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要好好愛自己,因為有人愛著你」 陳玉勳在《消失的情人節》裡拍出可愛的孤獨

重點就在括號裡 2020年12月27日 16:01:00

《消失的情人節》裡,男女主角都對愛情有憧憬,但他們不知道怎麼去追逐愛情,以及表達愛意,不精明,甚至有點笨拙。(牽猴子提供)

今年金馬獎,陳玉勳導演憑著《消失的情人節》拿到最佳導演獎時,在上台的頒獎感言,提到此屆也憑《日子》入圍最佳導演獎的蔡明亮導演對他的影響:「我第一份工作就是當蔡明亮導演的場記,當時看他拍片,一記雷打中我」,而他當年跟蔡明亮的戲,拍的是後來與陳玉勳合作《熱帶魚》的文英阿姨、她所主演的台語喜劇《快樂車行》。

 

陳玉勳說,當時蔡明亮「拍得很自由很三八,我非常驚訝他的天馬行空創作能力」,與現在作為世界影壇「緩慢電影」(Slow Cinema)的代表導演,風格差異甚大。陳玉勳形容蔡明亮,是畢卡索,「基本功非常強,到後來才轉變成抽象派,阿亮導演也是,他的劇本跟導戲都很厲害,通俗劇對他來講是一點困難也沒有、也滿足不了他的」。通俗與抽象,蔡明亮與陳玉勳的風格,正好是兩種方式,特別是《消失的情人節》這部電影。

 

《消失的情人節》這部電影,以我的觀點,我覺得陳玉勳著墨最深也最動人的,其實不是愛情(而且那其中也有我覺得再一步就太痴漢的要素),而是「孤獨」──這恰好也是蔡明亮電影裡非常重要的元素(《愛情萬歲》片尾九分鐘,楊貴媚在大安森林公園的那個獨處、那場哭戲,現在看來仍是跨世代)。

 

「消失的人」及「消失的情節」,節奏一快一慢(各種意義上的),前者是郵局女主角楊曉淇在大都市裡遇到愛情的可愛奮鬥記,後者是公車司機男主角阿泰在都市與城鄉海邊的美好暗戀記。,他們的職業極其平凡,個性很單純,很可愛,但什麼都快一步的女主角,以及什麼都慢一拍的男主角,他們是普通社會裡,有著自我特質的「獨特」的平凡人,而他們的共通點是,都對愛情有著憧憬,但他們不知道怎麼去追逐愛情,以及表達愛意,不精明,甚至有點笨拙。

 

導演陳玉勳了解在茫茫人群中的自我孤獨感,他也懂得當人遇到愛情時那種心花怒放的可愛感,以及最後懂得了那份感情的感動。(牽猴子提供)

 

這就是我喜歡《消失的情人節》的原因,因為陳玉勳用簡單不難懂的敘述方式,拍出了可愛的孤獨。但陳玉勳熟捻通俗,他了解在茫茫人群中的自我孤獨感,但他也懂得當人遇到愛情時那種心花怒放的可愛感,以及最後懂得了那份感情的感動,這都是陳玉勳通俗的功力。

 

而這種純粹,其實是會感染觀眾的,不只是看到男女主角終於修成正果這麼簡單,更是一種所有感情都恰到好處的滿足感,我想,那就是最動人的部份。

 

幾個月前在電影院看《消失的情人節》時,看到阿泰開著公車載著所有人去「秘密基地」時,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到陳玉勳二十年前替五月天拍過的一首MV──《心中無別人》。那支MV,有公車,有魔幻,有「平凡的世間」,有「神秘的力量」,我想這個大叔,很早很早就已經有這樣足以感染他人的溫柔了吧,他很懂這種溫柔,而他確實用通俗的方式,也拍出了這部《消失的情人節》這樣子的,可愛的孤獨。

 

是你給阮一個夢 未記人生的苦澀 

真正想要對你講 甘擱有別項

是你放阮一個人 走過風雨的思念 

真正想要對你講 心中無別人

 

※重點就在括號裡:經營FB粉絲頁【重點就在括號裡】,擅長對著影劇碎碎唸(有時還有音樂)。座右銘為村上春樹的「只要十個人中有一個人成為常客,生意就能做起來」。本文摘自自作者粉專,經授權轉載。

 

 


流行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