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周庭如果在台灣

主筆室 2020年12月04日 07:02:00

周庭被過去幾年變動的香港社會推上一個她從未想過的位置。(湯森路透)

2018年1月,周庭在她的臉書寫下一篇「結伴同心,逆境同行;民主運動,捲土重來」的立法會香港島區補選宣言,她提到家裡後園的那顆芒果樹,一年只長一次果,果肉更青綠酸澀難以下嚥,她不解父母親為何堅持細心澆灌這棵芒果樹?結果周庭父親告訴她:「這棵樹從來都不是為了結果而存在呀。 無論它最終是否會結到好吃的芒果,它是家庭的一部分,就值得我們盡全力去灌溉養植。」

 

周庭以此引申她投身選舉的初衷,她說,民主就像是澆灌一棵經常結酸芒果的樹,無論它最終是否結出美麗香芒,都有照顧它的責任──就正如對民主運動的堅持,即使身處逆境,仍會心存希望繼續奮鬥。

 

為了那一次的補選,周庭放棄了自己曾經擁有的英國籍,但最後還是被認定沒有「真誠擁護《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區」,直接被褫奪參選資格。

 

周庭生日是1996年12月3日,昨天正好是她的24歲生日。在這之前,周庭已經有四次被捕的經驗,而前天,是她第一次被定讞入獄。雖然僅有十個月徒刑,但還周庭另有一件違背香港《國安法》的檢控在身,隨時可能被追加刑期。事實上,周庭已經成為中共政權的人質,她會被關多久,完全視中國與西方國家的關係而定。這種把自己人民當人質外交籌碼的作法,在過去數十年的中共黨史裡俯拾皆是。

 

周庭從來不是一個政治狂熱份子,她出身自一個避談政治的天主教家庭,小時外向頑皮,一邊用電腦寫功課,一邊偷看日本的動漫:中學以後,她一度遭到同學的排擠,功課分組常常落隊,也在那時候,她常感到孤單、無力、習慣一個人。15歲時宅在家滑臉書,無意間看到學民思潮遊行的照片,「當時想,為什麼大家年紀差不多,他們在做那麼不同的事情。」她開始上網搜尋香港反國教運動的資訊,了解後,不想比她年紀小的表弟表妹要被逼著學習「毋忘歷史」,「保衛祖國」,正式投身「反國教運動」。

 

15歲即投入香港返國教運動的周庭被迫長大。(湯森路透)

 

她填表加入學民思潮當義工,就這樣在短短八年內,一路經歷了雨傘運動、成立「香港眾志」、發動「黑紫荊行動」,投入立法會補選及去年的反送中運動。周庭也在這八年內,從一個對人群講話會發抖的香港中學生,到今年11月正式從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畢業。

 

黃之鋒說,「周庭應該是眾多同齡政治人物當中,最『不政治』的那一位。」確實,點開周庭的IG與臉書,滿是她的沙龍照、搞笑照、美食照,她說自己晚上都在放空追劇,打手機遊戲、玩 PS3;與我們生活周邊,貪戀著生活小確幸,即將鼓勇探索真實社會的鄰家女孩沒兩樣。所不同的是,當年學民思潮的一篇臉書貼文改變了她的生活座標,過去幾年遽變的香港社會將她推上一個從未想過的位置,而周庭也努力以赴,嘗試改變。

 

今年,周庭獲選英國BBC選出的世界年度百大女性,她在入獄前接受BBC專訪時談到先前被捕、被困警署以及上法庭的情景,「被捕之後,我變得越來越瘦,以前我也跟其他女生一樣有點貪美想變瘦,但現在我一點兒也不想再瘦下去,……我的身體似乎在告訴我,我是受到很大的壓力。」「每個人心中都有恐懼,我也很坦白地承認自己有所恐懼,但如何克服恐懼是一個很好的問題,我也希望如果大家有方法,可以教一下我。」

 

她也提到,《國安法》通過後,現在參與抗爭的成本越來越高,很多人付出和犧牲,不單是金錢、時間,也可能面對監獄的煎熬,「香港有很多朋友、年輕人和抗爭者,比我面對更大的壓力和恐懼,我知道即使我面對很多痛苦,但很多人比我更痛苦。」「我覺得(移民潮)是很悲哀的一件事,但我理解為何這麼多人想離開。香港似乎是一個越來越充滿絶望的地方⋯⋯,我們努力多年,似乎都好遙遠,」她說。

 

24歲的女孩,如果在台灣,是一個甫從大學畢業,青春洋溢的年輕人,她正猶豫該找什麼樣的工作?也可能在思考是否繼續唸書深造,甚至在盤算如何存錢,準備出國體驗不同的人生。但在香港,24歲的周庭被判刑、被關押,此刻正躺在牢房裡的鐡板床被冷醒,荒謬的是,她甚至不知這場正等著她的刑期會有多長?

 

關鍵字: 周庭 抗爭 鄰家女孩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