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局推薦人選遭國防部打槍 與軍情局將級主管交流暫停

朱明 2020年12月04日 21:50:00

國安局與軍情局素有將官人事交流傳統,但此次軍情局副局長退伍後懸缺的少將缺,在國防部考量國安局推薦人選不適任後,改由軍情局人員內升。(資料照片/李隆揆攝)

軍情局長羅德民上任2年多以來,被內部質疑並未積極調控軍情局與國安局將級主管的交流,雖然這次副局長盛惠銘屆齡退伍,帶動內部人事的調整,雖國安局推薦該局大陸處彭姓處長為軍情局副局長,但國防部認為彭無軍情局的淵源否認而由軍情局「內升」,此舉也中止過去一直持維持的國安局與軍情局高階主管交流,讓兩局的臍帶關係給剪斷了。

 

 

國安與軍情局將官人事交流 2015年起變化

 

國安局與軍情局過去維持著由軍情局派員升任國安局的第二(大陸)少將處長,這位處長經常是國安局長對於大陸情報的重要諮詢對象,許多有關大陸情報上的工作,透過這位具有軍情局背景的處長,與軍情局進行討論與指導;國安局二處長接下來就是回軍情局擔任副局長一職,讓兩局的互動關係更加緊密,但先決條件是這位國安局二處處長是從軍情局出身。

 

但是兩局高階主管交流發生變化是在2015年,因國安局將第二處長由內部的周峻宇接任,並不是軍情局派員升任,換言之,就是軍情局少了一個將官員額,經軍情局長爭取之下,第五處上校副處長張德蘭在2015年底升任國安局「國家安全作業中心」少將研究委員,相對也平衡了人事上的交流。

 

2016年元旦,張德蘭以國安局研究委員晉升少將,這是馬英九前總統在任內晉升的第二位女將軍,也是繼國軍在陸軍馬防部政戰主任陳育琳(現任國防大學政戰學院院長),是當時的第八位的女將軍,現有九位,蔡英文總統於2019年晉升陸軍馬防部政戰主任辜麗都(現任陸勤部政戰主任)。

 

據指出,依兩局的慣例,2016年底張德蘭接任了國安局第二處處長,但是之後並未回到軍情局擔任副局長,而是轉任國安局「國家安全作業中心」主任一職,而第二處處長由國安局出身的彭姓副處長升任,張德蘭在今年年中屆齡退伍。

 

2016年元旦,張德蘭以國安局研究委員晉升少將,是馬英九前總統任內第二位晉升的女將軍。(讀者提供)

 

 

人事交流中斷 是否恢復傳統有待觀察

 

知情人士表示,早在張德蘭屆退前軍情局長應該對此人事案要有所作為,並參考過去的人事案例,透過國防部向國安局表達並爭取國安局少將員額後,是要升任國安局的第二處長?還是依張德蘭模式先升任少將委員?開始進行人事調整作業,並選擇優秀的上校人選與國防部和國安局溝通;畢竟國軍的將官員額還是由國防部聯一人事次長室在作業,少將人事權上,國防部長對國安局少將人選還是有建議權。

 

據了解,就是在張德蘭屆退後,軍情局長羅德民並未積極與國防部、國安局去溝通,加上又與副局長內鬥,以致這項人事案拖延至今,雖國安局推薦的第二處彭姓處長為軍情局副局長人選,但國防部認為還是要內升後定案,但國安局已無軍情局背景的少將主管,這也是不爭的事實,相對的也代表過去兩局的臍帶關係給剪斷了,要結束此窘境,這只能等待下一次的人事調整時,是否能將兩局的關係再次連上。

 

張德蘭屆退後,軍情局長羅德民(圖)並未積極與國防部、國安局去溝通,以致副局長人事案拖延至今。(資料照片/李隆揆攝)

 

 

【延伸閱讀】
●【獨家】軍情局最資淺處長「板凳」接首席 激怒內部嗆退伍走人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