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促轉會未將「泰源五烈士」入祀忠烈祠是失職 

鄧鴻源 2020年12月07日 00:00:00

江炳興等五人為了台灣,不惜挺身反抗獨裁政權,卻不幸慷慨捐軀,理當供奉在台灣忠烈祠。(取自維基百科)

中國近日將「泰源革命五烈士」封為烈士,讓促轉會發文酸此舉「跟台灣受難者前輩裝熟」,直言「既然你不會相信中國『被認罪』,又怎麼會相信中國『被英雄』?」

 

對此,施明德在臉書痛批促轉會「有何資格恥笑中國搶走台灣烈士?」他批,今日台灣的自由與民主,並非現在的民進黨人士所爭得的,但民進黨兩度掌權,可曾吃水果拜樹頭?為何將泰源烈士當罪犯?

 

筆者看不出促轉會有將泰源五烈士視為罪犯的意思,因為促轉會只是回應,他們以泰源五人為例,指出中國西山碑上的錯誤是,他們跟中共並不具有一樣的意識形態,不應該被中共當成是解放台灣的樣板人物,畢竟這與歷史事實相距太遠。

 

近年來,促轉會都在為以前白色恐怖受害者平反,並沒有聽說他們將哪些政治受難者視為罪犯。該會只是認為中國不應該消費這些人,不能因為他們仇恨國民黨,就表示他們認同中共。他們是主張台灣獨立的人士,又怎麼會認同中共政權?

 

另有政治受害人毛扶正,祗因為姓氏剛好老毛同姓,且名字叫「扶正」,就犯了老蔣的大忌,坐牢一輩子,活在恐懼之中,然而KMT以一句歷史共業,大家要往前看,不要往後看,就可以抹煞數十年加給人家的迫害嗎?看看德國與以色列怎麼做?

 

中共將泰源五烈士視為是認同他們的英雄,其實是一種侮辱,絕非尊崇,也是故意在幫老蔣洗白,讓國民黨人可以振振有詞說,老蔣並沒有殺錯人。中共「一石二鳥」的居心,有誰不知?只是投國民黨所好而已。

 

在促轉會的眼中,當年被國民黨處死的人,可說都是冤枉的,因為國民黨的黑暗歷史,其實與中共不遑多讓,否則黃埔軍校為何曾是國共黨員雜處?為何彼此領導人都想當皇帝?獨裁體制造成官僚貪污腐敗,無法無天,讓許多民眾敢怒不敢言。

 

原本許多台灣人將中國當「祖國」,曾熱烈歡迎他們來台接管,沒料到隔沒多久,烏龜腳跑出來,那些官僚與官兵,貪污腐敗樣樣來,軍人毫無軍紀,不禁讓許多台灣人懷疑,這種乞丐兵怎麼有能力擊敗日本?

 

當時可能有些台灣人被騙,只因相信中共的謊言,因為老毛曾答應幫助台灣獨立,且當年其官員清廉,軍人軍紀良好,與國民黨的官員與軍人截然不同,所以會有人認同他們,是很自然的事,但是如今呢?

 

如果當時國府官員清廉,軍人軍紀良好,這些認同中共的台灣人,在台灣其實是發揮不了什麼作用,因為台灣有海峽天險,且1950年韓戰發生後,美軍開始協防台灣,中共對台灣的非份之想,自然很渺茫。

 

當年國府只要將這些認同中共的人送到綠島管訓即可,根本不需殺人,何況其中有許多人確實是冤枉的,如丁窈窕與施水環等台灣婦女,她們有何理由與能力當"匪諜"?

 

當時還有許多醫生等知識份子,如許強與黃溫恭等人,只因參加讀書會,讀了一些共產與社會主義的書,就有辦法協助中共推翻國府了嗎?難道美國第七艦隊是紙糊的嗎?到底是老蔣,還是美國在保護台灣

 

其實以當年中共薄弱的海空兵力,根本就沒有能力跨海攻擊台灣,否則為何老毛曾求助於老史?國民黨高估了老毛的能力,也高抬了老蔣的能力,卻低估了美軍的兵力與孫立人在台所訓練的部隊,居心叵測。

 

泰源五烈士之一的江炳興在其所擬、署名為「台灣獨立革命軍軍部」的〈台灣獨立宣言〉中寫道:「為什麼台灣人只能有一種聲音?為什麼台灣人只能選一種命運?為什麼台灣人只能乖乖聽話,不能起身反抗專制獨裁的政權?為此努力,實只是克盡天職與恢復人類的尊嚴而已。」

 

江炳興慷慨激昂的發言,讓人彷彿看到當年革命黨林覺民與汪精衛等許多熱血沸騰的青年一樣,為了國家與人民,即使犧牲自己也在所不惜,因為沒有其它民主方式能改變獨裁體制,所以只能用革命手段。

 

江炳興是台中一中畢業,也是陸軍官校正33期畢業,當時有不少優秀台灣人從軍,目的是學習軍事技能以推翻獨裁政權,不像那些外省子弟,只是為了幫國民黨與老蔣"反攻大陸,解救同胞",傻傻的當奴才。

 

他們當年在台東泰源密謀革命,可惜運氣不佳,計畫沒有如期達成,只好攜械逃亡。國府派軍警大肆搜捕,包含陸軍空降特種部隊與兩棲蛙人偵搜大隊,都被動員追捕他們,未免小題大作。

 

他們之所以會這樣做,是看到當年國府官員貪污腐敗,還在228事件與白色恐怖中,屠殺許多無辜人士,讓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人民在恐懼中生活,毫無尊嚴,國家也沒有前途。這些活生生的歷史,國民黨始終不讓人民知道,還將他們污衊為叛國,真可笑,他們叛誰的國?

 

國民黨不讓我們知道台灣的烈士有哪些人,卻一直灌輸我們認識中國革命烈士有哪些人,是否可笑?台灣人知道那些中國烈士為何?他們的犧牲有代價嗎?走了滿清,換來民國,國民黨推翻民國,將原本阿歐西國旗與國歌都更改了,這算什麼名堂?老蔣與國民黨有實施烈士們理想中的民主制度嗎?若沒有許多民主人士不斷的抗爭,國民黨在台灣會自動解嚴,實施自由與民主嗎?

 

誠如施明德所常說的 : "當獨裁成為事實時,革命就是義務",江炳興等五位台灣烈士,他們為了台灣,不惜挺身反抗獨裁政權,卻不幸慷慨捐軀,有如當年中國革命烈士,理當供奉在台灣忠烈祠,並由政府派禮兵每天為他們操槍表演以示崇敬,這也是蔡政府所該做的事。

 

總之,促轉會應該沒有將泰源五烈士當做罪犯的意思,但是促轉會沒有充分盡到其應有責任,則是不爭的事實,如將他們入祀忠烈祠。

 

※作者為大學教授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