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知識圈正決戰於美國大選

哈奇士 2020年12月13日 07:00:00

狂熱的小粉紅和宗教右翼者們將會把中文輿論圈淪為廢墟。(湯森路透)

中國大陸知識份子賀衛方在批評完川普包括今次美國大選的所作所為後,惹來不少川粉基督徒的叫駡聲,近日更有一經營自媒體(微信公眾號)的基督教人士王浛旭寫了《致賀衛方們的一封信》,當中用「拜登曲線」和目睹舞弊的證人包括白宮政務人員都被恐嚇甚至槍殺等沒有確切根據的新聞質疑大選結果,可謂今日美國激進右翼運動善於散播虛假新聞和操縱輿論的話語場形成之粗鄙化的再生產。

 

信中還帶頗具代表宗教右翼者們意識形態的一句聲討:「安提法、同性戀合法化、大麻合法、黑命貴、加稅、拆牆、移民政策,這些你們都同意嗎?」賀衛方有條有理的回應結果激起宗教右翼者們更大的反應,失去判斷是非的能力,墮落,埋沒良心,成為中共同路人等日常掛在標榜反共反中者口邊的廉價同質批評(其成本廉價對比於靠謾駡中共賺取的流量資本)現已紛紛指向賀衛方。一個時代的命題應該被提出,究竟激進是什麼?信仰和信奉價值是什麼?

 

對中國大陸基督教群(特別是地下家庭教會)有實際接觸的人都知道,其教職人員神學水準良莠不齊,傳教手段類似傳銷,普遍吸引不了當今中國模式的中流砥柱生產力,即城市知識精英,以致有「信奉基督教的都是loser」一說。在今天物欲橫流的中國社會,加上當局有意的打壓和外媒的加持,中國地下教會的發展必然趨於原教旨化,不如此則無法生存,君不見現在是否還有支持川普但拒用假新聞的基督徒?是否還有支持川普但不會把拜登及民主黨當成魔鬼同路人或甚至就是魔鬼的基督徒?宗教右翼者們的激進話語表達之根本動力是一套對事實不容詮釋的,既定的信念體系。美國是以基督教立國,所以不容LGBT合法;美國三權分立,人人有權利投票選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所以黑人沒有被歧視,是他們自己種族的問題,貧富差距與制度結構無關,信奉言之鑿鑿的不涉世的教條便是漠視現實,去歷史情境化的開始。或者大膽說,在價值虛無的當下「信奉價值」(信奉民主價值)的「信念」本身就反映出現代性的極大困境。

 

「神的天國在你心裡」,從尼采對基督教及其形而上學的徹底批判開始,便認為這種出於生存的焦慮,安全感的需要而把想像的東西「信以為真」,把真實的世界看成是假的,是抑制了對真理的真正追求和熱愛。而如其《敵基督者》裡所講,現代啟蒙運動恰恰是對基督教的繼承和改造,這種繼承和改造開始於馬丁路德,完成于盧梭和康得。盧梭和康得以道德的方式把基督教又保留下來,把基督教的價值改造成一種「道德形而上學」。盧梭雖然反對作為啟示宗教的基督教,但卻肯定了作為自然宗教的基督教,並且把後者看成是道德的基礎;而康得的核心命題是我們雖然無法在科學上認識上帝,但出於道德的需要卻必須要相信上帝。

 

其實何止於康得,作為左翼自由主義鼻祖的羅爾斯,近來也有著作分析及批評其學說深受一種反伯拉糾主義(Pelagianism)神學的影響(見Eric Nelson《Theology of Liberalism》)。今次賀衛方的被群起惡意攻擊及現今充斥著宗教右翼們八股而粗鄙的話語的中文輿論圈,就是神學論政於互聯網(網路)高度發達的加速社會,人們隔絕著任何延異因素而思考,生活的土壤上的巔峰體現。反共者們所反的共是什麼?如果中共甚至中國模式是魔鬼,那麼它的「邪惡」主體是什麼?它是如何發揮它的「邪惡」作用的?如同中國大陸的抗日影視一如既往對日本兵非人化惡魔化的處理,宗教右翼者們一旦嗜上對「邪惡軸心」論的鴉片,任何深入的討論分析便被視為敵對,現象發生的一切變動都只能為所謂內心的善惡二分服務。

 

從充斥著反共圈的強烈基督教道德化的話語中不難看出,為了「光明與黑暗」決戰的美國大選而不擇手段傳播虛假訊息,故意抹黑污蔑對手而且還特顯其激進的道德呼籲,不能只歸於有組織操控輿論那麼簡單,如有評論指其狂熱的川粉與紅衛兵精神同構,若要如此比較,倒不如照著近來一些新史學對文革中人的主體性的討論來詮釋,很簡單的一個共通點,即紅衛兵與川粉都是很講「道德」的,其「道德」都圍繞著各自的形而上學而充盈內心。

 

那麼,如果我們不信奉形而上學的道德價值,如何分辨是非呢?在尼采宣佈上帝已死後,啟發了一代又一代批判形而上學的思想家對倫理學革命性的思考,如現象學家馬克思舍勒用「質料主義」反對康得「形式主義」的價值倫理學;海德格爾強調此在在先性的「良心的呼喚」;列維納斯的他者理論更把「絕對的,徹底的,無限的,具有獨立品格的他者」視為倫理學的核心位置,「他者並不是在經驗的意義上與自我分離,他者並不是另一個我,他是我所不是」,與他者的關係,通向無限的交流的倫理學,在列維納斯那裡已然成為第一哲學。

 

反觀現今批評中共的自由派知識份子,基本上對二十世紀以來的各種思潮知之甚少,如今又有不少皈依基督教信仰(且大多以福音派為主),可見的將來神學論政之風只會越來越熾盛,如賀衛方般堅守空洞的啟蒙思想的知識份子只會越來越腹背受敵,如筆者預言過的,狂熱的小粉紅和宗教右翼者們將會把中文輿論圈淪為廢墟。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