預算吃緊,她換到九龍一間龍蛇雜處的普通酒店,加上時間有限,她連思考都來不及,立馬投入拍攝工作,「我所有的時間都花在學廣東話,一點都沒花在表演上。」她說,很多場景都很寫實,因為攝影機器架著就開始偷拍,她常常是混在人群裡面演戲,然後拍完就走。

 

因為是獨立製片,拍攝環境其實很克難,白靈也不以為意。「劇組有給我一個房車休息,但我們拍的地方不能停車,而從房車走過來要四十分鐘,我說就在這兒待著吧。每天很熱,很疲倦,覺也睡不夠。」由於現場很多不確定因素,導演讓她隨機應變,自由發揮,即便沒有多少時間準備,她也很快進入狀況,「當時我在演的時候是無意識的,那是一種真實的感覺。」

 

白靈確實將一個單親媽媽的美麗與哀愁,發揮到淋漓盡致、生猛有力。

 

一場她傷心女兒離家出走,獨自在空蕩蕩的房裡過生日的獨腳戲,在劇本裡本來只是個過場,但她跟陳果建議說:「這是這個母親最傷心的一場戲,付出了那麼多,女兒都不在了,她可能要說些話。」陳果也很相信她,讓她即興加入台詞,只見一喊Action,她淚眼對著生日蛋糕,哽咽道出思念的獨白,字字句句情真意切,那個瞬間在鏡頭外的陳果都默默留下了眼淚。

 

白靈(右)與李安好久不見,兩人在金馬迎賓酒會碰頭,她說李安跟以前比瘦好多。(白靈提供)

 

「當我思想的時候,我是一個傻子。當我不去思想的時候,我是一個天才。」她認為演員功課來自每天的生活,臨時抱佛腳是沒用的,她以自己的名字為例,「我的名子很有意思,白代表簡單、純潔、乾淨,像個孩子一樣;靈,以台灣的繁體字來說,是一個最複雜的文字。而當我進到我的宇宙裡時,所有給《墮胎師》的養分就是這個靈,因為這個角色很複雜,但是我的心又是透明的,像個孩子一樣讓靈氣進來了,角色自然進到身體來了。」

 

白靈只做自己的主人,言行不受拘束,可以肆無忌憚地展露性感,出道以來爭議沒少過,網友對她的惡言惡語也毫不留情,「其實語言是沒有生命的,只有你在乎它、你給它生命、它才會影響你。對我來說,就是一些文字,影響不了我的。」因此不管網友如何攻擊,她只想說:「無論你們怎麼說我,我還是愛你們。」

 

「因為我的陽光太明亮了,把你的陰影照出來。」白靈如此總結網友的訕笑與怒罵,「所以我明天還是會繼續精彩、繼續性感,你改變不了我,這是我的人生,我也做不了別人。」她語氣堅定地說。

 

白靈說自己就是個宇宙,永遠活在26歲,身上有8個精靈,當她需要某一個精靈時,就會自動跑出來幫她。(楊約翰攝)

 

白靈長期在好萊塢發展,因與李察基爾合演《紅色角落》而在國際聲名大噪,一個東方女子要在好萊塢發展,肯定經過不少磨難,她卻說生活很簡單,很快樂,沒有任何憂傷,「那些磨難對我來說,都是春夏秋冬,都是一種美好,都不是艱難。天氣很冷,我就去滑雪,天氣很熱,我就裸體曬太陽,再苦再難我都把它變成一種美。」她笑說,好比大家很關心她怎麼還不結婚,但她天天都在談戀愛,哪怕只是一夜之情,她都真誠投入,日子很快樂啊!

 

對於男女之間的交往,她抱持開放的態度,像是演藝圈的潛規則,她覺得只要有男女,永遠都會存在,「只不過好萊塢把它極端化了,畢竟這是個名利場。其實在任何單位、個體都會有,只是你不知道或者沒被放大罷了。」她直言在好萊塢待了那麼久,哪有不經歷過這種事情,「我覺得都是正常,看你如何理解它,對我來說,我一定要對導演也好、製片也好,要有感覺,才會去做這件事情,如果沒有感覺的話,我寧可不要這個角色。」

 

白靈在《墮胎師》裡洗盡鉛華,扮演被生活壓力逼到喘不過氣的主婦,只能靠打太極拳平復思緒。(金馬執委會提供)

 

「我都跟著感覺走,所以它(潛規則)影響不了我,前提是我一定要舒服,你的角色對我不重要。當我對你有感覺的時候,這個角色就是我的,但是我不會『違心』去做這件事情。」而且她沒結婚,也沒有傷害到任何人,「但我不會成為這個(潛規則)的奴隸,我不會把自己成為這個的犧牲品。」她強調地說。

 

此行來台參加金馬獎,白靈隻身與會,沒有經紀人,也沒助理,她說因為防疫要先隔離,沒辦法帶助理隨行,但看到時下有些明星出入要七、八個人跟著,她無法苟同,「那是一種虛偽,對自己的不自信。」她笑說:「我一個人來,照樣是金馬獎最佳女主角提名啊!」對於得獎與否?她保持平常心,就當成來慶祝大家的成功,「提名是錦上添花,沒有提名我照樣是最棒的,不會因為金馬獎說我棒就棒!」閱讀延伸:【關不住了】為金馬獎來台隔離快崩潰 影后大熱門白靈狂曬辣照解悶

 

白靈出席《墮胎師》金馬影展的放映會,一身性感華麗,驚艷全場。(楊約翰攝)

 

追蹤↠ 上報流行 第一手接收好文資訊
看更多《上報流行》文章

流行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