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特把川普看得比伊朗和中共更危險 

顏純鈎 2021年01月13日 00:00:00

推特並沒有對伊朗恐怖集團和中共的宣傳機構作出封號的懲罰,意味著在推特眼裡,川普比伊朗和中共更危險。(湯森路透)

推特宣佈對川普永久封號,此事使川普與社交媒體的戰爭達到最高烈度。永久?就是川普從此再也不能通過推特發表任何個人意見。

 

這件事唯一的好處是,證明美國還是一個民主國家,總統和平民在言論自由方面,基本上享受同等待遇。推特可以對任何一個平民永久封號,它也有權對總統永久封號。在獨裁國家如中共國,如果習近平也用社交媒體與國民溝通,你能想像習近平被永久封號嗎?那個社交媒體還想不想活了?

 

看看馬雲,只不過說了幾句唔(不)順氣的話,現在已經下落不明。

 

推特有權對用戶封號,問題是他們訂出來的標準是怎麼樣?誰來決定和衡量那些標準?整個程序是如何操作的?有沒有投訴機制?有沒有上訴機會?

 

按理說,川普雖是總統,但他不應享有特權,但如果因為他的總統身份而受針對,那也是不對的。推特根據自己的標準,認定川普某一則推文有違規定,把那則推文刪掉,那是無疑義的,當然,衡量的標準應該統一。

 

但是,推特因為川普可能發過一些不符規則的推文,擔心他會重施故技,乾脆把他永久封號,剝奪他的所有發表機會,這是有意針對川普的懲罰性措施,對川普是不公平的。

 

川普有權發表他的推文,推特有權刪除他們認為違規的推文,但推特無權隨便剝奪一個用戶的權利。除非推特證明川普以後的每一篇推文都會危害社會,都會造成即時的危險。而實際上,誰也無法證明這一點。

 

川普利用推特來與國民溝通,這是他的一大發明,值得各國領袖效倣。國家領袖從來都高高在上,莫測高深,但一個總統打理一個國家,他心裡在想什麼,與億萬國民息息相關。總統每日利用推文來表達自己的想法,又從平台上了解人民的想法,與國民保持密切聯繫,無論如何,都是一種「革命性」的改革,不但不應該禁止,還應該提倡。

 

川普發表自己的政治見解,或許正確或許錯誤,如同他不公開發表政見,但他簽署的政令,也一樣可能正確也可能錯誤。關鍵只在於,他公開發表的意見,有沒有惡果?有沒有煽動社會動亂?他的推文可能有個別的影響,但不可能所有的推文都發生負面影響,如果推特要防止總統言論挑動社會動亂,那他們能做的,只能針對具體的推文,而不能針對總統的發表權利。

 

就衝擊國會事件來看,川普固然不應該鼓動國民到國會山集會,因為稍有政治頭腦的人都會預感,幾十萬情緒激昂的民眾集中在那麼接近國會的地方,一旦情緒失控,極大可能發生不愉快事件,身為總統,應該一早估計到事情的嚴重性。更加不智的是,他又跑到集會現場去演講,火上澆油,如此造成暴力衝擊就幾乎不可避免了。

 

如果推特要刪文,那應該刪掉川普鼓動集會的推文,那就言之成理,但事情過去了,川普會不會因此被追究,有待法庭裁決,那已經不是推特的事了。現在推特對川普永久封號,明顯是懲罰性的措施。推特如此重手,幾乎把川普等同於恐怖分子了。

 

據說推特並沒有對伊朗恐怖集團和中共的宣傳機構作出封號的懲罰,意味著在推特眼裡,川普比伊朗和中共更危險,這顯然太過份了。

 

社交平台是新生事物,因為用戶太多,管理起來的確有很高難度。美國法律已豁免社交媒體的法律責任,一個社交媒體,也不應該扮演社會言論的審查機構,他沒有那麼多的人力,也不應該有那種至高無上的權力。

 

實際上,如在社交媒體上涉及譭謗等罪行,當事人可以走法律途徑去控告,此外,對於一些公開的言論,要相信普通國民都有分辩是非的能力。即使有人煽動,得逞於一時,也不可能長久控制人們的思想。只要言論場域內永遠保持自由的狀態,不同意見交鋒,每個人自有分數,不勞社交媒體為我們操心。

 

我認為,推特對川普永久封號,雖然體現了美國民主制度下總統與平民一視同仁的優越性,但此事做得太過,推特有權刪文,但無權對總統永久封號。

 

順便說一句,早前我有兩篇文章被臉書刪除,事後又恢復,經我向熟悉臉書的人打聽,據說可能因為五毛的集體投訴。或許臉書有規則,凡有大量投訴,就先刪了再說,刪了再經有關程序審核,不該刪的再恢復。如果是這樣,那可以理解,因為文章實在太多,他們只能通過預先設定的程序來篩選。(本文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專頁/原標題:川普與社交媒體的戰爭)

 

※作者1978年赴香港定居。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

關鍵字: 推特 川普 永久封號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