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翔文專欄:金馬獎的高度永遠是華人電影的標竿

塗翔文 2020年11月22日 17:40:00

馬來西亞鬼才黃明志自編自導的《你是豬》在母國是禁片,但它正在台灣上映,台灣也是全世界第一個上映的國家。昨晚他應邀上台演出。(金馬執委會提供)

金馬57順利落幕,21日晚上的頒獎典禮,有好多時刻都數度讓我感動落淚。即便沒有主持人,即使許多大明星還是礙於中國方的威脅恫嚇,未能出席,但靠著電影大神本身的魔法,「金馬獎」這個平台依舊展現它從來不變的高度,讓人感同身受,充滿力量。

 

首先是珍貴的「自由」二字,體現在得獎名單、表演與得獎感言裡。香港奪下最佳短片的《夜更》與《幻愛》的改編劇本兩獎,得獎者都在致詞中對於香港處境精神喊話,引來滿堂熱烈掌聲,不言自明。馬來西亞《南巫》導演張吉安得獎感言同樣真情動人,他感謝金馬獎看懂了這部在家鄉不見得被看好的藝術片,最終還感謝了侯孝賢電影對他的啟發。另一個在馬來西亞令人頭疼的問題人物黃明志,他拍的《你是豬》在母國是禁片,但它現在正在台灣上映,而且台灣是全世界第一個上映的國家,他的歌裡歌詞總有不少遊走在尺度邊緣的文字,結果他不但入圍金馬獎,金馬獎舞台也同樣可以讓他大鳴大放。

 

香港出品的《幻愛》描寫精神病患的愛情故事,獲得極高的評價。(金馬執委會提供)

 

《南巫》故事奇幻,融合民間信仰與傳說,不只獲得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獎,也得到了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的肯定。(金馬執委會提供)

 

這兩年金馬獎沒有中國電影角逐,也少了港陸許多大明星的共襄盛舉,業界產生挑戰金馬獎「關起門來自己玩」的聲音,甚至質疑它與「台北電影獎」的重疊性。事實上金馬獎不為所動,一切按照原來的規格、高度舉辦,從主席李安到執行長聞天祥口逕一致,他們總是笑臉迎人地強調金馬獎這個平台不會被外界紛擾所影響,永遠打開雙手等待所有電影人的參與,變的是別人,不變的是金馬獎。沒想到在疫情之下,台灣電影百花齊放,票房出色,觀眾的參與和關注度不跌反升,多部入圍、得獎影片都是目前市場上的熱賣電影,台灣金馬獎也成了全世界極少數還可以正常舉辦的大型影展與頒獎典禮,還迎來白靈等影人寧可隔離14天也要飛來參加,足見它在全球華語影人心中的穩固地位。

 

再來是「高度」。金馬獎的評審制度嚴謹,我擔任過兩次複選與決選評審,從看片到開會討論,每個環節都是滴水不漏、開放多元意見的交流討論,每個評審也都將之當成責任之重。這也是為什麼,全世界都越來越看重金馬獎的緣故。光看今年陳淑芳雙項入圍,結果最後同樣包辦女主、配角獎,就證明評審未曾在乎重複給予或者分配獎項的干擾因素。綜藝出身的納豆,81歲的陳淑芳,同樣可以過關斬將得到肯定;更不用說得到金馬獎的新導演與新演員們,都像是更上一層樓的最佳跳板。

 

第57屆金馬獎評審團。(金馬執委會提供)

 

今年金馬獎終身成就獎頒給侯孝賢導演,成為典禮最動人的一刻。(金馬執委會提供)

 

最後,是對電影本身的愛與尊重。終身成就獎得主侯孝賢影響全世界不同世代的影人,當晚的得獎者無數人口中念念不忘感謝他,全場起立鼓掌站著聽他致完得獎感言;坎城金棕櫚獎得主日本導演是枝裕和,特別來台引言,溫柔談起侯導像是他在電影路上的精神父親。已逝的電工「彭爸」彭仁孟獲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獎,從過世影人橋段延伸到關於他的溫情影片,即使不認識彭爸也讓人感動想哭。監製電影無數的李烈,因為做了十年的動畫長片《廢棄之城》終於完成、得獎,淚灑舞台,頒獎人安排了桂綸鎂、陳柏霖與導演易智言同台,形成《藍色大門》鐵三角再聚,精心巧思。因為疫情,金馬獎廣徵民眾拍片投稿,再加上電影人們的巧手編織,組成了頒獎典禮中穿插出現的各色小短片,幅射出電影與人生交會的酸甜苦辣。這些都是回歸電影本質,讓人心動的魔幻時刻。

 

數度說起想退休的陳玉勳,因為金馬獎的肯定,因為李安導演的鼓勵,讓他重拾了再繼續創作的力量。金馬獎就是有這股難以解釋的魔力,教人怎麼不愛它。尤其主席李安更在這風雨飄搖的時刻,成功扮演了這穩定一切的舵手角色,我深信金馬獎的位置在電影人心中只會越來越穩固,不被外界的冷言冷語所動。侯孝賢說:「感動別人先感動自己。」我覺得金馬獎做到了。

 

金馬主席李安與第57屆金馬獎所有得獎者合影留念。(金馬執委會提供)

 

※作者為影評人、編劇、監製,曾任台北電影節策展人等職。現為台灣藝術大學電影系兼任講師。並以《第四張畫》入圍第47屆金馬獎原著劇本奬。

流行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