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余杰:美國對西藏政策的重大轉折

余杰 2020年12月02日 07:00:00

美國認為,中共嚴重違反了1948年《世界人權宣言》中提出的原則,維持了1950年以來對西藏的「軍事佔領」。(湯森路透)

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辦公室於近日發佈一份長達72頁的報告,題為「中國挑戰的要素」,內容聚焦於美國如何應對來自中國的持續增長的威脅。

 

該報告特別論述了中共如何壓制其統治下少數民族的宗教和信仰自由:中共嚴重違反了1948年《世界人權宣言》中提出的原則,維持了1950年以來對西藏的軍事佔領,以及在東突厥斯坦對數百萬維吾爾穆斯林進行殘酷的「再教育」運動和壓迫南蒙古人民,並對大約七千萬基督徒進行迫害。報告對西藏的現狀作出新的定位:軍事佔領區。

   

過去三十年,美國對中國實行綏靖主義政策,承認西藏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一直試圖在拉薩開設領事館,美其名曰可以貼近西藏、在保障藏人基本人權方面做更多工作。這樣的做法和說法是自欺欺人:一旦設立領事館,就等於承認了中國擁有西藏。幸運的是,當美中關係急劇惡化之際,美國關閉了作為間諜中心的中國駐休士頓的總領館,中國隨即發動報復行動、關閉了美國駐成都的總領館(中國指責成都領事館搜集關於西藏的敏感情報),美國在拉薩開設領事館的計畫由此成為泡影。

   

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辦公室的這份報告有如當年「冷戰之父」肯楠的「長電文」——當年的「長電文」定義了美國與蘇聯的關係,這一次的報告則定義了美國與中國的關係。川普政府和蓬佩奧主導下的國務院,終於突破四十多年來季辛吉親中、友中政策之束縛,在官方報告中將西藏描述為「軍事佔領區」,換言之,即正式宣佈西藏不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美國在一定程度上支持藏人追求獨立的努力與願望。

 

美國的西藏政策已出現重大轉折——當然,其大背景是美國的對華政策出現了重大轉折。(湯森路透)

 

與此同時,藏人行政中央官方中文網報道,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於美國當地時間11月20日下午正式受邀訪問白宮。這是一個歷史性的壯舉,也是過去60年來,藏人行政中央領導人首次應邀訪問白宮。此前一個月,洛桑森格成為第一位被正式邀請進入美國國務院與助理國務卿兼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員羅伯特·德斯特羅進行會晤的藏人領導人。

   

該西藏流亡政府的官方網站評論說,在過去60年裡,藏人行政中央領導人被拒絕進入美國國務院和白宮,這兩種拒絕的邏輯是,美國政府不承認西藏流亡政府。自從洛桑森格2011年開始擔任藏人行政中央司政以來,在過去10年裡,曾與白宮官員在未公開的會議和地點會晤數十次。這種在非官方地點秘密會晤的方式表明,美方非常擔心激怒中共,不願因西藏問題跟中共針鋒相對。

   

如今,美國主動邀請西藏流亡政府民選領導人進入白宮和國務院(若非美方主動邀請,藏人怎麼努力都不會有結果),是美國正式對藏人行政中央實行的民主制度及其政治領袖的承認。這次史無前例的與白宮官員舉行的會議,或許將為藏人行政中央領導人與美國官員的會晤定下一個樂觀的基調,並在未來幾年更加正規化。

   

有趣的是,中國並未採取實質性措施進行回擊(中國手上可以回擊美國的牌並不多),表明中國其實是紙老虎,若美方足夠強硬,中國就不得不示弱和退卻。

   

這兩件大事顯示,美國的西藏政策已出現重大轉折——當然,其大背景是美國的對華政策出現了重大轉折。

   

美國政府官員會晤洛桑森格,比此前美國多任總統會晤達賴喇嘛的意義更為重大。其一,從藏人方面來看,就洛桑森格與達賴喇嘛兩人對比而言:達賴喇嘛的國際影響力和在藏人心中的地位遠比洛桑森格高,但達賴喇嘛此前已宣佈退出政治事務,不再擔任政治領袖,而專注於宗教領袖的工作。達賴喇嘛在2011年3月10的公開講話中表示:「我已決定致函即將召開的第十四屆西藏人民議會全體會議,敦促修改流亡憲章以及其他相關法規,將以達賴喇嘛的名號所承擔的所有政治權責交與直接選舉的行政首長。」此後在國際社會代表流亡政府的,不再是達賴喇嘛,而是經過十多萬流亡藏人投票授權的「行政中央」之「司政」。過去,達賴喇嘛在國際社會所受之禮遇,在某種程度上是其個人「卡裡斯馬」式魅力和宗教地位的顯現,經過其努力,藏傳佛教已經發展成一種全球性的宗教;而如今洛桑森格所受之禮遇,乃是表明美國及國際社會對流亡藏人社會民主轉型的肯定和對流亡政府的合法性的肯定。

   

其二,就美國方面來看,由總統出面或由層級相對較低的事務官出面與流亡藏人接觸,有時所呈現的力道與官職成反比。此前,多任美國總統親自接見達賴喇嘛,更多是一種象徵和禮貌的意味,甚至是某種心照不宣的「人權外交秀」。比如,歐巴馬安排在白宮地圖室見達賴喇嘛,卻讓達賴喇嘛從白宮運送垃圾的小門出入,這種做法是照顧中共的面子,而不惜羞辱達賴喇嘛。達賴喇嘛當面轉告奧巴馬若干藏人所受迫害的狀況,奧巴馬卻從未向習近平提出交涉或譴責。那麼,這種照本宣科的見面究竟有多大價值呢?希拉蕊曾經在回憶中坦承,她渴望見到達賴喇嘛,是因為柯林頓的性醜聞讓她心靈受創,她將達賴喇嘛當做撫慰人心的心理醫生,期盼從達賴喇嘛那裡尋求人生智慧。這種會面,雙方談的無非是一些佛教的「心靈雞湯」,對解決西藏問題作用並不大。而在川普政府任內,川普不曾安排與達賴喇嘛會面,並非川普不重視西藏問題,而是川普政府認為傳統的「人權外交秀」已經過時,必須有新的方法來取得突破。所以,川普政府推行某種更具實質意義的外交:雖然與洛桑森格會面的白宮和國務院的官員尚未到達內閣層級,與達賴喇嘛此前見到的總統的地位有相當之差距,但參與會面的是專門負責西藏事務的官員,雙方反倒能討論更多具體事務、取得可以預期的成果。

   

如果美國政府將西藏遭到中共的軍事佔領當做一項鐵的事實乃至外交政策的依據,那麼隨後美國政府必然投入更多的資源幫助藏人反抗中共的軍事佔領,讓藏人早日獲得自由與獨立。

 

※作者為美籍華文作家,歷史學者,人權捍衛者。蒙古族,出身蜀國,求學北京,自2012年之後移居美國。多次入選百名最具影響力的華人知識分子名單,曾榮獲美國公民勇氣獎、亞洲出版協會最佳評論獎、北美台灣人教授協會廖述宗教授紀念獎金等。主要著作有《劉曉波傳》、《一九二七:民國之死》、《一九二七:共和崩潰》、《顛倒的民國》、《中國乃敵國也》、《今生不做中國人》等。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