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想當行政院長 郝柏村何必上當

張景為 2020年12月01日 07:00:00

李登輝便直搗黃龍,先請八大老出來協調化解「林蔣配」,接著就提名郝柏村為行政院長,把李煥換下去,這招二桃殺三士,堪稱險棋中的絕招。(本報資料照片)

非主流派在臨中全會失敗後,不到一個月就在國大重整旗鼓,醞釀推出了「林蔣配」,試圖敗部復活,這個過程,同樣也是郝柏村全力主導、李煥比較被動。「林蔣配」為何會出線,這要從蔣緯國的積極表態說起。之前國民黨中常會將推舉李登輝為代理主席,事先都被分配協調大老常委支持,關中被分配的是谷正綱、黃杰、高魁元、蔣緯國等七人,其他人都已順理成章簽字支持,只有蔣緯國對關中盛情接待,大談特談他的抱負理念,熱烈分析國家今後走向。蔣緯國對關中說,李登輝接任大位、穩定大局之後,蔣家的力量不可忽視,「而我是蔣家最有代表性,唯一能在政壇上發揮影響力的人,應該讓李主席知道,重用我是對他很有幫助的。」那時蔣緯國還不敢挑戰李登輝,只是想李能夠重用他。

 

蔣緯國認為關中是當權派、李煥的愛將,所以希望關中支持他,並向李登輝表達建言;但這讓關中很尷尬,因為李登輝用不用蔣,應該蔣自己去講,而且蔣緯國年齡大關中廿四歲算是長輩,實在不宜由他舉荐。

 

在蔣經國逝世後,蔣緯國認為這是他大顯身手的最後機會,本來在國大選總統時,由於他比林洋港要大九歲,加上資歷出身,一度他還想爭取當主角促成「蔣林配」,但郝柏村認為李登輝都已繼任總統了,再由本省人搭配外省人選總統,不合時宜,而且阿港伯民間聲望高,所以他力促林蔣配並達成共識。

 

竟出現荒謬的林蔣配

 

但國民黨不能團結其來有自,本來非主流派在分析利弊時,最早時應當是「陳林配」呼聲最高,因為在當時老國代佔絕大多數的國民大會裡,陳誠的力量是最大的一個集團,而且只要少主陳履安一出面,過去陳誠的人脈人馬就會全出來了,所以要在國大過關應該是「陳林配」最穩。但因為陳履安在年齡輩份上都比林洋港年輕資淺,所以才逐漸改推「林陳配」。以郝柏村在軍中的威望實力,更是蔣經國的嫡系主流,對於雖是蔣家人卻沒有實權的蔣緯國,其實是看不在眼裡的,而且蔣孝武對於當時意圖在國民大會角逐總統位置的叔叔蔣緯國,也曾公開給予強烈批評,但郝對蔣家畢竟有一份忠誠和情感,最後仍然接受了「林蔣配」。

 

郝最早也最理想的主張是「林陳配」,但陳履安雖有意願,蔣緯國卻極力爭取且想當正,而最大的問題是李煥也不支持陳履安,「李煥與陳誠系統是不搭嘎的,後來開會時只要提到陳履安時,李煥就不來了,有一次郝柏村跟李煥說,『履安的事要做個決定了喔』,李煥根本不理、也不給承諾,所以就破局了。」關中感慨,政治關係這麼錯綜複雜,人的關係又如此微妙,為什麼竟會出現荒謬的林蔣配,以蔣緯國的資歷、聲望和才能各方面能否服眾、足夠號召?「這一切…就是被逼出來的嘛!」

 

蔣經國逝世後,蔣緯國認為這是他大顯身手的最後機會。(圖片摘自網路)

 

在國大推舉另一組人時,處處可見郝李的聯盟基礎是如何脆弱。兩人心結很深,但在同樣對李登輝的不滿下所以才能暫時合作,何況那時李煥是行政院長,角色舉足輕重,如果郝柏村不能抓住李煥合作,等於是孤軍作戰,更早之前他也需要借重李在黨務系統的人馬,去影響臨中全會時多數中央委員的動向。「其實非主流派那時的力量非常大,有李煥、俞國華、郝柏村等人,孫運璿也全力支持,雖然他中了風講話不清楚,但頭腦非常清楚。謝東閔、邱創煥等本省大老也支持,全都結合起來,最後被李登輝一一化解掉,可見那時候不團結真是致命傷。」

 

郝柏村李煥過度膨脹自己

 

郝柏村和李煥對李登輝,當時真的有非逼宮不可的必要性嗎?而且當時還認為勝算很大嗎?「我認為,在經國先生逝世後的那兩、三年內,這兩位都過度膨脹了自己,認為自己的影響力、地位是無可撼動的,可是事實並非如此…」當時一個是閣揆、一個是國防部長,皆為國之棟樑,「他們經常會和李登輝在一起,對李的言行、做法產生不信任一定有原因,也應該有所認識提防。」但關中不解,李、郝二人卻分別去接任行政院長,這都不是很智慧的決定,「如今我隔了卅年來看,他們的年齡、經驗、職位都比我高太多了…但這明明就是個火坑嘛,人家設計你,你們沒有信賴的基礎,你去做這個幹嘛?如果你是我老闆,要我去做這麼重要的職務,卻不信任我,我敢做嗎?」

 

郝柏村本來是四星上將終身職,他接閣揆的條件就是卸下軍職,「郝後來在自己的書中也說他上了李登輝的當…」我問。「要不是想當院長,他為何要上當!我說他們不應該接,是因為明明沒有互信、甚至處於高度猜忌,卻去作李總統的直接部屬,而且理論上來講,在憲法上行政院長是最高行政首長,很多事總統還不能直接做的,若是他對你沒有高度信任,怎麼會讓你做這麼重要的位子?」關中苦笑著搖頭說:「除非他只是要利用你,甚至是想剝奪你的實權,讓你只是個過渡,否則為何要讓你做?」

 

李煥的閣揆只做了一年,更強勢的郝柏村則做了兩年八個月,「尤其李登輝對郝柏村就是擠擠擠,擠到一個臨界點,然後攤牌、逼你妥協…。李登輝在十三全前後也會妥協,也敢換驕兵悍將。政治上就是這樣,歷史上例子很多,政治就是妥協的藝術,不像中國傳統的威權政治,總要鬥到你死我活、定於一尊、這是不對的。李登輝很厲害,他就破解你、各個擊破,他藝高人膽大,該軟的軟、該硬的硬…」「他怎麼能這麼厲害?」我問。「所以國民黨這些人是笨蛋,都被他一個人耍了嘛!李登輝私下是很看不起國民黨這些人的,甚至會露出對這些人的輕蔑口吻,嘴裡說著:『哼哼…這些人啊…』」關中露出一個「就是這個味道」的表情。

 

有一次在視察的路上,李登輝又和大家談起台灣早期的政壇人物,從中足可看出他的細心、深刻與獨到。那次李講到比他還更早出任台北市長的本省大老張豐緒,李登輝說「這個笨人啊,可惜了…」,當年蔣經國真的是想栽培他的,把他從屏東縣長直接約見到台北市來,當時張還對別人說應該是擔任台北市的局處長吧,沒想到一發表竟然是市長!蔣經國對他期勉有加,臨走前還送了他一幅像是字畫的卷軸,回去打開一看是幅中華民國地圖!「哎呀,這個笨蛋居然收起來放在辦公室旁一個筒子裡,從來沒有掛出來過…」李登輝一語點破玄機:「蔣經國就是提醒他,作為一個台灣人、首都市長,莫忘大陸河山啊,所以張豐緒以後就沒了,到此為止…哈哈哈…」,李登輝笑張豐緒的愚鈍,也笑出了李在政治與人性上的眼光和功力,更證明了他很懂得抓住國民黨老外省人的心理。

 

二月政爭的靈魂人物是郝柏村,所以臨中全會主流派強渡關山後,李登輝便直搗黃龍,先請八大老出來協調化解「林蔣配」,接著就提名郝柏村為行政院長,把李煥換下去,這招二桃殺三士,堪稱險棋中的絕招,立即拆解了非主流派大部分的力量,等於是為二月政爭劃上句點,因為「主謀」都已經被收服了,「附隨份子」也就散了。交換條件則是郝柏村卸下四星上將終身銜,辦理退役、交出軍權。

 

郝柏村當年接受了閣揆,只能說是他對自己太有自信了。(本報資料照片)

 

對郝柏村而言,這不僅是出將入相,可視為個人一生最大的榮耀與成就,也是他為中華民國奉獻心力的最後機會,「但我最不解的是,郝先生當時為何要接受?而且換下來的就是李煥?只能解釋說他太不喜歡李煥了!就道義上來說,你們是一夥的,怎麼竟然…」關中透露,李登輝找郝柏村組閣時,「郝先生還跟我說,李登輝想找你〔關中〕當台北市長,你不要上他的當,我替你拒絕了!」絕的是,都說不要上李登輝的當了,郝柏村自己卻接受了閣揆!只能說是郝柏村太有自信了?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本文選自作者新著《明天會更好:關中傳奇》(時報出版)。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