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東的裂痕】海珊和阿薩德歷史作用 相當於蔣介石與汪精衛、只差沒互相殘殺

劉仲敬 2021年01月01日 18:00:00

敘利亞現任總統小阿塞德。(湯森路透)

編按:「從協力廠商、從蘇聯保護人的角度來看,到底蔣介石還是汪精衛算軍閥、算國民黨正統,到底海珊還是阿薩德誰才是阿拉伯復興社會黨的正統或破壞統一的軍閥?唯一能夠解決問題的方式就是,如果有一方把對方給打倒了,那麼失敗的那一方就肯定是反對統一的萬惡軍閥了,勝利的那一方當然也就是中華民族和阿拉伯民族的民族英雄了。」

 

阿弗拉克和敘利亞復興社會黨的主意,跟孫中山在廣州革命政府時期對待蘇聯和共產黨的主意是一樣的。

 

他們一方面強調復興社會黨(Bath Party)和蘇聯是推翻帝國主義的忠誠夥伴,一方面又要強調阿拉伯復興社會黨的阿拉伯主義和蘇聯的共產主義有本質上的不同。我們在國際上要聯合蘇聯,這是不錯的,但是在黨內一定要堅決清除共產主義的影響,因為共產主義跟阿拉伯主義本質上是不同的。阿拉伯主義僅僅屬於阿拉伯,而共產主義則是一種不講任何民族主義的國際主義。共產主義要剷除阿拉伯社會的地主和土豪,而阿拉伯復興社會黨則沒有這個剷除本土地主資本家的意思。

 

儘管我們要爭取蘇聯的支持,但是我們本黨黨員要清楚,阿拉伯文化是高貴和特殊的,而共產主義是不適合阿拉伯國情的。共產主義那一套也許在蘇聯很好,也許在全世界都很好,但是不適用於我們阿拉伯人。阿拉伯主義和蘇聯共產主義有本質上的不同,它不要求廢除一切財產,而是要求保護小地主與小資產階級的財產。

 

從蘇聯共產主義者的角度來講,阿拉伯主義實際上是一種小資產階級民族主義和社會主義,但是鑒於阿拉伯世界的共產黨(包括敘利亞共產黨)論政治實力來講遠遠趕不上阿拉伯民族主義和阿拉伯復興社會黨,所以蘇聯根據國共合作、讓共產黨加入國民黨的同一套邏輯,也要求敘利亞共產黨為了蘇聯在國際戰略方面的大計,犧牲本黨的利益,配合阿拉伯世界的國民黨—也就是阿拉伯復興社會黨的革命工作。

 

蘇聯的援助大批地交給了阿拉伯復興社會黨,於是阿拉伯復興社會黨在「黃埔軍校」的努力之下,終於實現了軍事政變(1963 Syrian coup d’état),通過軍事政變和革命,實現了他們通過議會民主得不到、也不可能得到的東西,也就是阿拉伯復興社會黨的敘利亞。他們的革命是遍及全阿拉伯世界的,包括海珊的前任貝克爾總統時代的伊拉克。

 

 

雙方都痛罵對方依靠軍閥勢力破壞統一

 

復興社會黨在敘利亞和伊拉克同時執政以後,就發表了聯邦宣言,要把敘利亞和伊拉克聯合起來,作為阿拉伯民族復興的基地。但是主要是出於爭權奪利的原因,雙方反反覆覆地鬧「寧粵分裂」。汪精衛占住廣州,一定要把南京的蔣介石趕下去;而蔣介石占住南京,也一定要把廣州的汪精衛趕下去。儘管汪精衛和蔣介石都堅決要求廣東和吳越統一起來,把孫文的主義發揚光大,但是他們都同樣堅決地說,這個位置只能由我來占。

 

巴格達的海珊和大馬士革的阿薩德在阿拉伯世界,就扮演了南京的蔣介石和廣州的汪精衛同樣的歷史作用。儘管他們是同一個國民黨,同一個阿拉伯復興社會黨,同樣都在蘇聯盧布和武器的支持之下推翻了議會民主制,同樣都主張把廣州和南京統一起來、把敘利亞和伊拉克統一起來,但是在這個統一的阿拉伯該由誰來當主席的問題上產生了不可調和的分歧,雙方都痛罵對方依靠軍閥勢力破壞統一。

 

但是你要是從協力廠商的角度來看,包括從蘇聯保護人的角度來看,到底蔣介石算軍閥還是汪精衛算軍閥,到底蔣介石算國民黨正統還是汪精衛算國民黨正統,到底海珊還是阿薩德誰才是阿拉伯復興社會黨的正統或破壞統一的軍閥,這個還真是誰也說不清楚的。唯一能夠解決問題的方式就是,如果有一方把對方給打倒了,那麼失敗的那一方就肯定是反對統一的萬惡軍閥了,勝利的那一方當然也就是中華民族和阿拉伯民族的民族英雄了。

 

【1922年法屬敘利亞與黎巴嫩託管地行政圖】今天的敘利亞及黎巴嫩原為奧斯曼帝國領土,在一戰結束後曾於1920年建立短暫的敘利亞王國。但在法國迅速將其推翻後,於1922年成立法屬託管地,並按照宗教及地理條件劃分為數個不同的行政區。直到二戰末期才獨立為今天的敘利亞及黎巴嫩。(八旗文化提供)

 

而阿拉伯世界的倒楣之處就是在於,他們還沒有發展到最終決出勝負、最終確定誰是蔣介石誰是汪精衛的那一步,更沒有發展到蔣介石和汪精衛相互殘殺、在跟西方帝國主義打了一場抗日戰爭以後讓蘇聯得到機會、使敘利亞共產黨像毛澤東一樣連蔣介石帶汪精衛都一腳踢開、實現一個「滿江紅」的阿拉伯蘇維埃共和國的那一步,阿拉伯世界的歷史還剛剛發展到1935年蔣介石和汪精衛相互掐架的那一步,蘇聯保護人就轟然倒塌了。

 

「從來就沒有一個巴勒斯坦民族」

 

蘇聯保護人培養出來的毛澤東和王明在失去保護人以後,迅速地被海珊和阿薩德鎮壓得乾乾淨淨。而海珊和阿薩德失去蘇聯保護以後,也就更加失去了相互吃掉對方、實現泛阿拉伯統一的最後一點點機會。敘利亞和伊拉克在冷戰結束後的歷史,就相當於是國民黨的蔣介石和汪精衛在南京和廣州分別建國、誰都吃不掉誰以後即將出現的那種局面。

 

當然,統一阿拉伯民族的野望並沒有隨著冷戰結束後而消失。阿薩德—不是現在這位像蔣經國一樣的小阿薩德,而是像蔣介石一樣的老阿薩德(Hafez al-Assad),在1982年跟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會晤的時候,還在憤怒譴責巴勒斯坦人的分裂主義。他當著阿拉法特的面說:

 

從來就沒有一個巴勒斯坦民族,也不可能有什麼巴勒斯坦民族。巴勒斯坦民族自古以來就是我們阿拉伯敘利亞民族的一部分,你們不要仗著歐洲人的國際支持,跟以色列人鬧獨立,妄想在我們敘利亞之外再建立一個獨立國家。約旦當然也不是一個獨立國家,是哈希姆家族(the Hashemites)在英帝國主義的保護之下(像萬惡的張作霖一樣)企圖分割我們大敘利亞的一個卑鄙的陰謀。我們阿拉伯民族主義如果勝利了以後,要把哈希姆家族這樣赤裸裸的反動派,還有像你們巴勒斯坦解放組織(Fatah)這樣赤裸裸的分裂主義力量都給狠狠的鎮壓。

 

他老人家對黎巴嫩的基督徒比較客氣,強調敘利亞與黎巴嫩只是有一種類似俄羅斯和烏克蘭的特殊歷史關係,因此並不要求把黎巴嫩完全併入大敘利亞。這當然是因為黎巴嫩山及其基督徒居民自古以來都不能算是阿拉伯一部分的緣故。但是,沿海地方的黎巴嫩平原地帶倒還真是歷史上的大敘利亞的一部分。不要說別的,就說諾貝爾獎獲得者、黎巴嫩基督徒紀伯倫(Kahlil Gibran)的那些詩集,你就可以看出,紀伯倫經常是以敘利亞人自居的。這個就是阿拉伯主義在當今歷史上的殘餘。

 

眼睛盯著整個肥沃月灣地帶

 

敘利亞的阿拉伯復興社會黨直到它的最後關頭都沒有放棄它自己重新統一阿拉伯世界的野望。它像是台北的洪秀柱一樣堅決聲稱,小小的黃復興黨部有權利而且有責任實現孫文和汪精衛當年在東京的理想。小小的大馬士革政權,它的眼睛也是盯著整個肥沃月灣地帶,只不過他們的阿拉伯敘利亞有兩種不同的解釋,阿薩德的解釋其實還是屬於右派。左派的解釋是包括整個肥沃月灣地帶的,至少要把埃及也包括進來的;阿薩德所在的右派的解釋比較謹慎,它可以放棄埃及,但是無論如何也要包括小肥沃月灣地帶,也就是說從巴勒斯坦到伊拉克這一大片土地都要包括在內的。它在現實主義的政治當中只占據了敘利亞這一小片河山,但是這一小片河山從法統和法理的角度來講仍然只不過是它的反共基地而已。

 

這就是為什麼在海珊入侵科威特的時候,敘利亞的阿薩德要派出軍隊反對海珊,並且在美國人推翻了海珊政權以後阿薩德要用光國內的財源,在伊拉克境內培養各種反對派武裝的原因。而他培養的這些反對派武裝,最終的結果是產生出了像伊斯蘭國這樣的組織,導致了今天的「敘利亞化」。這也就是為什麼阿薩德政權要不斷干涉黎巴嫩內政、在黎巴嫩境內埋伏上各種各樣的親敘利亞武裝力量的原因。而敘利亞在黎巴嫩推行黎巴嫩化,結果就導致了今天敘利亞內戰。

 

作者簡介

劉仲敬

長於新疆,而獨以川人自屬。嘗操宋慈故業,而自授史學。刀下閱屍,筆下著史。以其獨特的理論體系,致力於用憲制演化的角度研究歷史,並投入民族發明的推廣。他在大眾史學及網路場域擁有巨大影響力,其學說被支持者稱為「阿姨學」。現為旅居美國的自由作家。著有「近代史的墮落」系列作(《晚清北洋卷》、《國共卷》、《民國文人卷》),此系列透過近代東亞地區重要歷史人物之生平,闡述東亞文明的歷史特性;《經與史》、《遠東的線索》為重新解釋內亞和東亞古代歷史關聯性、解釋中國近現代史格局與演變的經典作品;《文明更迭的源代碼》則是關於「阿姨學」的思想脈絡、及對世界各種文明和歷史的探討。

 

※本文摘取自《中東的裂痕:泛阿拉伯主義的流產和大英帝國的遺產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繽紛世界帶到你眼前!】

 

 

提供新聞訊息人物邀訪異業合作以及意見反映煩請email至國際中心公用信箱: intnews@upmedia.mg,我們會儘速處理,一定回覆

 

歡迎發樓「上報國際圈」臉書頻道   與  INSTAGRAM

 

現在上報國際新聞也可以用聽的,在Apple PODCASTGoogle PODCAST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