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救經濟 拜登才有辦法和中國打「持久戰」

烏凌翔 2021年01月13日 07:00:00

只要拜登政府沒空對前朝發動的貿易戰再加碼,準備迎接建黨100年的習政權就能先喘一口氣。(湯森路透)

首先,2018年3月開打的所謂貿易戰,其核心其實就是科技優勢的爭奪,所以貿易戰與科技戰根本就是同一件事:霸權國對崛起國的「先發制人」之戰,以免老二追上來,老大只能退位,如同大英帝國的霸權地位被美國取代。

 

什麼追上來了呢?國力!如何衡量國力?有很多要素,譬如領導人素質,國民性格,都算是,但是這類質化要素很難評斷,也很難量化。譬如有人認為川普在選後只顧翻盤選舉結果,對疫情擺爛,造成美國染疫與死亡人數都成為世界第一,領導力極劣;但也有美國國內7,380萬選民、甚至遠在太平洋此岸的大量台灣川粉支持他,認為他是天縱英明的領袖人物。

 

所以,國關學者一般只看投入國防預算的金額,代表軍力,以及經濟數字,包括 GDP、進出口貿易、各行業就業或失業、收入等等,較客觀,也容易比較。尤其重視後者,因為有豐厚的經濟力,才能挹注國防預算。

 

此即日前英國智庫與日本研究單位,分別發佈中國名目GDP有可能提前到2028年即超越美國之看法,引起討論的原因,除了比原先預測的2035年大幅提前讓人意外之外,還隱含著世界霸主易位的國際格局重大變動之可能。

 

這裡有一點要特別提出,台灣近年來因為仇中、反中氛圍濃郁,媒體對於中國的國力評估,傾向用放大鏡看缺點,因此對於中國未來國力的評估,普遍「看衰」,所提出的各項證據,或許都是正確的,譬如中國P2P爆雷、上市公司財報造假、房地產泡沫、債券危約…都很嚴重,但是,國力的較勁,是相對的,換言之,台灣夾在美、中之間,固然因為美國沒有要消滅我們而覺得美國好像較「友善」,但是在評估美、中國力時,也不能只看到中國的缺失,而忽略了美國在這次疫情中,國力受到重創的事實。即,兩方的「消」與「長」都要觀察評估。

 

我們能看到的,外交老手的拜登與美國強大的智庫群,當然看得更清楚,所以,對中國的貿易戰也好、科技戰也好,都不會停止。總之,自強之外也要打壓對手,美國若毫無作為就是坐以待斃,等著被擠下超級強國的寶座,問題是如何作為?

 

即將上任的拜登只能先想辦法挽救美國經濟,別無它途。(湯森路透)

 

拜登已公開宣佈他上任後的首要工作目標有四:對抗疫情、經濟復甦、種族平等、氣候變化。仔細閱讀其內容,即使是關乎全人類的氣候,他的計劃與行動範圍,也全集中在美國國內人民,換言之,他沒準備先處理美國對外關係,不只中國,俄國、伊朗、朝鮮,都沒提。

 

對於疫情失控的美國來說,當然是百分百正確,疫情消滅不了,經濟不可能有起色,缺乏財力,繼續印鈔票,美國國力只能走下坡,全球氾濫的美元,還會拖累別國經濟;種族平等與氣候變化也都需要殷實的財力來推動。

 

對中共來說,如此一來,也許又是一個「歷史機遇期」?因為就算川普政府、美國商務部、與選後成為「自走砲」的龐佩奧領導的國務院,他們所有加諸在中國的懲罰性關稅、實體清單、各項行政制裁…通通都不取消,只要拜登政府沒空再加碼,先放著,準備迎接建黨100年的習政權,就能先喘一口氣。

 

以上推測的依據,是觀察貿易戰開打以來的中國的各項進出口貿易數字消長,證實川普打擊中國的手段,收效甚微;甚至,能提供就業機會的製造業不振,在美國,是一項結構性因素,與共和黨或民主黨執政並無關係,「鐵鏽帶」幾個州的失業率,從柯林頓、小布希、歐巴瑪、到川普,呈現長期頹勢

 

準此,拜登「安內先於攘外」的計劃,難度著實不小。

 

結論是:美、中的大國爭霸,是一場馬拉松,美、蘇冷戰期間,使用「圍堵」戰略對付蘇聯,雖是一種守勢策略,堅守到1991年,卻嚐到對手蘇聯解體的勝利果實。現在中國崛起,川普政府故技重施,從網路世界到半導體產業祭出「科技圍堵」,遊說各國禁用華為就是主要戰術之一,拜登政府若也想靜待中國崩潰,那就是一場「持久戰」。

 

「持久戰」一定是「消耗戰」,消耗什麼?國力!誰比較耐消耗、誰比較能持久呢?當然是「口袋較深」的國家,於是,又回到文首的經濟實力問題。即將上任的拜登只能想辦法挽救美國經濟,別無它途。這也是我們觀察的重點。

 

※作者為台大政治系博士候選人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