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余杰:習近平還會打一場韓戰嗎?

余杰 2020年12月12日 00:01:00

中共建政以來發動或參與的每一場對外戰爭都是不義之戰,或是為轉移國內矛盾,或是與其他國際爭奪區域霸權,或是為實現天下帝國的野心。(湯森路透)

習近平走夜路吹口哨,給自己壯膽

 

中國沒有真正的歷史,對歷史也沒有是非對錯的恆定的評判標準和價值。中國的歷史闡釋權從來都掌握在皇帝和為皇帝服務的御用文人手上,不聽皇帝的話,就會像司馬遷那樣被處以殘忍的宮刑。所以,如何記載和如何闡釋歷史,端看如何評價當下的現實,歷史從來都是為現實服務的,這是將意大利哲學家克羅齊所說的「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推展到了極致狀態。

    

比如,一九六零年代,北京大學教授、歷史學家吳晗當上了北京市管文教副市長,執筆完成寫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這部作品當然有其現實考量,吳晗體察的是北京市市長、政治局委員彭真的「上意」,那時他還不知道彭真跟毛澤東之間已有了難以彌補的裂痕。被譽為「金棍子「的姚文元寫了一篇《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則是直接受命於江青以及江青背後的毛澤東,一篇文藝評論能成為文革的導火線。由此可見,歷史上的海瑞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讓歷史為現實政治鬥爭服務。

    

同樣的道理,今天習近平高調紀念「抗美援朝」,並不是真的對「抗美援朝」那段歷史感興趣。當年,在前線領兵作戰、橫刀立馬的統帥彭德懷、在後方負責後勤、運籌帷幄的「東北王」高崗(習近平父親習仲勛最親密的西北系戰友),後來都被毛澤東打成反黨集團頭目、死於非命。在此意義上,韓戰對於習家來說,並非吉兆。

    

韓戰結束之後幾十年來,中國紀念韓戰的活動熱度時漲時落,而原因通常與戰爭本身沒有多少關係,而是緊扣當下的國際和國內態勢。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三日,中共中央在人民大會堂高調紀念「抗美援朝」爆發發七十周年,習近平發表五千字的長篇講話,在講話中四次引用毛澤東的話,「中國人民惹不得」說得鏗鏘有力。

    

若干親中的國際主流媒體對此大肆渲染:《紐約時報》評論說,習近平不惜使用「充滿火藥味的強硬措辭」,是向美國發出強烈警告。《德國之聲》更直接引述中國官方學者的觀點稱「這幾乎就是戰爭動員令」。有親北京的香港媒體亦認為,在中美關係持續緊張的大背景下,北京高調紀念抗美援朝的現實指向至少有二:其一是鼓舞國人的信心——強大的美國並非不可戰勝;其二則是對於今天台海危機的警示,此為敲山震虎。

    

習近平回顧韓戰的歷史時,值得注意的有三個表述:中朝軍隊打破美軍不可戰勝的神話;中美兩國國力相差巨大,中國在極為艱難下作戰;經此一戰,中國徹底扔掉了「東亞病夫」的帽子。這三點折射到當下中美的新冷戰,其宣誓呼之欲出:第一,中方有能力反擊美國;第二,中方不惜與美展開極限爭戰;第三,中方有決心打贏。習近平真有決心和勇氣,再打一場以美國為對手的戰爭嗎——無論是在朝鮮半島還是在台海或南海?

    

然而,比習近平的「抗美援朝」紀念大會講話更重要的官方立場的表達,是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公報。在該公報中,主要篇幅全都集中在國內經濟問題上,可見中共當局已經意識到經濟危機迫在眉睫。從公報著筆輕重來看,安全、國防、香港和台海問題幾乎一帶而過,只在最後三段有所陳述。公報提及要保持港澳地區「長期繁榮穩定」,卻沒有給出任何具體政策詮釋。公報也沒有直接提及台灣,只是要求「貫徹習近平強軍思想」,重申「和平統一」。公報更沒有一個字譴責美國打壓中國的「惡行「——比如,派遣高官訪問台灣、向台灣出售尖端的進攻性武器、在印太地區建構作為亞洲北約雛形的「四方機制」等等。可見,習近平在紀念韓戰大會上說狠話,只是走夜路吹口哨,虛張聲勢。他知道解放軍不堪作戰,中國民眾也再無韓戰時被共產黨意識形態催眠的那種狂熱。因此,無論在韓半島、台灣,以及東海、南海,一旦開戰,中共政權必將崩解,而他本人必將死無葬身之地。

 

習近平在抗美援朝紀念大會裡發表五千字的長篇講話,在講話中四次引用毛澤東的話,「中國人民惹不得」說得鏗鏘有力。(湯森路透)

 

只有中國實現民主轉型了,才會為韓戰道歉

 

當年,中國參與韓戰,既不是保家衛國,也不是主持國際正義,甚至也不是維護共產黨國家之間的「兄弟血盟」關係。近年來,若干身在中國國內的歷史學者,慢慢梳理出韓戰的真相及中朝關係扭曲與荒謬的歷史脈絡。這些著述雖然不能在中國公開出版,卻也零零星星流傳在中國的網絡和社交媒體上。

    

比如,冷戰史權威學者沈志華指出,中國領導人(尤其是毛澤東本人)在處理中朝關係時候的出發點,從表面上看是世界革命理念,但其內核則是中國傳統的中央王朝觀念,把包括朝鮮在內的周邊國家(尤其是東亞)都視為同一陣營或可能聯盟中的被領導者,試圖打造一個革命的「天朝」。因此,中朝兩國的特殊關係根本不是現代國家的正常關係。

    

習近平是毛澤東思想的傳人,儘管他未必有毛澤東對戰爭狂熱。習近平高調紀念「抗美援朝」,只是轉移國內矛盾的故技重施。中國的這一立場,不可能在國際社會贏得認可。近年來在經濟貿易上逐漸被中國鎖定的韩国,雖然是左派的總統文在寅執政,但民間輿論對中國毫無好感。韓國若干政治人物及主要媒体纷纷发表文章要求中方為介入韓戰而道歉。

    

韓國前外長金星煥指出:「朝鮮戰爭是朝鮮攻擊韓國開始的,這是不變的事實。」他批評說:「中國官方居然有這麼狹窄的歷史觀,看重毛主義的思考方式,令人感到遺憾。朝鮮戰爭明明是朝鮮進攻韓國開始,犧牲者超過三百多萬名,給韓國人帶來很大的心理創傷。」

    

韓國前總理李會昌指出:「韓國應該正面向中方要求道歉。加強外交關係當然很重要,但對不符合事實的也需要改正。若中國繼續把侵略戰爭說是正義之戰,對中國自己也不利。」  

    

韓國《文化日報》表示,把朝鮮戰爭說是「反抗侵略的正義之戰」,這真的是「喊賊捉賊」。

    

韓國官方歷史教科書記載,一九五零年底中國志願軍開始越過三八線進入韓國作戰,中國軍隊在韓國造成超過百萬韓國人的傷亡。在聯合國一九五一年的決議中,中國被判定為侵略者,而且這個決議到現在仍然有效。

  

韓國一直把中國向韓國道歉作為當初中韓建交的一個主要議題。一九九二年八月中韓建交時,韓國政府向韓國國民說明中國政府曾經表示了「遺憾之意」。然而,建交後的記者招待會上,中國政府發言人公開否認中國表示過「遺憾之意」,使韓國輿論界沸然,大罵韓國政府是投降主義。

    

習近平不會為中國參與韓戰而道歉,中共從來不曾為其暴虐專制而道歉,因為一旦道歉,中共的統治合法性就將如流沙般喪失,中共就會成為千夫所指、萬民唾棄的對象。為了維持其統治,中共只能不斷偽造歷史、瘋狂洗腦。

    

中共建政以來發動或參與的每一場對外戰爭都是不義之戰,或是為轉移國內矛盾,或是與其他國際爭奪區域霸權,或是為實現天下帝國的野心。中國的存在對於亞洲的和平是最大的威脅,正如德意志第二帝國和第三帝國對歐洲和平是最大的威脅一樣。

    

中國公開、正式為介入韓戰而道歉的那一天,只能是中國實現民主轉型的那一天。到了那一天,中國不僅要為韓戰道歉,也為中印邊境戰爭、中越邊境戰爭等對外戰爭而道歉,還要為當年的台海衝突如炮轟金門而道歉。

 

※作者為美籍華文作家,歷史學者,人權捍衛者。蒙古族,出身蜀國,求學北京,自2012年之後移居美國。多次入選百名最具影響力的華人知識分子名單,曾榮獲美國公民勇氣獎、亞洲出版協會最佳評論獎、北美台灣人教授協會廖述宗教授紀念獎金等。主要著作有《劉曉波傳》、《一九二七:民國之死》、《一九二七:共和崩潰》、《顛倒的民國》、《中國乃敵國也》、《今生不做中國人》等。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