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厭民進黨」的民怨主軸 明年藍黨魁選戰關鍵分水嶺

楊毅 2020年12月15日 14:00:00

國民黨主席之爭暗潮洶湧,藍營人士分析,角逐大位者,將主打2022地方選舉「穩定牌」,或訴求2024總統大選,成黨魁選戰決勝關鍵分水嶺。圖為2020年國民黨第20屆第4次全代會。(資料照片/王侑聖攝)

下屆國民黨主席之爭暗潮洶湧,現階段黨內競爭態勢仍處於混沌未明的狀態,勝負詭譎難料。對此,熟悉黨內政治生態的藍營人士分析,主要原因在於明年黨魁改選的選戰主軸及政治氛圍尚未正式形成,未來有意角逐及挑戰主席大位者,是要主打「穩定牌」先求穩住2022地方選舉陣腳,抑或是訴求黨魁選戰是2024總統大選「前哨戰」,恐將成為最終決勝的關鍵分水嶺。

 

藍營人士指出,雖然黨主席選舉屬於「封閉式」選舉,確實有部分必須仰賴地方派系或組織系統幫忙動員,以綁住黨員票。但事實上,從歷次黨員直選主席的經驗來看,黨魁選舉仍是相當易受外在政治氣候及選戰氛圍影響,基層黨員還是有一定的自主性。

 

舉例來說,2005年黨主席選舉「馬王」對決,當時儘管挑戰黨魁寶座的前立法院長王金平擁有超強「陸軍」資源,但仍不敵那時候政治人氣及魅力極高的政治明星馬英九。而4年前主席改選,適逢國民黨甫輸掉政權,再度淪為在野黨的隔一年,當時藍營內部普遍期待能選出一位政治歷練豐富、能帶領全黨攻防作戰的領導人,於是形塑「綠懼人」形象的前副總統吳敦義,順利以「一輪過半」之姿拿下黨魁之位。

 

至於今年大選敗選後的黨主席補選,雖然前副主席郝龍斌堪稱政治資歷及經驗完整,屬於黨內「中生代」指標人物之一,甚至選前還獲得各地方派系要角、黨內大老及軍系大老等支持,但因黨內瀰漫一股期盼「世代交替」或「世代接班」的強烈改革氛圍,因此最後郝也難敵青壯派指標的立委江啟臣。

 

國民黨黨主席選舉,昔日部分仰賴地方派系或靠組織動員,但今年經過補選「世代交替」,也改由青壯派新接任。(資料照片/張哲偉攝)

 

正因如此,明年國民黨主席改選的勝負關鍵,除了候選人的個人特質及條件外,屆時黨內外的氣氛,究竟是認為應該將黨魁人選與2024大選作連動思考,也就是認定主席即4年後的總統提名人選,把黨魁選戰訴求為2024「前哨戰」?抑或是,繼續維持現狀,先求穩定撐過2022縣市長選舉再說,避免提前引爆黨內2024總統大位之爭?恐將成為決勝重要關鍵之一。

 

「討厭民進黨」民怨再起 穩住2022選舉較務實

 

對此,有藍營民代坦言,目前國民黨好不容易才擺脫黨內大大小小的紛擾,終於能團結一致對外,發揮在野監督力量批判蔡政府開放萊豬進口、民進黨執政當局侵害新聞自由將中天新聞關台等,大家普遍想法及黨內多數主流意見均是,絕對要避免2024總統人選之爭的內部衝突或矛盾問題提前爆發。

 

尤其,目前民間「討厭民進黨」的民怨氛圍雖又逐漸再起,但尚不到足以像當年民進黨痛打國民黨執政重大弊案、國民黨內爆發「馬王政爭」或社會掀起「太陽花運動」等時空背景,亦即還不構成讓國民黨可以立即主打2024大選「政黨輪替」的氛圍,可能還是「先穩住2022縣市長及議員選舉,訴求民眾讓國民黨一口氣尚存,更為務實!」

 

有藍營民代坦言,國民黨好不容易擺脫黨內紛擾,團結一致打蔡政府進口萊豬等議題獲得支持,多數主流均不想讓2024內部衝突或矛盾提前爆發。(資料照片/王侑聖攝)

 

不過,也有國民黨中常委認為,現任主席江啟臣雖在黨最艱困的時刻,出面承擔接下黨魁重擔,但從其上任後遭遇罷韓案、高雄市長補選及議長補選等重大危機,其領導能力及政治歷練恐仍不足以肩負操盤大型選戰。與其如此,不如讓更有經驗的人來帶領黨較為妥適。

 

況且,先前吳敦義擔任黨主席時,雖被逼迫放棄御駕親征參選總統大位,但後續不管是黨內總統初選提名遊戲規則、不分區立委提名權及選戰奧援等,還是可以發揮極大影響力,讓手上未握有黨權及黨機器的黨內對手們都嘗到一定苦頭,甚至不斷上演藍營茶壺內風暴內鬥、內鬨戲碼。在此前車之鑑的慘痛教訓下,明年黨魁改選應「一步到位」及早確立未來總統人選,避免夜長夢多、橫生枝節。

 

【延伸閱讀】

江啟臣2公投案若恰逢明年投票 再添連任優勢

明年8月藍黨魁改選「同步全代會」 挑戰者表態參選壓力倍增

●黨主席「押寶戰」開打 北市泛藍15議員拱朱立倫參戰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