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池肉林」就是出自於她!中國歷史上第一位紅顏禍水 — 妹喜

魏鑒勛張國慶蔣瑋 2021年01月05日 07:00:00

妹喜(取自騰訊視頻)

夏朝,是中國奴隸社會第一個王朝,它曾經雄踞天下。但到了夏朝末期,由於奴隸主階級的腐敗,加重了對勞動人民的剝削,階級矛盾不斷激化,正如《史記.夏本紀》所言:當時的統治者「內作色荒,外作禽荒」,「好方鬼神,事淫亂,夏后氏德衰,諸侯叛之」。

 

夏王朝由盛至衰,最終走向了滅亡。不能否認,夏朝的滅亡具有各方面的原因,而夏朝最後一代國王—夏桀的荒淫無道,是加速這一滅亡的重要原因。

 

夏桀的淫慾暴虐生活中,有一個人物,發揮了推波助瀾作用,她就是妹喜。妹喜是得到夏桀萬分寵幸的王后,她以投其所好博得夏桀的歡心,又以百般迎合保住寵位,她與夏桀如痴如狂,縱慾無度,終於成為中國歷史上第一個亡國之后

 

當年,夏桀是個異常驍勇善戰的強者,他率兵四處征討,所向披靡,聲威遠颺。

 

一次,夏桀率兵征討有施氏,這是一個貧弱的小國,不堪夏桀一擊。為防滅頂之災,有施氏想出一計。他早已聽說夏部落的桀非常好色,所到之處擄美女無數。為了討好夏桀,他決定將全國最美的女子獻給夏桀。夏桀一聽如此,果然大喜,端坐著等待那美女出來晉見。

 

不一會兒,臣下領出一女子,款款而至,夏桀細看這女子,眼如秋水,面若桃花,楊柳細腰,顧盼生輝,真是萬種風情,看得夏桀眼都直了,隨之是令其伴隨左右,形影不離。

 

妹喜不僅絕色美豔,而且能言善語,妖冶嫵媚,令夏桀神魂顛倒,視之如掌上明珠,不僅專寵妹喜,而且還將她尊為王后。自從得到了妹喜,夏桀的全部心思幾乎都花在了她的身上,妹喜也由於得到君王的寵幸,而越來越放縱,慾壑難填。

 

一天,夏桀見妹喜悶悶不樂,皺著眉坐在那裡若有所思,趕緊湊過去問她:「何事讓王后這樣悶悶不樂?」妹喜沒有做聲,把臉扭向一邊。夏桀急得拉住妹喜的手:「王后心裡有事,何必放在心裡,但說無妨,我一定照辦即是。」

 

妹喜這才撅著小嘴,嬌聲說道:「君王貴為一國之主,竟然住這樣的宮殿……。」話未說完,夏桀早已明白其意,忙說:「王后不必多言,我自知該如何去做!」

 

夏桀立即下令打開國庫,傾其所有,建造一座新的宮殿,宮亭台榭,極盡奢華。為了這一浩繁的工程,無數民工前後出了七年苦役。刮盡了民脂民膏,最終建成了一座幾乎是用百姓的血汗堆砌而成的宮殿。

 

《竹書紀年》中有這樣的記載,說「築傾宮,飾瑤台,作瓊室,立玉門」,以此來形容這座宮殿華麗無比。之所以叫傾宮,是因為它太高,從地面仰起頭往上看,似有要傾倒的感覺。殿前還修了一個玉石的高台,為的是讓妹喜站到上面遠眺,將遠近美景盡收眼底。夏桀為了滿足妹喜的願望,真是用心良苦。

 

妹喜受此厚愛,自然更加得意,她住進這座瓊瑤美玉的宮殿,過著極盡奢侈的生活。夏桀不惜耗費巨大的財力、人力、物力,只為討美人歡心,而他自己則以妹喜之樂為樂,在與妹喜的淫樂中,滿足自己的私慾,至於國家社稷、百姓疾苦,早已拋到九霄雲外。

 

在傾宮住了一段時間之後,妹喜又覺得膩煩了,夏桀百般哄勸,妹喜仍不開心。她是覺得該有的都有了,該玩的都玩了,實在是缺少新的樂趣,於是又呆坐不動了。

 

一天,一名宮女不小心將裙子刮破了,那「嘶—」的聲音,竟使妹喜露出笑容。幾天來見妹喜愁眉不展正無計可施的夏桀一下子又找到了新的辦法。

 

他下令讓人每天進獻一百匹帛,讓宮女輪番在妹喜面前一條一條地將帛撕碎,以那「嘶—嘶—」的聲音當做音樂,來取悅於妹喜。妹喜見夏桀在自己身上如此投入,不免心中歡喜,反過來又以百般的媚態去迷惑夏桀。

 

夏桀作為一代君王整日沉迷於聲色,滿心想的只有如何玩得開心,哪裡還有政績可言!而妹喜則更是風情萬種,玩樂有術,只顧讓夏桀圍在自己身邊。

 

她清楚,只要讓夏桀開心,就能保住寵位,只要保住寵位,自己就能得到一切,至於夏桀的治國大業,根本不放在她的心上。二人一唱一和,隨心所欲,想出了一個又一個殘酷而又下流的縱慾方式。

 

可以想像得出,傾宮是座何等美麗的宮殿,只可惜這種美麗儘管可以賞心悅目,但卻無法滿足夏桀與妹喜的貪婪,不久,他們就把這種美麗給破壞掉了。

 

徵集了大批民工和奴隸,在傾宮內要修築一個豪華的大池子。民工們從很遠的地方運來玉石,又一塊塊地砌起來,汗流浹背,終日苦幹。連朝臣們也不知夏桀修築這個大池子用意何在。

 

幾個月的時間過去了,民工們日以繼夜地苦幹,耗費了無數的財力,一座前所未有的漂亮大水池呈現在人們眼前,其豪華和美觀足以令人驚嘆。夏桀高興得手舞足蹈,他命令民工將大桶大桶的美酒抬到池邊,倒進池子

 

池子裡的酒一點點地增加,直到灌滿為止。在場的人個個目瞪口呆,難道夏桀修這麼大的池子,只是為了裝酒嗎?他們無論如何也想像不到,夏桀修的這個酒池,決非是為儲存之用。

 

此時妹喜款款而來,在池邊對夏桀指手畫腳地說了一番,夏桀連連點頭。於是夏桀又找來諸多能工巧匠,製造了一批五顏六色、精美絕倫的小船,一隻隻地放到池中。酒池中微波蕩漾,波光粼粼,酒香飄飄,數里之外都能聞到。

 

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歌女坐於船頭,彈琴賦歌,池邊是載歌載舞的青年男女,他們一邊歌舞,一邊飲著池中之酒玩鬧嬉戲,酒醉之後,醜態百出。夏桀、妹喜在宮娥綵女的伴從下,觀賞取樂,開懷暢飲。他們經常是通宵達旦,樂此不疲。

 

一天,夏桀又在觀賞歌舞遊戲,妹喜忽然對夏桀說:「大王整日觀看這些人舞來舞去,難道不乏味嗎?」夏桀說:「王后又有什麼新的招法,讓妳我玩得開心?」

 

妹喜說:「我倒有一想法,不知大王是否贊同?」夏桀說:「王后但說無妨。」妹喜湊到夏桀耳邊,如此這般地說了一番,夏桀的臉上漸露喜色,不等妹喜說完,二人便淫蕩地大笑起來。夏桀下令,按妹喜的意思辦理。

 

只見宮人一趟一趟地忙碌著,他們一筐筐地抬來煮熟的肉,掛在林中的樹上,肉被風吹得漸成肉乾。樹上掛著肉乾,遠遠望去,就像樹上結的果子。掛肉者按旨意,讓人站在樹下能一抬頭就咬到肉乾,就這樣,一片樹林就變成了肉林。

 

夏桀又下令,將一大群宮女全都召集到林中,命她們脫光衣服,集合待命。夏桀對宮女們交待了一番後,便與妹喜雙雙登上玉石砌成的高台,指揮這場遊戲。夏桀讓人在他面前放了一面大鼓,按照事先的約定,要求宮女們聽到鼓聲便做各種表演,不得有違。

 

一切就緒,夏桀與妹喜相視而笑,夏桀拿起鼓槌,「咚、咚……」發出號令,只見一絲不掛的宮女們發瘋般地奔跑起來。她們亂哄哄地跑到酒池邊上,把頭伸進池中去飲酒,凡是蹲、跪者一律受罰,其醜態可想而知了。

 

夏桀、妹喜見狀哈哈大笑。不等宮女們飲完酒喘口氣,夏桀的鼓槌又開始敲響,宮女們又一窩蜂地跑向肉林,要求每棵樹下一個人,仰起頭去咬掛著的肉。這種淫蕩的遊戲幾乎到了無恥的地步。

 

幾番折騰之後,宮女們早已個個汗流浹背、氣喘吁吁,但是鼓聲未停,她們還是要奔來跑去,做著那些不堪入目的姿勢和動作,供夏桀和妹喜觀賞。

 

妹喜淫慾無度,鬼主意一個接一個。她拉著夏桀,指著傾宮,嬌嗔地對他說:「既造了傾宮,何不再造一個夜宮,難道君王不想玩得更開心嗎?」夏桀未解其意,於是妹喜又為他做了一番解釋,夏桀一聽,拍案叫絕。他再一次召集了大批民工,在院子裡挖了起來。

 

這一次,夏桀是要按妹喜的意圖修建一座與傾宮同樣豪華的地下宮殿。當然這座宮殿要比傾宮花費的財力還要高。國庫力所不支,夏桀便下令四處搜刮,百姓們本來已經是衣不蔽體、食不果腹,但卻仍要擔負沉重的賦稅和徭役,夏桀這一國之君是何等地昏庸、暴虐。

 

又一座富麗堂皇的夜宮在百姓們的血汗中建造起來了。這座宮殿果然要比傾宮還華麗。宮中燈火輝煌,香煙裊裊,歌舞婆娑。夏桀、妹喜在此飲酒作樂,忘記了一切。

 

他們竟讓宮中的男男女女全都脫光衣服,雜處在一起看到他們的各種醜態,夏桀和妹喜覺得非常刺激於是他們下令指揮著這群瘋狂的男女做出各式各樣的姿態,好滿足自己的慾望

 

誠然,那個時期社會剛剛從原始氏族的胚胎中脫生出來,宮廷內外,男女雜亂,應該說有一定的歷史淵源。但是,作為一國之主,竟然帶領宮廷上下,一昧地淫亂取樂,實在是理所難容。

 

 

*本文摘自《沉睡的帝國:皇權的篡奪與后妃、外戚、宦官間的寵鬥​》,大旗出版社 出版。

【作者簡介】

 

魏鑒勛、張國慶、蔣瑋

 

主編:魏鑒勛

編著:王若、張晶、張志坤、張國慶、喻大華、蔣瑋、蔣重躍、楊英杰、趙東艷(依姓氏筆劃排列)

《沉睡的帝國》由多位歷史研究學者與遼寧人民出版社•人文史地編輯部共同編篡完成。

 

 

 

 

 

 

【上報徵稿】

 

美食、品酒、旅遊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吳文元 chloe_wu@upmedia.mg

                              張芳瑜 fang_yu@upmedia.mg

 

飲品、科技、通路、IP 相關、展覽、健康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林冠伶 ling_lin@upmedia.mg

 

追蹤 上報生活圈https://bit.ly/2LaxUzP

一起加入 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