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排我納匪」 台灣浴火重生-美駐聯合國大使來訪有感

黃澎孝 2021年01月10日 00:10:00

克拉夫特曾透過「全球合作暨訓練架構」視訊工作坊說:世界需要台灣充分參與聯合國體系,沒有台灣充分參與的聯合國是「欺騙世界」。(圖片取自Kelly Craft推特)

美國國務卿龐佩奧宣佈,美駐聯合國大使克拉夫特(Kelly Craft)將訪問台灣。

 

這則消息,看在半個世紀前,曾經擔任苗栗縣「抗議聯合國排我納匪大會」學生主席的我真是百感交集,熱淚盈眶。

 

現在的年輕朋友,應該很難想像,我們中華民國台灣曾經幾度瀕於亡國邊緣,民國60年12月25日聯合國大會通過了2758號決議讓「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了中華民國在聯合國擁有的中國代表權席位。

 

這就是當年我們稱之為「排我納匪案」,這個「決議案」意謂著我們被全世界最大、最重要的國際組織除名了。從此,台灣淪為國際社會的棄兒,世界上很多國家都冷眼旁觀地坐待中華民國步入消亡。

 

於是,一個接一個大小國家棄我而去,紛紛轉而與中共建交。更雪上加霜、落井下石的是他們都接受了北京的「一中原則」,都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換言之,當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都接受「台灣是中國的」,而「中華人民共和國」又是聯合國認證的「中國唯一合法代表」時,他們與北京簽訂「建交公報」實不啻也同時簽發了一份「中華民國死亡證明書」。

 

最後,連我們最主要的靠山美國也和我們斷絕了正式邦交,只留下一紙藕斷絲連的「離婚協議書」— 「台灣關係法」。

 

面對這幾番瀕於滅頂的驚濤駭浪,台灣再度陷入了甲午戰爭後「乙未割台」時當年「台灣民主國宣言」所稱:「今已無天可籲,無人肯援。」的孤涼悲壯氛圍中。

 

不甘坐以待斃的我們從此開展了台灣救亡圖存,浴火重生,猶如史詩般的偉大故事。

 

於是在外交上:我們開啟了「實質外交」「國民外交」。

 

在經濟上:我們開展了「十大建設」,台灣從此有了「中鋼」、「中船」,桃園機場、高速公路。我們甚至成為「亞洲四小龍」。

 

在科技上:我們開創了獨步全球的電子業,如今的「護國神山」台積電,就是奠基於那個「危亡之秋」。

 

在軍事上:我們展開了不對稱作戰的武器研發,如今傲視群雄的雄風飛彈,翱翔台海的「經國號戰機」都是從那個時候啟動的。

 

甚至於,為了「抗中保台」我們還著手研發了「不對稱作戰」的終極武器—核彈。

 

在醫衛上:我們發展出不假外求,傲視全球的公衛體系和全民健保!

 

在舉世滔滔的武漢病毒肆虐下,我們成為全球罕見的「一方淨土」,防疫成功的世界楷模。

 

在政治上:我們開啟了「本土化」「民主化」的改革,我們寧靜和平的完成了「總統直選」、「政黨輪替」實現了「主權在民」的崇高理想。

 

在被迫、被驅逐出聯合國半個世紀後,回首來時路,我們可以很驕傲地說中華民國台灣比起聯合國絕大多數的會員國,我們的人民過得更富裕、更健康、更幸福,中華民國真正展現出一個獨立自主「成功國家」的樣貌。

 

我們是國際社會最爭氣、最奮發有成的孤兒。

 

誠如:克拉夫特去年9月29日參加台灣、美國日本合辦的「全球合作暨訓練架構」(GCTF)視訊工作坊所說:世界需要台灣充分參與聯合國體系,沒有台灣充分參與的聯合國是「欺騙世界」。

 

至於,50年前那位在苗栗縣「抗議聯合國排我納匪大會」上慷慨陳辭的高中生,他在民國61年,選擇投考軍校,以最實際的行動,為台灣獻出一份年輕小百姓的赤子初心,並在歷經黨、政、軍、特各崗位,退休後迄今仍退而不休,始終如一地為「抗中保台」疾呼不已。(本文轉載自作者臉書

 

※作者為前國大代表,「印度風」企業集團創辦人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