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歲與張學友、謝霆鋒同台飆戲 王柏傑自爆:「我實在不想演了!」

Style Master 2020年11月24日 16:15:00

出道10多年來,王柏傑始終在專職演員的路上默默耕耘。(Style Master提供)

都說演藝圈是最廝殺的名利場,以致於在墜落和竄起都快要差不多速度的當下,能看著一個人從出道、獲獎到持續發亮,是很難得的機緣,而我正是看著王柏傑這樣長成的。我還記得2008年《九降風》裡那個青春正盛的高中生耀行,我當然也記得2019年《罪夢者》裡那個脾氣火爆的黑道大哥瀟灑,如果18年的歲月能讓一個人從出生長大成人,正要迎向獨立自主的人生,那麼出道至今18年的王柏傑,在演員的路上,也正好來到豐收的時刻。只是在這個豐收的底下,王柏傑還有沒有其他的模樣?       

 

 

我不想當偶像

 

「當年是走在路上被夏雨喬攔下,問我想不想拍廣告,我心想她是名人,不會騙我吧。她介紹了第一個經紀人給我,從接拍廣告入行。」拍了一些廣告,王柏傑聽到《九降風》試鏡也去參加,「當然想上,那時候心想拍電影是多酷多屌的事情啊!但我還只是素人,不懂什麼是表演和戲劇試鏡,只憑自己直覺發揮,要我裝我也裝不出來。我覺得這就是書宇想看到我最真實、最自然的那一面吧?」(延伸閱讀:《比悲傷》全球大賣50億拍影集 緋聞情侶王淨、王柏傑對戲不尷尬

 

(Style Master提供)

 

關於所謂的表演,王柏傑是通過《九降風》試鏡後,接受劇組安排由黃健瑋教導聲音、肢體等之後,才開始逐漸有了清晰的認知。但他說自己從小不是好學生,也不愛上課這回事,儘管真有學到專業技巧,但說到底終究不喜歡完全照著別人教的路數走,「有了一定的認知和基礎後,我喜歡自己摸索出自己的那條路,摔到再爬起來就好了。」王柏傑笑著說自己總是叛逆。

 

當然耍叛逆也得有資本。

 

真要說小鮮肉,王柏傑大概是最符合這個定義的第一代小鮮肉了,五官俊朗,身形挺拔,處女作《九降風》就讓當年僅19歲的他拿下台北電影獎最佳新人寶座,外型和演技都大受肯定。拿了獎沒多久,他接到通知去香港參加《十月圍城》試鏡,「不知道試什麼角色,無從準備,緊張到快瘋掉了。抵達現場後陳可辛導演和我聊不到十分鐘,他就離開了。我心想,不是要試鏡嗎?」「飛回台灣後接到通知確定出演,我還處於什麼都不知道的狀態,覺得這一切來得太瘋狂了。」(延伸閱讀:【金曲31】王柏傑謝謝蔡依林賞飯吃 讚她是大慈善家

 

 

我實在不想演了

 

但這還只是瘋狂的開始。一個19歲大男孩的第二部戲,就能和王學圻、梁家輝、甄子丹、黎明、張學友、謝霆鋒等大牌同台,「一開始很興奮,每天做功課,劇本背得非常熟,進入劇組後發現實在太恐怖,一絲絲開心的心情都沒了。」王柏傑說先不提監製陳可辛以及其他前輩演員在場,其中一場戲就他自己站在台上大喊,底下200多個臨時演員、三台大機器對著,讓他壓力大到一度不想演了,「但不演我得賠錢,想到自己哪來的錢可以賠,只能硬著頭皮撐下去啊!」

 

(Style Master提供)

 

運氣顯然是一路跟著王柏傑的,某天收工後在房間休息,王柏傑接到一通香港口音很重的電話,「我問他你誰啊?他說了第二次我才聽出是霆鋒哥,嚇死了!」原來在戲中飾演王柏傑車夫角色的謝霆鋒,擔心他壓力太大,特地在自己房間擺了一桌飯菜,找了王柏傑過去邊吃邊聊,那陣子他常找我過去吃飯,逐漸相熟起來。其他前輩也對我很好,學圻大哥,家輝哥都把我當兒子般照顧,我才能逐漸放鬆心情。」

 

拍完《十月圍城》,回到台灣的王柏傑想了很多。當然在更之前,《九降風》殺青後,書宇和編劇宗翰曾找他長談,要他好好思考未來。「提醒我想當偶像、歌手、演員還是明星,這些都是不一樣的路,必須思考清楚。」王柏傑回家幾度思索,最後默默立下專職演員的志向,《十月圍城》的歷練,讓他更堅定地走在專職演員路上,「看到前輩們都那麼強了,還是很用功準備,我這新人如果不用幾百倍的力氣要求自己,怎麼能有機會再和他們同台?」

 

(Style Master提供)

 

 

所以我究竟是誰

 

「我喜歡電影、愛看電影,每次想起資深前輩們的專注力,我就提醒自己做得並不夠好,哪來其他時間分心?」只是連超人都有翻船的時候,王柏傑坦承也曾錯估自己的耐受力,那是在拍完《罪夢者》緊接著投入《用九柑仔店》時,「一場和王靜對手的哭戲,到後來我完全哭不出來。看著王淨但腦中卻想著范曉萱,我才發現自己還沒從《罪夢者》的角色抽離,那是我入行以來第一次跟導演喊卡。」「我整個被掏空了,一點情緒都沒有。」

 

但一個接著一個角色上門,現實地說代表戲約不斷,這就當前的演藝圈生態來說除了演技受到肯定,也是幸運的吧?「我常覺得自己很幸運,一直有戲演,有幾個好朋友,三餐能吃飽,比起很多人是幸運的了。」他有些挑釁的笑著對我說他可是能在銀幕裡談著各種愛情、搶銀行、今天打了誰明天殺了誰,過足現實中不太可能出現的生活情境,但當我問他會不會也有不幸福的時候,他瞬間停頓了幾秒鐘,淡淡地說人們總覺得明星光鮮亮麗,錢賺很多,但私底下的內心狀態並不足為外人道,「最近幾年,我常會在夜深人靜時想很多事情,例如我究竟是誰?」

 

 

追蹤↠ 上報流行 第一手接收好文資訊
看更多《上報流行》文章

 

流行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