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站起來為「平凡」的陳淑芳鼓掌

主筆室 2020年11月23日 07:02:00

陳淑芳說,「明年找我拍戲的,我不會漲價;我一生都是演員,不是明星,只要大家記得還有一個『陳淑芳』,哪怕是一場戲、一句話我都會演,我不會挑角色的。」(牽猴子提供)

陳淑芳的維基百科只有一行字,說她在2020年分別以《孤味》和《親愛的房客》獲得第57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及最佳女配角,顯然是前天深夜她獲獎時才加上去的。不過維基百科倒是以表格方式詳列了她演戲63年的作品,其中包括129部電視劇、78部電影、6部短片、6部電視歌仔戲,以及4項代言活動。陳淑芳曾被多次提名金鐘獎,但多以女配角的綠葉身份角逐,也未曾得獎;今年,她81歲了,一口氣獲得金馬獎最佳女主角與女配角,連大導演李安都說,他走遍世界各地影展,沒看過這樣的紀錄。

 

許多人暱稱陳淑芳是「國民阿嬤」,但對於四五十歲的中年人來講,她也是「國民媽媽」,多數人都看過她演戲,卻很少人叫得出她的名字。陳淑芳師承念國立藝專的台灣廣播劇先驅崔小萍,無論是在金馬獎得獎致詞,或先前接受媒體訪問時都提到這位恩師,「妳一定要忘記自我,讓『第三自我』出來,最好拍戲的時候不要拿劇本,這樣就會融入。」不是演員本身的「我」,也不是角色所需的「我」,而是表演藝術所需要的「我」,崔小萍將這樣的境界稱呼為「當眾孤獨」。為此,24年前陳淑芳為了演好電影《春花夢露》裡那個講話「漏風」、缺牙的祖母,她甚至不惜敲掉自己的3顆牙齒。

 

演了一輩子的戲,不但從沒有被得獎肯定過,連提名演員獎項的次數都屈指可數,陳淑芳坦言曾有懷疑的念頭,不過,她先前在接受《報導者》訪問時說:「這想法一下就忘記了,我就是演員,我這一生就是演員,我應該要演好,那別人看不見也沒關係。」也無怪乎當她站在金馬頒獎台上時的致詞格外地動人:「明年找我拍戲的,我不會漲價;我一生都是演員,不是明星,只要大家記得還有一個『陳淑芳』,哪怕是一場戲、一句話我都會演,我不會挑角色的。」

 

這是中國官方抵制金馬獎的第二年,金馬少了星味與熱鬧,但依舊是華人電影創作者的重要殿堂。香港曾俊榮的《幻愛》獲得最佳改編劇本獎,他說,(香港)年輕人的傷痛,電影成為他們的安慰劑,雖然這一刻無法改變,「但我們可以保留心中幻想的那部分愛和真。」紀錄中國烏崁村追求民主的《迷航》獲得最佳紀錄片,香港導演李哲昕說,金馬獎的能量很大,現在就想衝回去拍片。馬來西亞導演張吉安拍《南巫》獲得最佳新導演獎,他說當初寫劇本時沒人看得懂,很開心金馬獎看懂了。

 

中國官方的抵制也意外地騰出了許多空間給台灣電影,今年的國片在觀眾票房與電影類型上都有了長足的進步,也讓台灣社會重新端詳了像陳淑芳這樣硬底子的演員,欣賞她收放裕如的演技,進一步品嚐她動人的人生故事。

 

73歲的台灣名導演侯孝賢前晚也在同一舞台接受終身成就獎,他期勉台灣的電影人:「要感動別人之前,要先感動自己。」感動的前提是真誠,而真誠的先決條件在於自由,包括創作的自由、言說的自由。電影的可貴在於讓觀影者獲得某種感動,體驗某種未知,沈澱某種情愫,只有「主旋律」的電影既無法反應真實,也無法承受分歧。放眼現在華人電影圈,也僅有雍容溫潤的金馬獎擔得起這樣的責任。

 

侯孝賢的這個說法,陳淑芳六十多年的演員生涯無疑是最好的註腳。陳淑芳說:「哪怕人家找妳只有一場戲、一句話,妳都一定要做好。把那句話講好,妳就是主角。」她孜孜不倦、努力學習、安於恬淡,最後終於大放異彩,在81歲登上人生的頂峰;這是一個勵志故事,也刻畫了一個專屬於金馬獎的價值範例,值得我們起立為這樣一位「平凡」的演員鼓掌。

 

關鍵字: 陳淑芳 金馬獎 平凡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