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國師爆性騷】鄭永年狼爪伸向台女研究員 在星國報警揭發卻丟飯碗

楊毅 2020年12月02日 22:49:00

習近平「經濟國師」鄭永年(圖)涉性騷2研究員,其中一名台籍女子舉報此案後,卻遭校方噤聲開除,只得離開新加坡。(取自網路)

被外界封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經濟國師」的前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遭指控涉及2起對女性研究員伸出「鹹豬手」的性騷擾醜聞,儘管星國警方及國大校方最後均以查無具體事證為由結案,鄭永年本人也全盤否認指控;但當初舉報此案的2名受害女子無法接受此一結果,仍正積極尋求申訴管道中。《上報》循線聯繫上這2名受害女子,其中一位是曾在東亞所任職長達10年的台籍研究人員Katherine,她在檢舉揭發鄭永年性騷擾案後,事後竟遭到校方「秋後算帳」以不明理由將她解雇,被逼離開新加坡,至今還求助無門。

 

 

「性騷10年」全搓掉 受害女:整個系統的失敗

 

Katherine控訴,她在新加坡國大東亞所工作10年來,發現鄭永年竟長期對所內多位女性下屬及職員進行性騷擾,且有嚴重管理不當的問題,「這10年來,性騷擾從來沒有斷過」,就她所知受害者不只已報案的這2起,還有很多人受害,但也有部分女性似願意與鄭維持「不正常」關係以獲取利益。然而,不管她如何向國大校方或東亞所管理層反映,卻都被置之不理,「這是整個系統的失敗(a systemic failure),怎麼反映案子就是會被搓掉、被四兩撥千斤蓋下來,整個東亞所的管理層就是在和鄭永年合謀、包庇鄭!」

 

今年8月24日,習近平在北京以個人名義召集一批經濟社會學者座談,就「十四五」規劃發表見解,習的9人「國師級」經濟智囊團隊身分首度曝光。而在北大念書時曾經歷八九民運的鄭永年,也是9位應邀出席的「國師」之一,但鄭不但曾被爆出於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所任職期間,捲入2起性騷擾案件,去年香港反送中抗爭事件中,鄭更曾說出「香港人成不了氣候,只需要威脅斷水就可以終結亂局」的爭議性言論,是近年來積極支持中共價值觀的新左派人物。 

 

鄭永年發出聲明,全盤否認涉及2起對女性研究員性騷擾。(擷自網路)

 

 

新加坡僅祭「警告」 鄭永年撇清閃辭返中

 

鄭永年被控性騷擾醜聞爆發後,新加坡國立大學證實,鄭永年涉及2起被控性騷擾的事件,其中一件導致鄭被警方「嚴重警告」,另一件因警方調查後表明「不會採取進一步行動」結案。上月中旬,國大校方進一步公布調查報告,以性騷擾指控雖無證據證明屬實,但鄭曾做出未經同意就擁抱女職員的行為,因此給予書面警告。對此,鄭永年則透過律師事務所發表聲明,全盤否認性騷擾指控,並在請辭離開星國返回中國後,於今年9月23日出任香港中文大學深圳分校「全球與當代中國高等研究院」院長;9月28日,上海交通大學成立「政治經濟研究院」,鄭還獲聘為名譽院長,似乎完全不受性騷擾風波影響,仍是受到中共當局的重用。

 

不過,《上報》透過管道循線找到當初出面報警及揭發鄭永年性騷擾案的2位受害女子,她們皆相當無法接受星國及校方的調查結果,並對鄭永年說詞避重就輕、模糊焦點,甚至還以不實指控反咬,感到忿忿不平。而其中一位控訴遭鄭永年伸狼爪性騷擾的台籍研究人員Katherine,曾在新加坡國大東亞所任職長達10年;她接受《上報》訪問指控,鄭永年一直以來都會對東亞所上的女性下屬進行性騷擾,受害者有很多人, 她也和一些受害女性取得聯繫,只是很多受害者都顧忌鄭永年的權勢,十分害怕遭到報復及社會輿論壓力,因而選擇隱忍不發,不敢站出來舉發,甚至有女性職員在被鄭永年性騷擾後,還會在所內遭到其他「擁鄭」同事的言語霸凌或工作排擠。

 

 

8年前驚遭襲背、胸罩 揭狼竟遭辱蕩婦有病

 

談及當初遭鄭永年性騷擾的經過,Katherine至今回想起來仍是餘悸猶存。她表示,事發時間是在2012年的10月24日,當天她和鄭永年參加一場東亞所15周年紀念論壇,在新加坡Regent飯店的電梯密閉空間裡面,當時只有她和鄭永年2人在場。搭乘電梯途中,站在她左後方的鄭永年,突然以非常老練、迅速的動作,用手隔著衣服撫摸她的背部及胸罩肩帶,由於事發突然、時間極快,而鄭平時對外又總是一副很有風度的樣子,「當下我就是感到很震驚,腦子一片空白,不知道他怎麼會這樣,一切都out of my expectation(出乎我的意料)!」

 

不過,考量鄭永年是「老闆」,Katherine因而不敢聲張把事情鬧大,持續在東亞所專注於她的研究工作。直到後來她陸續得知,原來鄭也對很多其他女性下屬「下過手」,其中還有一位女研究員已向警方報案,加上這幾年來,不斷有所上其他同事聯合起來汙衊她,稱她有精神病,甚至散播謠言說她是「蕩婦」到處勾引男人,為了不要再背負這些冤屈及罵名,她於是在今年5月決定鼓起勇氣去報警,並通過新加坡警方的測謊測驗。

 

Katherine回想她遭鄭永年性騷經過,當時案發地點在新加坡Regent飯店電梯裡。(取自agoda網站)

 

Katherine透露,過程中,她曾經向東亞所管理層反映,包括向鄭永年任用的人事主任連偉莉申訴,卻沒有得到任何消息,一切石沉大海。為此,她於去年7月再往上向新加坡國大校方報告,提供東亞所有很嚴重的管理不當及性騷擾問題等事證,但也同樣被壓下來,校方還把她的申訴丟回給東亞所處理。同時間,她也開始在社交媒體上披露此事。

 

 

東亞所長嗆「別再搞事」 砍她合約逐出星國

 

意想不到的是,後來接任東亞所長的郝福滿(Bert Hofman)於去年8月底竟當面清楚地告訴她,「我不會花任何時間、心力來調查妳的這些『抱怨』」,且語帶威脅地稱:「好好做好你的工作,不要繼續搞事!」

 

「意思就是你告了也不會有結果、你再告就會丟掉工作,整個過程就是權力極端不對等的狀況,所有管道都被他們堵死了!」Katherine氣憤地說,她懼怕因此丟了工作,所以一直在等待時機抓住機會繼續申訴。然而,現任東亞所長郝福滿在今年3月,卻沒有給予任何理由地逼她不能到東亞所辦公,並於今年7月新冠疫情高峰期間,同樣在不給予任何理由及工作評鑑的情況下,不給她續約(contract renewal),態度強硬地要求她離開東亞所,導致她最後丟了工作還被迫離開新加坡,「Hofman就是與鄭永年合謀,將我的申訴壓下來,並驅離我為鄭永年脫罪」。

 

K女說,東亞所長郝福滿曾當面嗆她,「我不會花任何時間心力調查妳的抱怨」,要她別再搞事。(取自lkyspp.nus.edu.sg)

 

 

小蝦米難敵「國大東亞所」 通過測謊反遭開除

 

之後,她將上述情形再次向國大校方報告,校方同樣又將所有問題推給東亞所,並稱她的工作契約「很自然地失效了」。直到今年8月底,國大校方更將她對鄭永年的申訴以「不實指控」為由駁回。對此,Katherine無奈地表示,她感覺一直有一股力量,在阻擋她申訴的各種努力,這讓她想起鄭曾經公開說過:「任何力量,都不能碰觸到東亞所。」很明顯的,東亞所在鄭永年和郝福滿治下的所有管理亂象,如果沒有一個更大的力量在背後支持,怎麼會敗壞到如今這等地步? 「我去申訴管理不當,所上對我道德汙衊、工作霸凌及鄭永年所長對我的性騷擾,結果校方沒有給我任何的解釋就把我開除掉了,這就是報復!他們的思維邏輯就是,解決掉所有提出問題、試圖發聲及保護自己的受害者,而不是追責加害者解決問題啊!」

 

Katherine表示,目前她的申訴還在進行中,希望有一天能還給她一個公道。針對鄭永年對外發布聲明及接受媒體專訪,否認性騷擾指控的相關內容,Katherine強調,看了鄭的說法就是在模糊焦點、嫁接資訊,看圖說故事,刻意塞了很多和性騷擾案無關的資訊在裡面,「那個事件是真實發生,我通過測謊,鄭先生要不要也說說他的測謊結果?鄭先生為何不回答問題,到底他有沒有對女性下屬作出性騷擾?」而不應該用其他不正當手段來掩蓋真相。

 

 

【習近平國師爆性騷】
女研究員遭強抱襲臀 鄭永年獲新加坡國大包庇
●鄭永年爭議言行不斷 仍受中國當局重用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