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擊國會:失控的極端川粉

二大爺 2021年01月08日 00:03:00

極端川粉有過之而無不及,衝擊國會這一極為惡劣的行動,不僅把自己和「安提法」等組織等同起來,嚴重踐踏了美國憲政,也同時令川普最後的政治生涯蒙恥。(湯森路透)

1月6日美國國會在選舉人票認證過程中,大批昨日起就在華盛頓示威的川粉突然衝擊國會,部分極端者甚至衝入國會現場,導致會議中斷。包括主持會議的副總統彭斯等國會議員悉數撤離。

 

截至我寫這篇文章,雖然抗議活動仍未結束,但衝入國會的抗議者已經被悉數逮捕。在民主黨已經確定控制了參眾兩院情況下,部分極為憤怒的國會議員傳出已準備起草彈劾草案,準備再次彈劾川普。我們都記得在關於黑人的BLM活動高潮時期,很多諸如「安提法」之類的左派暴力組織就曾經在華盛頓大肆打砸搶,川普還曾經對此高喊「法律和秩序」。

 

而今,極端川粉有過之而無不及,衝擊國會這一極為惡劣的行動,不僅把自己和「安提法」等組織等同起來,嚴重踐踏了美國憲政,也同時令川普最後的政治生涯蒙恥,不誇張的說,川普正在陷入眾叛親離的政治危局。原本準備挑戰選舉人認證結果的共和黨議員也已經改口。

 

這次美國大選的危機已經曠日持久,因為疫情郵寄選票導致的弊選質疑未曾間斷。不管對拜登和民主黨有多少的不滿,整個選舉的流程已在憲政流程下走完,各級法院也相繼對選舉結果落錘。對結果的質疑,不能超越美國現有的憲政體制,否則,就跟那些動不動鼓吹「造反有理」的團體沒有區別了。

 

對於此次大選的弊端,甚至「影子政府」存在的現實,當然需要正視和追究,可以繼續在法律框架內尋求彌補,也可以在將部分解決方法通過制定新法案的方式在未來的選舉中加以實施——美國的憲政從誕生開始就不是完美無缺的,是在不斷改進的。但這個改進,是需要時間和程式的。美國能有今天,正是在卓有成效的憲政體制下不斷改進的結果,而不是動不動就推倒重來的革命。民主黨有種種不堪——但他們目前為止還在既定的憲政框架內的活動,這個框架兩百多年來並非潔白無瑕,但卻是行之有效。如果隨意推翻規則,禍害的最終是所有的人。

 

作為副總統、參議院議長,主持選舉人票認證是他最後的義務,這個過程彭斯其實發揮不了作用。(湯森路透)

 

2000年的高爾人氣比當選的布希旺,2016年的希拉蕊人氣也比川普旺,但他們最終還是在既有的規則下認輸了。這其實對整個國家而言,是好事。

 

退而言之,如果今後所有的大選候選人在失敗後都死不認輸,鼓動挑戰,那是什麼情況?整個憲政框架必然面臨崩潰,就像歷史上那些軍事獨裁一樣,最終誰有槍桿子誰說話。

 

我們都知道在北洋政府時代也經常出現選舉舞弊——最著名的那次就是1923年最後一次大總統選舉,曹錕用五千大洋一票的代價,買通多位國會議員,最終當選。導致孫中山以此為契機在廣州成立非常國會,南北分裂,最終國民黨1927年興師北伐,讓武力說話。

 

北洋政府有很多不堪,但是今天我們回頭,它始終是在行憲框架中,它治下的中國在聯省自治下是典型的小政府大社會模式,無論是經濟、政治、外交還是文化都取得了飛速的發展。假以時日,是可以克服弊端更進一步的。歷史沒有如果,但對比之下可以肯定的說,北洋時代比南京政權好很多。國民黨用暴力推翻了北洋政府,但其實也給自己後來的被推翻埋下了伏筆——你能用暴力,別人也可以。

 

民主憲政制度絕對不是完美的制度,但是它已經是最不壞的制度,如果在這樣的制度下依然要堅持暴力,那對所有參與者而言,只能有一個結果。生於暴力亡於暴力。

 

川普至今死不認輸,這其實並不是好事。從現實的角度,以他強大的影響力,在2024年完全還可以捲土重來,甚至培養已經具備相當號召力的伊旺卡東山再起。但是無視憲政框架和法律程式,一味的強行挑戰,特別是粉絲衝擊國會這種事件,不僅會完全堵死他今後的政治道路,還會造成長久的追訴禍患,危機整個團隊和家族。

 

在將近一個多月的時間中,讓人非常遺憾的是,我覺得相當一部分川粉也在川普的影響下,逐步極端化,根本聽不見任何意見。特別是部分中文網路媒體的推波助瀾,讓非理性的聲音成了主流。雖然選舉確實有太多太多可疑的地方,但能夠釋疑的,是美國選舉機構和司法機構。極端川粉無視美國選舉程式和現實,入戲太深,從蛛絲馬跡中臆想翻盤的可能,繼而鼓吹軍事管制、暴力革命等論調,這是比民主黨作弊還要危險的做法。

 

我十分欣賞川普,也充分肯定他當政為世界帶來的變化。但是我們要知道世界從古至今都不是為一人而存在的。我不認為沒有川普,美國就會窮途末路,把川普能否連任過分誇大,甚至上升到「世界的正邪對決」這種高度,不僅讓川普不能勝任這種黃袍加身的沉重,同時也是貶低所有為推動世界進步作出努力的人們。

 

川普至今死不認輸,這其實並不是好事。從現實的角度,以他強大的影響力,在2024年完全還可以捲土重來。(湯森路透)

 

很多川粉甚至罵彭斯是「叛徒」,這實在是錯怪他了。作為副總統、參議院議長,主持選舉人票認證是他最後的義務,這個過程他其實發揮不了作用。很多人把川普的翻盤寄望於此完全是一廂情願。他拒絕川普的要求,也是職責所在——他畢竟是美國副總統,不是誰家的副總統。昨天還在誇彭斯是堅定戰友,今天就罵他是叛徒,這是把自己的臆想強加給他罷了。

 

選舉是州權範疇,結果只能由各州認證。川普在各州訴訟失敗、認證結束之後,又被高院駁回,這在法律上已經無法翻盤,但是總有川粉不願意接受這個現實。這在某種程度上已經類似於娛樂圈的追星心態——喜歡就是喜歡,不管發生什麼都喜歡。把頭埋在沙漠中,不利的消息一概不聽。

 

每一個關心政治的人,其實都是有價值追求的人。正是如此,我覺得才應該和青少年那種盲目的追星有所區別。你愛的是一個民主政客而不是一個帝國皇帝。如果你不相信美國的憲政體制,那相信川普也恐怕沒用;如果你洞悉醒來的人民不會睡去,那自然也該對未來有所期待。粉而有節,粉而有度,這才是政治觀察者應有的立場。不要口頭反對黑暗的同時,又在臆想中去構建一個更加黑暗的世界。要根據現實去想像,而不是根據想像編現實。

 

我衷心希望川普在他執政的末尾,能留下一份體面的政治遺產讓後人去延續,在目前這種危險的氛圍中,對他和他「讓美國再次偉大」的理想而言,都不是好事。我更希望經常看我文章的讀者,能夠理性思考此次美國大選的得失,相信生活還是會繼續,明天還是會更好。

 

※本文經授權刊出,摘自作者臉書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