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蔣萬安式的轉型正義太廉價

陳嘉宏 2021年01月14日 07:01:00

蔣萬安提案是否為了台北市長選舉並不重要,就算他為了選舉做轉型正義,也未嘗不是件好事。(攝影:王侑聖)

國民黨立委蔣萬安提案,要政府返還當年戒嚴時期違法沒收的人民財產,引來不少為自己台北市長選舉鋪路的質疑。對此,蔣萬安說,他只是延續自己支持轉型正義的立場,三年前立法院三讀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時,也曾對民進黨團草案第6條投下贊成票,這是他一貫的主張。

 

《促轉條例》第6條的主旨在於,重新調查威權時期有違公平審判而遭不法侵害的司法案件,給予包括「回復名譽」、「返還財產」等等方式的賠償;嚴格來說,的確與蔣萬安新提案的主旨若合符節。不過,就如同馬英九從擔任台北市長期間就年年到二二八追思會鞠躬、道歉甚至懺悔,這種道歉認錯的作法,幾乎不用耗費政治成本,卻也無法深入轉型正義的肌理。

 

例如,昨天是蔣經國逝世33週年,馬英九又如慣例地跑到桃園大溪「謁陵」追思。他說,「經國先生」是一位公認的傑出領袖,勤政愛民,端正台灣政風……他生長在威權時代,但透過智慧與毅力,親手終結了威權時代,打下臺灣的民主基礎。

 

但事實是,早在1950年,蔣經國就是國防部總政治部主任,主導國民黨內的「政治行動委員會」,還兼任總統府機要室資料組主任,指揮一切黨政軍特務機構,他與他的父親蔣介石根本是一手建構的國府來台初期的特務威權系統,是當時壓迫箝制台灣人民自由人權的最大來源。蔣經國晚年宣布解嚴,固然讓台灣得以順利過渡民主轉型,但這原本就是該歸還給人民的自由與人權,如何稱得上「讓人永難忘懷的典範」。

 

所以,馬英九每年元月13日前往頭寮懷念追思蔣經國;每年二二八,他又在受難家屬前鞠躬道歉;接著4月5日,他又跑到蔣介石的陵寢前悼念流淚。對於若干二二八事件以及白色恐怖的受難家屬而言,馬英九紆尊降貴的關心固然令他們感念,但更多人不免懷疑:馬為何而道歉?他真的能同理家屬的心情,知道受難家屬的痛楚何在嗎?而明明已經有數千甚至上萬個被害者(家屬)了,為什麼一個加害者都沒有?

 

轉型正義當然不只道歉賠償,否則早在前總統李登輝於1995年以總統身份在二二八和平紀念碑落成典禮上,以國家元首身分代表政府致歉,並於同年經立法院制定通過《二二八事件處理及補償條例》時就解決了。轉型正義的最重要基礎在於「還原歷史真相」,在真相的基礎上,才能對當年政治壓迫者進行法律或道德上的追究,並賠償受難者。蔣萬安「只」贊成《促轉條例》第6條,看似較他的國民黨同僚開明,但其實與馬英九的作法如出一轍:在沒有真相,沒能釐清當年壓迫者責任之前,你在道歉什麼?又想賠償什麼?更遑論還公開膜拜當時戒嚴體制的最高領導人。

 

蔣萬安提案是否為了台北市長選舉並不重要,就算他為了選舉做轉型正義,也未嘗不是件好事。只是,如果蔣萬安真想超越這些選舉利害的考量,那他就要進一步回答:你對於促轉會此刻正執行的清除威權象徵、中正紀念堂轉型改制的想法是什麼?你對於國民黨與婦聯會不斷抗拒追討黨產案的認識何在?而當國民黨的核心支持者與馬英九迄今仍公開膜拜兩蔣「陵寢」時,你願意勸說他們放下執念嗎?如果蔣萬安能公開站出來捍衛轉型正義的核心精神,還有誰會認為他是在「搞選舉」?

 

當年西德總理魏茨澤克於二戰結束40年的演說,被視為德國面對轉型正義工程的經典,他說:「沒有一整個民族是有罪無罪的問題,有沒有罪,都是個人的問題。大家在靜默中或可反躬自問,究竟自己涉入納粹的罪刑有多深。」「歷史是無法超克的,因為過去無法被改變,但是閉眼不看過去,只會造成對當下現狀的盲目。」如何讓台灣人共同面對那段威權歷史,一直是轉型正義裡最困難的部分;沒有歷史感的道歉與賠償,實在太廉價了。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關鍵字: 蔣萬安 轉型正義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