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管男生還是女生,難受的時候都一樣難受」 新垣結衣在《月薪嬌妻》特別篇包容的溫柔

重點就在括號裡 2021年01月10日 10:56:00

新垣結衣在《月薪嬌妻》特別篇飾演新手媽媽。(圖:friDay影音提供)

算算時間,當時紅遍日本台灣的《月薪嬌妻》,竟然也已經是四年前的日劇了。

 

四年有多長?當年的小學生可以是邁向青春期的高中生了,大紅之後各奔東西的男女主角,男方晉升日本一線熱門男星(歌與演皆紅),而因為「嬌妻」身份正式成為日本國民老婆的女方,在與野木亞紀子合作完某部程度在講她內心一部份陰暗面的《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之後,曝光率反倒少了一些(但還是能看到她在電視上玩健身環),所以在慘淡的2020年中,《月薪嬌妻》劇組宣布開拍特別篇,讓當年的劇迷都振奮了。2021年開春,眾所期待的《月薪嬌妻》特別篇,所有因此劇大紅的演員及幕後,終於再度聚首。

 

但兩小時的特別篇播完,日本方面毀譽參半,為什麼?

 

四年前就置入不少家庭及職場議題的《月薪嬌妻》,四年後,從平成跨入令和的兩小時特別篇,野木亞紀子野心滿滿,隨著年輕男女的「契約婚姻」轉變成爸爸媽媽的「懷孕生育」,她想寫入更多時下的熱門議題。前一個半小時,置入日本近年來的熱門話題「選擇性夫婦別姓」、LGBT(他們討論要給孩子取什麼名字時,決定取一個男女通用的名字,因為他們考慮到小孩在成長過程也許會改變性別)、育嬰假議題(不只女性,包含日本現今也只有1%敢請育嬰假的職場男性們),而野木亞紀子切入最多最重要的,當然是特別篇最後半小時,日本的現在進行式「武漢肺炎疫情」。

 

《月薪嬌妻》四年前與四年後的播出,都引起很大的迴響。(上圖取自TBS官網,下圖friDay提供)

 

看《月薪嬌妻》特別篇,確實能看出野木亞紀子的企圖真的太滿。人生之苦的前三字「生」、「老」、「病」,被她安排在2019年的日本社會裡:生是實踐眾多鄉民心願的「新垣結衣是我老婆」的可愛寫實版:懷孕的諸多麻煩,讓可愛的結衣演出因為痛苦所以旁人看來很任性的孕婦心情(許多人批評結衣演孕婦演得不好,我沒有要替她辯解的意思,但我想結衣是把這段痛苦過程演成「可愛」了);老與病則是石田百合子飾演的「百合」的身體問題(癌症),以及因為小姑獨處的各種麻煩──以及承襲野木亞紀子前作《古瀧兄弟出租中》裡出現的女同性戀故事,她也想讓百合子飾演剛跟男友分手的百合「百合」。而「死」,不多說,當然就是因為疫情而慘淡無比的2020年。

 

很難說野木亞紀子塞入這些議題及人生面向,都處理得面面俱到(台灣批踢踢日劇版裡有一句貼切的形容:生硬的議題教育),也可以理解日本觀眾在新年期間看見這樣的議題教育故事感覺心煩的(「戲外就已經在隔離了還演什麼隔離戲」)。但是轉念一想,《月薪嬌妻》之美,其實就在於包容這些議題的那份「溫柔」──一如野木亞紀子寫進日本不像台灣那麼開明的「LBGT」時,是輕描淡寫也是理所當然的,而這樣的自然本身就是一股溫柔。

 

懷孕的女主角美栗,除了生理變化,心理痛苦也在無意間增長,而男主角平匡,除了要承擔因妻子懷孕的生活作息大改變(原本平分的家事,現在只能由他來做),還有家族裡默默丟給他,要他擔下「你要成為理想的父親!」那份男性價值觀壓力,直到最後,極少吐露心聲的溫柔理科男,終於也崩潰了。

 

《月薪嬌妻》之美,其實就在於包容不同議題的那份「溫柔」。(friDay提供)

 

溫柔的新垣結衣抱住他,告訴他:「你很難受吧,我有什麼難受的事都說了,平匡先生,你很難受的時候也請說出來,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難受的時候都一樣難受。」

 

我想,新垣結衣抱的不只是男主角,溫柔如她,其實也擁抱著現在因為各種事物而痛苦難受的人們,日本人,所有人。

 

美栗透過台詞說出了她想的難受,不擅表達自己情緒的平匡透過劇情讓觀眾看到他的難受,而野木亞紀子透過故事說出了她想說的難受,而因各種原因難以開口的人們,又要怎麼說出自己的難受呢?

 

人生在世,我們都辛苦了。

 

所以她給了全世界一個大大的擁抱。

 

※重點就在括號裡:經營FB粉絲頁【重點就在括號裡】,擅長對著影劇碎碎唸(有時還有音樂)。座右銘為村上春樹的「只要十個人中有一個人成為常客,生意就能做起來」。


流行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