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比川普更需盟邦配合 這是台灣的機會

翁履中 2020年12月09日 00:01:00

民主黨執政,重內政、輕外交將會是拜登政府施政的原則。(湯森路透)

距離新任美國總統就職剩下不到兩個月,影響未來美國政治走向,以及國際情勢的新政府人事安排備受全球矚目。從總統當選人拜登已經公佈的核心執政團隊成員來看,民主黨政府上任之後,重內政,輕外交將會是拜登政府施政的原則。面對美中台三方關係的新局,在新團隊上任之前,與其等待美國釋出台灣相關政策的風向,台灣不妨先從新政府成員過去的政治主張,來理解拜登團隊會如何撥打政治算盤,化被動為主動,思考爭取台灣利益的空間。

 

根據到目前為止拜登所公布的國安及經濟團隊來看,可以發現拜登用人的兩大原則,一是考量族群多元及性別平等,二是團隊成員必須有相關位置的實務經驗,以便立刻著手執行計畫來落實競選支票。第一波公布的團隊,清一色是由過去的歐巴馬政府選出,不論是將主導外交事務的國務卿布林肯,還是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兩人除了曾經擔任相同職務的副手,並與拜登有長年共事的默契之外,最重要的是因為兩人都認同拜登主張國際合作,講究建立制度的自由主義外交路線。

 

而在國家情報主管的位置,拜登挑選了前中央情報局副局長,也是首席執行官的海恩斯來接任,由史上第一位女性接下全國情報頭子的職務,絕對有助於拜登對外傳遞性別平等的印象。可是拜登從舊識當中選擇團隊成員,難免被質疑這樣的任命,會不會又出現跟過去一樣,因為國際合作難以達成共識的現實,導致結果不盡理想。

 

回顧過去,不論歐巴馬或是柯林頓,美國民主黨執政期間在外交政策上的自由主義原則,相信制度有約束力,其實給了許多說一套做一套的國家,有了拉近與美國差距的機會。如何說服美國人民以及盟邦,國際合作真能代替嚇阻及對抗,將會是拜登對外關係的首要工作。

 

面對外交政策被質疑可能會過於溫和,大選期間拜登陣營曾不止一次強調,未來對中國和俄羅斯的態度,絕對會比過去更為強硬。過去半年內,布林肯和蘇利文都曾投書或透過媒體訪問,傳達出比歐巴馬時期更為強勢的態度。不過,立場強悍的言詞與真心對抗其實有很大的差距,尤其打滾政壇將近半個世紀的拜登,在捍衛美國利益為前提的外交操作手段上,絕對比川普更懂得拿捏在收放之間如何爭取美國利益。

 

從近期對香港抗爭人士被依國安法拘捕事件的沈默,和內定出任國安顧問的蘇利文,在中澳紛爭上強勢表態力挺澳洲,可以看出未來的拜登政府,會透過政治算計來選擇戰場,而不是選擇敵人。換句話說,對拜登政權而言,即使是中國和俄羅斯,也可以有合作的空間。也因此,面對競爭對手,拜登恐怕不會像嘴上說的如此強悍。

 

面對中國,拜登恐怕不會像嘴上說的如此強悍。(湯森路透)

 

雖然外交上的考驗十分嚴峻,但拜登最大的難題,仍然是來自於國內。美國境內新冠肺炎的疫情,不只是對人民健康造成威脅,更是嚴重的打擊了美國的經濟。解讀拜登公布的財經團隊,即將負責挽救美國最重要的三個職位,全都由女性接任。不論是將要出任財政部長,經驗老道的前聯準會理事主席葉倫,以及接任美國總統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的經濟學家羅斯,還是要接手預算管理局,曾經主導歐巴馬健保規劃的坎登,不但都是勞工經濟和社會福利領域的專家,更重要的是,她們過去都曾主張大量舉債,甚至發行美金,認為聯邦政府應該先挽救國內經濟,之後再來考慮赤字問題。

 

看到拜登的外交團隊主張國際合作來制約競爭對手,而財經內閣預告美國短期內將不惜舉債,傾全力解決國內問題,兩相呼應就不難推測美國將減少資源在處理外交紛爭上。

 

與拜登內政優先的執政團隊打交道,包括台灣在內的世界各國,都必須重新調整策略。面對過去的川普政府,只要搞定川普和他身邊的人馬,就有機會獲得意想不到的回饋,現在遇上政壇老將拜登,好處是不會有出乎意料的傷害,但挑戰是想要爭取到政治場面話以外的驚喜,將比過去更加困難。

 

與老經驗的拜登政府交手,爭取談判籌碼的關鍵,在於認清拜登政府重視內政的背後,其實也代表著他的弱點就在內政。如果不出預料,年邁的拜登將只有四年可以為民主黨爭取繼續執政的機會,背負短期內就要繳出成績的壓力,內有民主黨未來角逐大位者的鞭策,外有共和黨全力監督民主黨施政表現的緊迫盯人,拜登會比川普更需要外國盟邦的配合,而這也讓台灣有機會,能夠反轉對美方要求必須照單全收的被動立場。

 

毫無疑問,台灣沒有反美的本錢,但是如果願意認真了解拜登團隊如何撥打政治算盤,真心想要保護台灣利益,絕對不會沒有商量的空間!

 

※作者任教於美國德州山姆休士頓州立大學政治系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