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宋代賈南風」之稱的李皇后有多潑辣?不僅讓光宗不敢寵幸其他女人 還嚇出病來天天作惡夢

魏鑒勛張國慶蔣瑋 2021年01月12日 07:00:00

宋光宗的慈懿皇后,本名李鳳娘(取自維基百科)

西元一一二六年冬,北方金國的軍隊攻陷北宋都城汴京,徽、欽二帝被俘,北宋滅亡。次年五月,徽宗之子、康王趙構在南京應天府(今河南商丘南)即皇帝位,是為宋高宗,後來定都杭州,史稱南宋。

 

偏安一隅的南宋與金以淮河、秦嶺為界,成南北對峙局面。高宗趙構無嗣,收養趙昚(“慎”的異體字)為養子,即宋孝宗;趙昚的兒子名趙惇,即宋光宗。光宗的皇后名李鳳娘,貌美膚黑,性情凶悍刁蠻,有「宋代賈南風」之稱。

 

李鳳娘,宋代河南安陽人。其父李道,官至慶遠軍節度使。傳說,李鳳娘出生時,有數隻黑鳳鳥落在李道府宅前的大樹上,久久不肯離去。於是,李道便為女兒取名為鳳娘。鳳娘長大後,雖肌膚有些黑,卻美貌無雙遠近聞名。

 

南宋紹興三十二年(西元一一六二年),宋高宗趙構因年事已高,執政已力不從心,便禪位於已屆壯年的太子趙昚,自己當了太上皇,到德壽宮安享晚年去了。趙昚稱帝,是為宋孝宗。孝宗淳熙十四年(西元一一八七年),年已八十一歲的太上皇趙構病逝。孝宗趙昚便按禮制為亡父守孝服喪。

 

宋孝宗趙昚的「孝道」在宋代是出了名的。儘管他不是趙構的親生兒子(趙構無子,收養趙昚為子),但他卻視趙構如親父無二。到淳熙十六年(西元一一八九年),趙構已死去兩年,但孝宗仍在為養父服喪。

 

每日裡他都身著白衣布袍(孝服)處理朝政。有時,因國事繁忙,不得不一兩個月才去一次德壽宮為養父靈位上香叩頭。他感到這樣既難盡人子之孝道,又影響對朝政的處理。於是,他便產生了退位的想法。

 

一天,他對右丞相留正說:「天下之禮,莫如重家廟;天下之孝,莫如執父喪。朕若不退休,怎能每日親去德壽宮服喪?」沒過幾天,孝宗趙昚便降下詔旨,宣布傳帝位於太子趙惇,自己以「壽皇聖帝」的名義,住進了改名為重華宮的原德壽宮。

 

 

趙惇就是宋光宗,他是趙昚的第三子。趙昚原曾冊立長子趙愭為皇太子,不料趙愭命短,不久就死了。趙昚不喜歡次子趙愷而偏愛三子趙惇,便重立趙惇為太子。當時,太上皇趙構還健在,趙昚便與趙構一起,留心為太子選一位賢淑貌美的妃子,以便將來能入主中宮,做母儀天下的皇后。

 

一次,趙構的老朋友、善於看相的方士皇甫坦入宮,對太上皇趙構說:「臣曾見過慶遠軍節度使李道之女鳳娘,此女真是貴人之相,可為天下之母。」趙構一直對皇甫坦之言堅信不疑,聽了他的一番話,便立即命趙下詔聘李鳳娘入東宮,立為太子妃。

 

李鳳娘剛入東宮時,太上皇趙構和孝宗趙昚見她端莊秀美,不久又為太子趙惇生下兒子趙擴(後封為嘉王),非常滿意。太子趙惇也很寵愛李鳳娘,對她百依百順。

 

人的本性是很難長久隱藏和改變的。李鳳娘自生了兒子以後沒多久,便逐漸暴露出了其心胸狹窄、潑辣凶悍的本來面目。她經常在太上皇趙構與孝宗趙昚面前挑撥是非,製造矛盾。儘管太子趙惇對她十分寵愛,但她仍不滿足。

 

為此,太上皇趙構非常後悔,他私下對自己的夫人吳太后說:「此婦人乃將門之後,卻缺少女人的溫柔,不守本分,我當初真不該誤聽皇甫坦的一派胡言!」

 

孝宗皇帝趙昚對兒媳李鳳娘也很不滿,屢屢訓誡,要她恪守婦道,否則,便將她趕出東宮。李鳳娘當時表面上表示改過,可內心卻對孝宗十分憎恨。她要等待時機,加以報復。

 

 

孝宗禪位,光宗繼統,李鳳娘便由太子妃一躍而成了位主六宮的皇后。當了皇后,李鳳娘更加神氣起來。如果說在東宮當太子妃時尚有些顧忌與遮掩,那麼,現在地她便把刁蠻凶悍爭寵妒嫉的本性暴露無遺了。

 

儘管如此,光宗皇帝仍對她寵信有加,一往情深,事事順從,唯唯諾諾,最後,竟然到了既寵愛又畏懼的程度。李鳳娘便利用光宗對她的寵愛與畏懼,開始在朝中勾結太監,干預朝政,禍亂宮闈。

 

光宗皇帝在矛盾心理的支配下,不久便得了抑鬱症,終日不言不語,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退居重華宮的壽皇趙昚聽說兒子病了,心裡很著急,趕忙派小太監請來御醫,並按光宗的病狀開了一副處方,同時又派小太監隨御醫出宮將藥方中的藥製成藥丸,準備在光宗來重華宮請安時,送給他服用。

 

但壽皇趙昚一連等了幾天,也未見光宗到來。這時,卻有李鳳娘的心腹太監將壽皇為光宗合藥的事告訴給了皇后李鳳娘。

 

李鳳娘心裡明白,要想在宮中為所欲為,就必須緊緊抱住皇帝這棵大樹,時時取得皇帝的寵愛與信任,在皇帝的支持和默許下,才能達到自己的目的。所以,她便利用光宗皇帝對自己的寵愛與畏懼心理,再施以各種狐媚邀寵之手段,就能把皇帝牢牢地攥在自己的手心裡。

 

又過了幾天,光宗雖沒服用壽皇為他配製的藥丸,但經過一段自我調養,病情卻慢慢地好轉了。這時,李鳳娘眼珠一轉,又想出一個鬼主意,她要慫恿光宗皇帝同意立她生的兒子趙擴為太子,使之成為名正言順的皇儲。

 

 

這一天,李鳳娘讓心腹太監特意到御膳房為光宗準備了一桌他平常最喜歡吃的美味佳餚,李鳳娘又特別請宮女為她梳妝打扮一番,使她更加嫵媚動人,她派人將光宗請到中宮,先使出種種狐媚手段,哄得光宗心神搖盪,情不自禁。

 

李鳳娘便趁此機會,挑撥光宗與壽皇的父子關係,她把壽皇前幾天合藥的事對光宗講了,隨後又進讒言道:「陛下千萬不可服用壽皇拿來的藥,萬一遭遇不測,豈不是貽誤宗廟社稷嗎?」接著,李鳳娘又陪光宗喝了幾杯酒,光宗已有些醉意。

 

李鳳娘接著說道:「陛下,擴兒已長大了,可今仍是嘉王,陛下何不早些冊立為太子,也好讓他助你治理朝政啊!」光宗聽了,當即表示同意。但他又說此事必須奏明壽皇同意才行。

 

李鳳娘聽了,不以為然地說:「有陛下的詔旨就行了,何必去驚動壽皇呢?」光宗說:「父在,子不得自專,何況立儲乃國家大事,豈有不讓壽皇知道之理?」李鳳娘大不高興,酒席也不歡而散。

 

李鳳娘見光宗堅持一定要徵得壽皇同意才肯立趙擴為太子,便決計找個機會,親自去說動壽皇。又過了幾天,在重華宮的壽皇趙昚聽說兒子的病好了,非常高興,就派內侍去召光宗,讓他到重華宮飲宴,敘敘父子之情。

 

內侍未找到光宗,卻遇見了李鳳娘。李鳳娘便哄騙內侍,說光宗又病了,正在床上休養。隨後,她便偷偷乘輦去了重華宮。

 

到了重華宮,見到壽皇,李鳳娘便對壽皇說:「今天皇上身體欠佳,特囑咐臣妾前來侍候壽皇。」壽皇聽了,還真的以為兒子病了。李鳳娘這天顯得特別孝順,非常關心地詢問了壽皇的身體和生活情況。她東拉西扯了一陣之後,才把話題轉向「正軌」。

 

她試探著對壽皇說:「皇上多病,依臣妾愚見,不如馬上立嘉王為太子。」壽皇聽了,搖搖頭說:「皇上登基才一年,便要冊立太子,太早了些。再說,擴兒還小,立儲應擇賢而定,過幾年再定也不晚。」

 

李鳳娘見壽皇不同意馬上立趙擴為太子,立即變了臉,又露出了她那刁蠻凶悍的本色來。她怒氣衝衝地對壽皇說:「古人有言,立嫡以長。妾係你家以禮所聘娶,嘉王又是妾所親生,為何不能立?」說著,一雙鳳眼盛氣凌人,故意瞟向壽皇身邊的太皇太后謝氏。

 

李鳳娘的這句話是故意說給謝氏聽的,她是想嘲笑壽皇與謝氏,因為光宗趙惇是郭皇后所生,並不是謝后所生。言外之意,趙擴當太子是名正言順的。壽皇趙昚對李鳳娘如此無禮,大為震怒,氣得臉色發白,半天說不出話來。過了好一會兒,才大聲叱責道:「妳敢諷刺我,太無禮了!」

 

李鳳娘並無半點懼色,怒氣衝衝地起身出了重華宮,乘輦回中宮去了。一路上,她對壽皇恨得咬碎了銀牙,心中暗暗盤算,一定得想辦法進一步挑撥光宗與壽皇之間的關係,利用懦弱聽話的光宗,整治壽皇,以出這口惡氣。

 

 

李鳳娘為了得到光宗皇帝的專寵,對其他所有受到光宗寵愛的後宮嬪妃都嫉妒得要死。她利用自己的刁蠻和凶悍及光宗對她的畏懼,便將光宗皇帝管得死死的,絕不允許他與其他嬪妃有來往。

 

早在光宗趙惇做太子時,在德壽宮有一女官黃氏,美貌溫柔,因當時太子趙惇僅有李鳳娘一位妃子,孝宗便把黃氏賜與他。光宗即位後,便將黃氏封為貴妃,但懾於皇后李鳳娘的淫威,光宗雖愛黃妃,但又不敢去黃妃宮中。

 

一天,光宗趁李鳳娘不在中宮,便偷偷溜到了黃貴妃宮中。當李鳳娘回到宮中,得知光宗去了黃貴妃處,便妒火中燒,立即氣沖沖地啟駕也去了黃貴妃寢宮。到了黃貴妃宮門外,李鳳娘並不讓內侍進去通報,便邁步直闖內室。

 

剛一進門,她看見光宗正與黃貴妃異常親熱地坐在一起飲酒談笑。李鳳娘杏眼圓睜,也不向光宗施禮,便大聲嚷道:「皇上龍體稍癒,應知節慾自重,何以跑到這裡來調情作樂?」

 

光宗看見李鳳娘,猶如老鼠見了貓,趕忙撇下黃貴妃,起身相迎。黃貴妃更是嚇得魂不附體,跪地行禮。李鳳娘冷冷地「哼」了一聲,正眼都不朝她看一下,就一屁股坐在了床榻上。光宗害怕鳳娘會大耍刁潑,連忙上前賠著笑臉,說著好話,然後挽起李鳳娘的衣袖,坐輦回皇后中宮了。

 

回到中宮,李鳳娘立即換了一副面孔。為攏住皇帝對自己專寵之心,她裝出十分關心愛護皇帝的樣子,淚珠漣漣,抽泣著說道:「臣妾並不是妒忌黃貴妃,真的是為陛下的龍體著想。陛下病體剛剛好轉,不宜縱慾過度,所以臣妾才冒昧勸諫。」光宗聽了,便信以為真,內心還十分感激皇后想的周到。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作為封建時代的皇帝,作為一個男人,光宗趙惇也並非不好色,他也想幸御更多的後宮佳麗,以滿足自己的淫慾。

 

一天傍晚,光宗在中宮安歇。臨睡前,有幾名宮人侍候他洗漱,其中有一位宮女端著銅盆及面巾之類的用品,站立在光宗身邊。光宗一抬頭,一眼就看見了那宮女的一雙又白又光潔的玉手,禁不住被撩起了一股慾火,他見李鳳娘不在,便一邊用自己的手撫摸著那宮女的手背,一邊自言自語道:「好一雙玉手!」

 

恰在這時,李鳳娘進門,看見了這一幕。那宮女嚇得趕忙抽回手,端起盆,低著頭退了出去,光宗也裝出了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第二天,光宗下早朝後正在御書房內讀書,突然進來一名小太監,說是皇后派他來給皇帝送點東西。光宗一看,是個精美的食盒,以為是皇后給他送來了什麼美味食品,便放下書,想打開食盒去品嚐一番。當盒蓋被揭開的一剎那,只嚇得光宗魂飛魄散,一下子坐到了地上,出了一身冷汗。

 

原來,那盒中裝的根本不是什麼果脯珍饈,而是一雙被砍斷的血肉模糊的女人之手,手指上還套著一枚指環。光宗認出這正是昨晚端水盆宮女的那雙玉手。李鳳娘為妒意及醋性所促使,竟殘忍地殺害了這名無辜的宮女,並砍下了她的雙手。從這天開始,光宗又開始寢食不安,常被惡夢所驚醒。

 

 

一不做,二不休。凶悍的皇后李鳳娘殺死了宮女仍感到不解氣,她還要把光宗寵愛的黃貴妃也置於死地,以斬斷光宗的別戀之情。這一天,光宗皇帝要離開皇宮到京郊去祭祀天地和宗廟。按祭禮規定,這幾天皇帝必須在離宮過夜。

 

光宗不在皇宮,李鳳娘認為這是她對黃貴妃下毒手的極好機會。於是,就在光宗離宮的當天晚上,她便以皇后的身分,命人將黃貴妃召至中宮。

 

她首先責罵黃貴妃是媚惑君主的狐妖,罪同謀逆,她要執行後宮家法,對黃貴妃進行管教和懲罰。於是,李鳳娘命令幾位太監,手執木棍,將黃貴妃杖責一百。一頓亂棍過後,可憐黃貴妃便被當場活活打死。

 

隨後,李鳳娘命人將黃貴妃的屍體拖出城外,草草掩埋。然後又派人到離宮向光宗報告,說黃貴妃突然得暴病身亡。

 

光宗聞報大驚,他怎麼也不相信黃貴妃死得如此之快,他剛剛離宮才一天,黃貴妃就離他而去,光宗心裡明白,一定是皇后李鳳娘妒嫉黃貴妃,乘他離宮之機而害死了她。儘管如此,光宗並不敢派人調查黃貴妃死因,只在心中暗暗思念她,悲憤無比,流下一行行傷心的淚水。

 

第二天天剛亮,光宗懷著悲痛的心情,去祭壇祭祀天地。突然,天空陰雲密布,狂風大作,雷鳴電閃,傾盆大雨從天而降,祭壇前的蠟燭全被雨淋滅,紙錢祭物被風捲走。光宗勉強冒雨祭完了天地,渾身已被雨水淋透,落湯雞似地趕回了皇宮。

 

光宗因黃貴妃暴亡,心情鬱悶,再加上被雨淋著了涼,剛一回到宮中,便病倒了。光宗這次病得可不輕,終日臥床,昏迷不醒,不吃也不喝,還直說夢話。有時醒來,也是目光呆滯,眼含淚花,長吁短嘆不止。

 

時間不長,光宗便被折磨得瘦骨嶙峋,變成了一副未老先衰的模樣。他老是做惡夢,經常夢見黃貴妃渾身是血地向他走來,他上前去拉貴妃的手,突然,貴妃的手卻變成了一雙血肉模糊的斷手,嚇得他大叫一聲,從惡夢中驚醒。

 

 

光宗的父親、壽皇趙昚已經很久沒有見到兒子了。他十分想念兒子。這天,他從一個小太監口中得知兒子又得了重病,正臥床昏迷。他一聽就急了,趕忙來到兒子的住處探視。

 

壽皇走近兒子的床榻前,輕輕掀起帷帳,光宗正在昏睡。壽皇只見兒子面容枯瘦蒼白,已被病魔弄得不成樣子了。壽皇一陣心酸,不禁滾下了幾顆淚珠。他不忍驚動兒子,便放下帷帳,坐在那兒靜靜地等候兒子醒來。

 

就在這時,皇后李鳳娘從外面走了進來,一見壽皇坐在那裡,略顯驚訝,不過馬上就鎮定下來,勉強上前施禮。壽皇一見李鳳娘,氣便不打一處來。他已得知兒子的病與這個不吉祥的黑鳳有直接關係。

 

於是,他生氣地責問道:「皇上有病,妳為何不在身邊侍候?去了哪裡?」李鳳娘不慌不忙地答道:「皇上病重,不能親理朝政,臣妾為趙宋江山社稷著想,不得不去批閱大臣們的奏章。」

 

壽皇對皇后李鳳娘經常干預朝政,胡作非為已早有耳聞。今日見她非但不加掩飾,反而理直氣壯地說了出來,不由得更加氣惱,大聲訓斥道:「后妃不得干政,這是自太祖以來定下的家法宮規,妳難道不曉得嗎?就是慈聖、宣仁(指仁宗曹皇后、英宗高皇后)兩朝,母后垂簾,也必與宰相商議後,才能決定。

 

妳自恃才高,一切大事獨斷專行,這是有違祖制的!妳明白嗎?」李鳳娘聽了,毫不在乎,反而強辭奪理地爭辯道:「臣妾豈敢違背祖制,所有朝政大事,都是由皇上做主後才決定的,不信,你去問皇上!」

 

他們的爭吵聲,早已驚醒了病床上的光宗皇帝。但光宗並未插話,仍緊閉著雙眼在裝睡。對李鳳娘的假話,光宗並不敢出來指正。由此可見光宗對李鳳娘的畏懼感有增無減。

 

壽皇見李鳳娘並不想認錯,就直截了當地說道:「妳也不必瞞我了,妳說實話,皇上的病是怎麼得的?又為何日日加重不見好轉?」壽皇的話,一下子戳到了李鳳娘的痛處,她雖無話可說,但卻放潑耍起蠻來,一邊大哭,一邊高聲叫喊:「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皇上也吃五穀雜糧,難道就不會生病嗎?他生病與我有何相干?你為什麼把責任都推到我身上?」

 

壽皇見李鳳娘蠻不講理,知道再說下去也無益,便嘆了口氣,瞧了瞧躺在帷帳內的兒子,傷心地一步三回頭地走了。

 

壽皇剛剛離去,李鳳娘感到氣還沒出夠,又連哭帶罵地鬧騰了一陣,才算完事。從此,她更加憎恨壽皇。她覺得壽皇是她左右光宗、擅權干政的嚴重障礙,必須想辦法剷除之。怎麼辦呢?思來想去,她感到唯一的辦法是繼續挑撥壽皇與光宗父子之間的關係,以達到讓兒子憎恨老子的目的,然後氣死壽皇。

 

此後,李鳳娘究竟使用了什麼手段離間光宗與壽皇之間的父子感情,史書並未記述,筆者也不敢妄加猜測。總之,自光宗這次大病初癒後,他就對老父親疏遠冷淡起來了。很長時間都不再去重華宮向父皇問安,甚至當壽皇生辰之日,他都不去祝賀了。

 

 

*本文摘自《沉睡的帝國:皇權的篡奪與后妃、外戚、宦官間的寵鬥​》,大旗出版社 出版。

【作者簡介】

 

魏鑒勛、張國慶、蔣瑋

 

主編:魏鑒勛

編著:王若、張晶、張志坤、張國慶、喻大華、蔣瑋、蔣重躍、楊英杰、趙東艷(依姓氏筆劃排列)

《沉睡的帝國》由多位歷史研究學者與遼寧人民出版社•人文史地編輯部共同編篡完成。

 

 

 

 

 

 

【上報徵稿】

 

美食、品酒、旅遊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吳文元 chloe_wu@upmedia.mg

                              張芳瑜 fang_yu@upmedia.mg

 

飲品、科技、通路、IP 相關、展覽、健康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林冠伶 ling_lin@upmedia.mg

 

追蹤 上報生活圈https://bit.ly/2LaxUzP

一起加入 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