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共產黨不是黨 它是要千秋萬世當皇帝

主筆室 2021年01月08日 07:02:00

共產黨這兩年來對香港的所作所為,不只是對「一國兩制」的破壞,更重要的是這個政權所展現的心性。(湯森路透)

香港政府史無前例地濫抓53名民主派人士之後,香港《蘋果日報》下了一個「選舉有罪」的標題。這標題相當驚悚,但嚴格來說並不精準;因為這53名被濫抓的民主派人士並沒有參加選舉,他們只是參加民主派的初選。而這場選舉最後也沒有發生,因為港府眼見苗頭不對,建制派可能會兵敗山倒,於是直接取消了原訂去年九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

 

精確地說,不是選舉有罪,而是「想選舉」有罪;而當初「大肆」報導選舉、舉行初選辯論的香港《蘋果日報》、《立場新聞》、《獨立傳媒》都被發出「交出文件令」,所以「報導選舉」也有罪;另外,負責初選操作的香港民意基金會也被搜查,所以「做民調」同樣有罪。那當初共有60萬香港民眾參與這場民主派初選該怎麼辦?香港中聯辦說,會把60萬港人與陰謀癱瘓政府的違法人員「區分開來」,因為他們只是受到「誤導」,這擺明是過去共產黨捉大放小、區隔敵人,懷柔與恐嚇交互運用的作法。只是,共產黨說話什麼時候算話?擴大打擊、動手逮人也不過轉念之間,所謂寒蟬效應的最高境界,也不過如此了。

 

荒謬至極的大逮捕再次見證了香港法治的急速崩壞,但其實更像一面照妖鏡,映照出各方妖孽。諸如,香港政府是以香港《國安法》第22條「顛覆國家政權罪」拘捕這53名港人,但沒有任何人會想到,僅僅是投入一場不涉政府更迭的有限選舉,如何能像法條說的:「嚴重干擾、阻撓、破壞中國中央或香港政府機關履行職能」。港府對香港人有多凶狠,其實就代表了共產黨對自己的處境有多焦慮,也代表一個這麼大的共產黨政權核心是有多脆弱,以致於必須不斷地訴諸暴力威嚇來維繫自己的統治與尊嚴。

 

大抓補的前幾天,台灣剛好有一場蔡英文政府是不是「民選獨裁」、民進黨執政是不是「新威權主義」的論辯。儘管各方說法言人人殊,莫衷一是,但其實只要看那些唾罵民進黨政府搞新威權主義的人,是否用同樣的標準來評論香港的事,就可以知道是有他們是有多擁護民主?是不是真正反對獨裁?而報導此事的香港《亞洲週刊》其實也不用忙著跟台灣的媒體打筆仗,如果它能針對港府這種令人髮指的大抓捕提出批判,誰會說它是「紅媒」與「中共大外宣」。

 

對於香港的再次淪落,國民黨昨天也發出了一篇「不樂見破壞香港民主發展」的674字新聞稿,在這篇標題就出錯的聲明裡(香港從沒有民主,香港曾有法治),國民黨努力地表達它「反對」港府大抓捕的立場,呼籲共產黨「要得到人心,才能長治久安」、「港版國安法的使用應該要極為審慎」、「(否則)傷害的不只是香港的民主自由,也會波及兩岸關係。」言詞懇切,循循善誘,但事實上對於香港問題的本質,以及港區《國安法》的惡性幾乎毫無認識。

 

共產黨這兩年來對香港的所作所為,不只是對「一國兩制」的破壞,更重要的是展現了這個政權的心性。對共產黨而言,香港與台灣都是「本來就屬於它的地方」,只是種種歷史因素「流落在外」,終究得回到中國這個「大家庭」。因為歷史的進程,共產黨勉強短暫地同意一國兩制,口惠地允許你擁有言論自由與有限選舉,但是當一國兩制回過頭影響它的統治,衝擊這個政權,它會毫不猶豫終結它。這是鄭永年口中一個「有組織的皇權政黨」,中國共產黨其實是統治全中國的皇帝。

 

既是皇帝,共產黨只能千秋萬世,不可能讓你有和平演變它的機會,也不可能承認你與它有對等談判的地位。在共產黨眼中,台港始終是個待收復的「叛亂團體」,香港不幸因為地緣及政治因素成為它的籠中鳥,而台灣孤懸海外,又有美國撐腰,比較棘手罷了!

 

這是香港人用生命與自由在過去兩年演給台灣人看的事,很多台灣人因此醒了,努力地走自己的路,不再對對岸那個政權存有幻想,想盡辦法擴大結盟、強化國防、保衞自己;但渾渾噩噩的國民黨顯然還沒醒,也可能根本也沒打算醒。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