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歐洲的感性邊疆】加泰隆尼亞自治問題 跟近代民族構建和民主化拖不了關係

劉仲敬 2020年12月05日 16:00:00

加泰隆尼亞連日示威活動引發大規模警民衝突。(湯森路透)

編按:民族並非只是文化認同或外貌上的遺傳特徵差異而有所區別,政治背後主導的力量不容小覷。「民主的產生自動地導致了民族問題的產生。甚至是,原先本身並沒有族群差異的地方,也會因為民主化的節奏不同、方式方法不同或者政治判斷的各方面不同而自動地產生不同的民族。所以說,民族是一個被發明和被構建的政治共同體。『人民』這個概念是產生於民族國家誕生以後和民族國家構建的過程之中,而不是在這以前。」

 

2017年10月1日,加泰隆尼亞人舉行公投要求脫離西班牙,這個事件不僅關係到加泰隆尼亞這個地方本身,而且關係到現代政治構建的一個重大問題,包括很多中國海外流亡人士所談論的民主化問題。他們的邏輯就是,民族問題本質上是由於民主化不徹底造成的,假如沒有共產黨或者是沒有任何其他獨裁力量的話,民族問題是很容易解決的,為此他們提出了各種理論來論證這點。

 

例如,戈巴契夫在蘇聯進行改革的時候搞錯了順序,首先在地方上實行民主選舉,沒有在中央一級實行民主選舉,所以導致了蘇聯分裂。按照他們的看法就等於說是,如果你首先在中央一級推行民主或者是採取其他設計得更好的民主化方案的話,民主化以後就不會出現解體問題或者不會出現民族發明的問題。

 

然而西班牙和加泰隆尼亞的問題實際上是對這種理論的直接反駁,因為西班牙等於是他們最喜歡談論的那種「和平民主轉型」的成功典範。佛朗哥的西班牙在胡安.卡洛斯國王的領導之下順利地實現了民主化的轉型,今天的西班牙已經不存在一個民主不民主的問題,它是北約和歐盟的成員國,是西方典型的民主國家,從生活水準、社會形式、政治活動的各個方面來看都是一個當之無愧的西方國家。它自己出現加泰隆尼亞問題,就像英格蘭出現蘇格蘭問題一樣,是對目前占主流的民族民主理論的一個重大的挑戰。

 

而且,在民主轉型的過程當中,西班牙是充分考慮了加泰隆尼亞和其他方面的問題的。西班牙原先在佛朗哥統治時期傾向於中央集權化,而民主化的過程中間,優先就給了巴斯克人、加泰隆尼亞人和其他各地區充分的自治權。為了使這些地區在民主化的西班牙當中不顯得過於孤立和特殊,還實行了轉型時期的主要策畫者蘇亞雷斯首相所謂的「大家都來喝咖啡」政策。也就是說,任何地方,無論是卡斯提爾的腹地,還是加利西亞、巴斯克和加泰隆尼亞這些有民族特色的地方,都要實行普遍的地方自治。

 

加泰隆尼亞及周邊區域圖。(八旗文化提供)

 

例如,馬德里雖然傳統上講是西班牙的腹心之地,但是它也要建立大馬德里行政區,在憲法上是一個跟加泰隆尼亞和巴斯克一樣享有特權的獨立地區。按照一般的看法來說,這就是已經充分吸納了聯邦制的優點,不應該再出現民族問題或者是分裂問題了。但是民族問題和分裂問題仍然出現了,而且仍然釀成了流血事件。這就可以看出,民主問題和民族問題的複雜性,實際上是超越剛才那些比較簡單化的思想家的討論和策畫的。

 

我們仔細回顧一下民族產生的背景,就可以發現民族本質上講是民主化的一個附屬過程,因為只有你接受民主化的這個基本前提,才會要求人民自己統治自己。以前實行的任何統治體制,無論是封建主義的,還是帝國征服者的,他們都只要求一個小的統治集團能夠實施有效統治,大多數臣民從理論上和實踐上都是不必參與政治的;民主就要求所有人都參與政治,自己統治自己。但是在各個集團對統治方式有不同看法的情況下,他們實際上不可能做到所有人共同統治自己。只有把所有各種立場不同的政治集團劃分為不同民族以後,這一點才能夠實現。

 

例如,1946年政協會議在重慶召開的時候,美國調解人馬歇爾將軍邀請胡霖長談,胡霖就有一個很精闢的看法:國民黨和共產黨不可能建立同一個國家,因為這樣做的可能性就像建立一個「德意志法蘭西聯合共和國」一樣荒謬。德意志和法蘭西並非不能實現民主,但是它們必須分別實現民主,因為它們不是一個能夠達成共識的政治共同體。

 

民主的產生自動地導致了民族問題的產生。甚至是,原先本身並沒有族群差異的地方,也會因為民主化的節奏不同、方式方法不同或者政治判斷的各方面不同而自動地產生不同的民族。所以說,民族是一個被發明和被構建的政治共同體。「人民」這個概念是產生於民族國家誕生以後和民族國家構建的過程之中,而不是在這以前。

 

在民族國家構建成功以前,沒有「人民」這個概念,而且也不可能有「人民」這個概念,只存在著要麼是完全沒有自我管治能力,要麼是有自我管治能力、但是對自我管治的方式方法各方面有著無法調和的分歧意見的各個團體。這些各個團體加在一起實行民主,可能性就像是英國和印度建立一個大英聯合共和國。這樣一個大英聯合共和國,要不要選甘地當首相,以印地語為國語,然後對使用英語或者凱爾特語的少數民族在高考的時候給他們加一百分呢?很顯然這種看法是極其荒謬的,比較方便的辦法就是他們各自立國。

 

這就是為什麼隨著民主化的不斷推行,世界上的國家數目越來越多。維也納會議的時候,具有政治行為能力的國家實體只有幾十個,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的時候也不到一百個,如今有一百九十多個國家,而且同樣的進程仍然在迅速展開。民主化開始最早的歐洲,小國最多,民族發明的時間最早。隨著這個過程向歐洲以外的地方擴散,最大的特點就是,原先多民族的大帝國迅速瓦解,原先沒有民族認同的地方、沒有明確民族的地方,根據方言語言和政治形式差距的不同,不斷產生出原來聞所未聞的新民族,像庫爾德這樣。

 

由於世界上大多數地區實際上並沒有達到民主愛好者所指望的程度,也沒有達到美國威爾遜主義者所指望的那樣能夠建立自己為自己負責的、自我統治的民主政體的程度,所以民族發明的過程目前仍然在擴散之中。加泰隆尼亞的問題實際上就是一個典型的標本。它向我們說明了,統治方式的不同如何在本來談不上有民族的地方發明出民族的一個過程。

 

我們回顧一下西班牙的歷史。其實,西班牙就是1946年重慶談判的時候那些民主小清新最喜歡的那種,「一切問題都是專制造成的,只要我們大家實行民主,那麼大西洋兩岸的西班牙語居民不難建立一個自由民主的西班牙」。但他們造成的直接後果就是西班牙美洲的分離,而西班牙美洲企圖按照一種類似於「炎黃子孫」和「漢族」的方式發明出一個「美洲民族」、建立美洲合眾國的努力也隨之遭到破產。接下來,西班牙語的美洲經歷了三輪到四輪的解體,形成了三、四個大國和幾十個小國。

 

一直到烏拉圭和巴拿馬這樣的小國,就是連續經歷了四級解體、四次民族發明才產生出來的國家。從1812年西班牙愛國者設想的那種大西班牙,到玻利瓦爾和米蘭達設想的那種類似漢族和炎黃子孫的美洲合眾國,再到進一步破碎,相當於是孫傳芳「五省聯邦」、唐繼堯「西南聯邦」、張作霖「東三省聯邦」的那種第三級的拉普拉塔聯合省,最後終於瓦解成為像廣東那樣的烏拉圭和像滿洲聯合體那樣的拉普拉塔聯合省—也就是阿根廷。加泰隆尼亞的問題實際上跟近代民族構建和民主化的過程也是結不解緣的……

 

 

作者簡介

劉仲敬

長於新疆,而獨以川人自屬。嘗操宋慈故業,而自授史學。刀下閱屍,筆下著史。以其獨特的理論體系,致力於用憲制演化的角度研究歷史,並投入民族發明的推廣。他在大眾史學及網路場域擁有巨大影響力,其學說被支持者稱為「阿姨學」。現為旅居美國的自由作家。著有「近代史的墮落」系列作(《晚清北洋卷》、《國共卷》、《民國文人卷》),此系列透過近代東亞地區重要歷史人物之生平,闡述東亞文明的歷史特性;《經與史》、《遠東的線索》為重新解釋內亞和東亞古代歷史關聯性、解釋中國近現代史格局與演變的經典作品;《文明更迭的源代碼》則是關於「阿姨學」的思想脈絡、及對世界各種文明和歷史的探討。

 

※本文摘取自《歐洲的感性邊疆:德意志語言民族主義如何抵制法蘭西理性主義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繽紛世界帶到你眼前!】

 

 

提供新聞訊息人物邀訪異業合作以及意見反映煩請email至國際中心公用信箱: intnews@upmedia.mg,我們會儘速處理,一定回覆

 

歡迎發樓「上報國際圈」臉書頻道   與  INSTAGRAM

 

現在上報國際新聞也可以用聽的,在Apple PODCASTGoogle PODCAST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