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當年打敗蘇打綠奪金曲最佳樂團獎 「麋先生」沉澱4年用音樂說愛

王慧倫 2020年11月25日 15:16:00

金曲樂團「麋先生」蟄伏4年,成為感性且勇敢示愛的大男孩。(楊約翰攝)

「愛,其實一直用各種面向存在於我們四周,要學會從『愛自己』出發,所有情緒坦白面對,因為只有先讓自己處於自在與舒服狀態,才能讓身邊的人跟著處之泰然。」

 

被視為「史上學歷最高」的金曲樂團「麋先生」,主唱聖皓和吉他手喆安目前就讀文化大學音樂碩士班,電吉他手小B唸的是文化美術碩士,貝斯手以諾在東海大學哲學系修博士,即使只有學士學位的鼓手逸凡,仍是高雄醫大生物科技系畢業的高材生。五人在外人眼中「不務正業」投入音樂圈,其實正是「愛自己」的最高表現。

 

主唱聖皓曾笑說:「讀書一直以來都只是我們的副業,頂多算個興趣,做音樂才是主業,我們正努力讓音樂這『職業』,可以變成像『醫生』一樣高的等級,等到那時候,就算革命成功!」

 

麋先生團員貝斯手以諾(左起)、主唱聖皓、鼓手逸凡、電吉他手小B及吉他手喆安。(楊約翰攝)

 

「麋先生」的前身叫「子安聖皓」,原因是(子)喆安跟聖皓早在國中就認識,因同樣熱愛音樂成天混在一起同親兄弟,更因五月天啟蒙。高中時他們認識了貝斯手以諾,大學時代又碰上電吉他手小B,南征北討後奪下政大金旋獎冠軍,喆安曾說:「團名太難決定,只好回高雄老家請示神明!」

 

初試啼聲就得到唱片公司青睞發行EP踏進樂壇,但因團名聽起來太像「二人組合」,讓隨團演出的吉他手小B和貝斯手以諾吃味,重新取名「麋先生」,聖皓曾解釋:「麋跟迷同音,給人一種神祕感。」

 

玩樂團就是要有點酷、有點難以捉摸,尤其台灣沒有麋鹿,感覺更神秘。團名和他們的樂風相呼應,時而迷幻、時而振振有力,鼓手逸凡最晚加入之後,「麋先生」在2013年終於推出首張創作專輯《馬戲團運動》,隔年更一舉奪下金曲獎最佳樂團獎。

 

團員們個個擁有高學歷。(取自麋先生臉書)

 

回憶得獎盛況,和他們一起入圍的還包括蘇打綠、閃靈、滅火器、董事長樂團、Tizzy Bac及放客兄弟等「資深前輩」。「麋先生」在評審眼中,以「紮實且完整呈現樂團的純粹力量」脫穎而出,成為黑馬,當時五位團員中有四個人仍是大學生。

 

一夕間聲名大噪,五人開始承受不少外界眼光,麻木似的每年發一張片,連續三年沒時間消化和了解自己的壓力。好幾次他們甚至發現,台下歌迷根本帶著「評審」般的批判態度,來審視麋先生到底有沒有「資格」,不是真正享受他們在舞台上的表演。

 

團員們於是有默契的決定「沈澱」一段時間,企圖找回彼此都喜歡的「自在」,直到2019年下半年,不約而同有了更成熟的轉變,推出第四張專輯《嗜愛動物》。(延伸閱讀:史上學歷最高樂團唱「廢廢」 任賢齊相挺「麋先生」再出發

 

出道八年,麋先生週六(28日)「嗜愛動物」巡迴演唱會將在台北起跑。(取自麋先生臉書)

 

「這段時間,我觀察到了『愛』其實每分每秒都在發生。」主唱聖皓舉例,一次他騎車上街,光停個紅綠燈都能聽到隔壁「Uber Eats」的司機正載著兒子送餐,小孩不耐問他:「爸爸!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回家?」前座的爸爸則耐心回應:「我們再送兩趟,就可以回去了。」當場聖皓心裡一陣揪心,他感動說:「不管怎樣的職業、身份,這個爸爸都很努力的,在為他的家和小孩打拚,那是愛。」

 

樂團界常笑稱找團員就像在找「結婚對象」,一個都難如登天,更何況找到五個人簡直奇蹟。而「麋先生」這五個大男生認識多年,寫歌編曲不曾吵架,連回歸生活下的超齡體悟腳步都能一致,反映在音樂創作上,於是寫出〈如果這首是遺言〉的新歌:「原諒我到現在才把愛你掛嘴邊,我會為這幾年留下幾滴眼淚,如果這首就是我最後的遺言」,用沈重的歌詞,檢視人們是否太容易揮霍輕易得到的東西,包括時間、健康與愛。

 

小B(左1)的媽媽(左二)將團員視如己出,常趁團員南下工作招待吃喝。(取自麋先生臉書)

 

曾經,喆安在媽媽從南部打電話來關心他時開擴音,聽見媽媽在電話那頭問他:「今天不是你生日?」喆安反射式回答:「誒對~妳怎麼知道?」讓周遭人笑慘,事後他自己也很懊惱,對媽媽的關懷總太不上心。

 

但現在他從南部北上工作,媽媽陪著他搭高鐵時,他會在說再見前努力克服害羞,一把用力抱住媽媽。「第一次這樣做,媽媽愣在當場,後來我才發現,我們都紅了眼眶,我想媽媽是開心的,希望能夠從我開始示愛,然後慢慢改變家人。」

 

鼓手逸凡是唯一結了婚的團員,他笑稱男人表現愛的方式可能異常笨拙,但這幾年他回高雄,已經開始學習擁抱媽媽,和爸爸的情感也變得緊密。

 

「我爸很愛車,平常很少人能夠動他的寶貝,但上次回家我竟開著他的車載一家人去玩,車上還放了剛做好的新歌,感覺爸爸很享受。」逸凡突然覺得自己長大了,大到可以承擔這個家,更能帶著工作上的成就跟爸爸分享,「『示愛』這一步,是場勇敢的練習,一旦跨出這一步,根本沒這麼難。」

 

麋先生日前回高雄辦簽票會,主唱聖皓(右二)的媽媽特別到場支持兒子。(相信音樂提供)

 

主唱聖皓這幾年,更懂得把媽媽當成「女友」來疼,每兩天就和家人通電話,有空閒時更常帶著媽媽出去走走,讓她知道「有這樣的依靠在」。

 

「麋先生」一站上台是熱血沸騰、低啞嘶吼的搖滾樂團,私下談起愛,竟然有著大男孩少見的早熟與感性,聖皓說:「提早離家的孩子,總是特別懂得生活的不易,但唯有愛,可以支撐每個人走下去。」

 

 

追蹤↠ 上報流行 第一手接收好文資訊
看更多《上報流行》文章

流行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