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與世衛簽賣台MOU 維基解密電文曝AIT曾對我承諾「不公開」

仇佩芬 2021年01月08日 17:31:00

中國與世衛組織於2005年密約,擅自將我稱謂改為「Taiwan, China」,當時時任AIT處長包道格強調,MOU文字不會對外公開,也希望台灣對外保密。(資料照片/鄭宇騏攝)

監察委員著手調查2005年中國與世衛組織(WHO)密約,當年外交折衝過程再次引起關注。根據維基解密釋出的外交電報文件,2005年我方在中國與WHO簽署秘密MOU前夕獲知消息,外交部立即表達強烈反對「Taiwan, China(中國台灣)」稱謂;當時美國在台協會(AIT)向外交部表示,雖然對我方抗議表示理解,但美國已與台灣外交部門充分溝通,並「做出重大努力」進行幹旋。AIT向我方強調,MOU文字不會對外公開,也希望台灣對外保密。

 

美國政府一向表示願意支持並協助台灣參與非政治性國際組織,然而根據維基解密曾經曝光的外交電報文件,在WHO與中國聯手扭曲台灣定位的過程中,10多年前AIT也曾要求台灣默認國際打壓。

 

在2005年中國與WHO簽署涉台權益MOU前後,數則由時任AIT台北處長包道格(Douglas H. Paal)及副處長葛天豪(David J. Keegan)發回華府的電報,記載了當時AIT與我國外交部官員針對上述MOU的交涉。

 

左為時任AIT台北副處長葛天豪(David J. Keegan)。(翻攝自總統府官網)

 

 

AIT曾向我方保證 不會公開MOU用語

 

其中一則於2005年5月13日發出的電報指出,當時我國外交部獲知中國與WHO秘書處即將在台灣未參與的情況下簽訂密約時,北美司長秦日新將抗議新聞稿發給AIT,抗議中共片面決定台灣參與WHO的定位。抗議聲明中提到,台灣堅決反對使用中國和WHO即將簽署的MOU中決定台灣應使用「Taiwan, China(中國台灣)」稱謂參與,並反對WHO將對台互動一一向中國駐日內瓦代表團回報。

 

包道格在電報中指出,葛天豪稍後與秦日新通電話時向他表示,MOU以及WHO同意向中國通報與台互動,都包含在美國為了台灣能夠參與《國際衛生條例》(IHR)製訂出的四部分方案之中,美國為此付出重大努力,並且與台灣對口部門充分協商。電報中並未明確指出「對口部門」官員是哪些人。

 

葛天豪向秦日新指出,MOU的用語不會出現在公開文件中,但就算台灣反對,隸屬聯合國體系的WHO與聯合國成員以「聯合國用語」指涉台灣,「也不令人意外」。

 

包道格在電報中指出,台灣堅決反對使用中國和WHO即將簽署的MOU中決定台灣應使用「Taiwan, China(中國台灣)」稱謂參與。(取自WikiLeaks)

 

 

台灣可參加IHR 代價是接受「中國台灣」稱謂

 

當年WHO修訂並擴大了IHR架構,台灣雖然從前一年起便積極爭取參與,並說服友邦為我提出修正案,但未獲任何突破;台灣政府不僅沒有獲得任何文件副本,而最終受託提案修正內文的尼加拉瓜也未正式提案。

 

而在涉台MOU簽署後的5月16日,包道格發回電報向華府說明,要求我國外交部與國安會不得將MOU內容公開的過程。電報指出,葛天豪在14日向時任國安會秘書長邱義仁和北美司長秦日新表示,美方關切媒體報導稱台灣已獲得秘密MOU副本並有意公開;葛天豪向邱義仁等人表示,該項MOU是讓台灣得以參與IHR架構的一部分,美國為此進行了長達數月的斡旋,希望台灣不要針對「Taiwan, China(中國台灣)」提出反對,以免破壞了提升與WHO互動層級的機會。

 

根據包道格在電報中的記錄,邱義仁等人表示「理解(understood)」美方的關切,台灣對美國的斡旋也表示感謝;但秦日新特別強調,外交部相當在意外界指責台灣必須犧牲尊嚴才能提升參與層級,因此外交部很難接受「Taiwan, China」稱謂。然而葛天豪回應,WHO不會將此MOU對外公開,「不公開也對台灣有利」,因此希望台灣不要過度在意稱謂問題而阻礙了參與WHO的進程。

 

電報內文揭露,葛天豪一度向我官員表示,希望台灣不要針對「Taiwan, China(中國台灣)」提出反對。(取自WikiLeaks)

 

電報同時指出,當時人在日內瓦爭取參與WHA的外交部次長高英茂致電葛天豪,強調台灣「根本拿不到MOU副本」,無意也無法將之公開。

 

包道格進一步回報,高英茂在電話中說,「我們厭惡(hate)『Taiwan, China』的名稱」,外交部同仁費盡心力想獲得WHO承諾要提供的草約卻落空,台灣計劃在WHA總務委員會發動「二對二辯論」為台灣爭取觀察員身分。包道格以「威脅(threat)」形容台灣代表團有意發動大會辯論及投票表決的策略,並證實葛天豪存電話中警告(cautioned)高英茂,美國反對台灣發動票決,而且除非票決結果有明顯進展,否則對台灣更為不利。

 

電報同時指出,當時人在日內瓦爭取參與WHA的外交部次長高英茂致電葛天豪,強調台灣「根本拿不到MOU副本」,無意也無法將之公開。(取自WikiLeaks)

 

 

美方摸頭 讓我錯失以台灣名義參與WHO契機

 

事實上,根據外交部的紀錄及相關人員回溯,包括2004年在內,台灣過去也曾在WHA成功使用「Taiwan(台灣)」稱謂出席,2004年也曾發動票決,顯然是國際社會可以普遍接受的作法。然而美國當年的表態對我國外交系統日後爭取參與WHA的策略形成制約,不願意在大會發動辯論和票決,傾向保守溫和的「遊說」作法。

 

當年的中國與WHO秘密MOU,以及IHR排除台灣的規定,就在美國要求台灣默認的政治現實下形成10多年來的慣例;其後台灣雖然曾在2009至2016年參與WHA,但是否以符合MOU政治限制為條件,卻更加引起外界質疑。

 

 

【延伸閱讀】
●被盧秀燕「美豬」突襲 AIT罕見撂重話:政治人物散播不實消息是無益的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