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蝸籐專欄:必須彈劾川普的理由

黎蝸籐 2021年01月17日 00:02:00

美國國會山莊事件不但讓全美震驚,也讓世界譁然。(湯森路透)

美國衆議院在川普執政的最後時刻,通過對川普的第二次彈劾案。很多人不理解,爲什麽明明川普就要下臺了,民主黨還要「追殺川普」。以下是一些原因。

 

第一,攻擊國會山事件是真實的叛亂。

 

1月6日,當美國國會認證選舉人票之際,發生圍攻國會山事件(Capitol Siege)。美國總統川普的支持者在川普團隊的鼓勵下,先突破華盛頓國會山外的封鎖綫,再突破國會警察在國會大樓的防線,衝進國會大廳。主持會議的副總統彭斯緊急撤離,國會辯論中斷,議員們全部躲進地下室。警方在國會内發射催淚彈和子彈才控制住局面。華盛頓市長宣佈宵禁,首都進入爲期15天的緊急狀態。軍方出動國民警衛隊協助華盛頓警察,接壤的維珍尼亞和馬里蘭也派出州部隊協助。

 

在一開始的報導中,不少川粉在大樓内自拍,還有奇裝異服,仿佛是「人畜無害的嘉年華」。然而,隨著警方調查和更多視頻流出,加上多方描述的重新整合之後,事件遠比一開始看起來嚴重得多:

 

多個右翼群組在網上討論準備在當天對國會山發動衝擊,要「奪回美國」;在國會附近的共和黨全國總部大樓和民主黨全國總部大樓都發行爆炸品;民衆突破三四重防綫,從國會東西兩側圍攻,國會山前的廣場和樓梯都擠滿人,人群開始衝擊國會大門;衝擊期間,不少人以拐杖、旗杆等為武器,圍毆警察,有人奪走警察的盾牌當作武器,有人向警察噴射化學噴劑和使用電擊槍;死亡警察則被暴民用滅火筒攻擊頭部致死,另一名警察三次被電擊槍擊中而心臟病發;有川粉在國會外還竪起了絞刑架和吊繩;川粉打爛大門和窗戶的玻璃,用工具撞擊大門,與冲擠頂住大門的警察(有人在這階段踐踏而死);撞開國會大門後,川粉源源不斷進入大廳;有人大聲在國會内大喊「吊死彭斯」、「捉住佩羅西」;警方不得不在國會大樓大廳(The Rotunda)内釋放催淚彈,在兩院議事廳的議員都要戴防毒面具;彭斯和佩羅西等政府和國會領袖被迫從秘密通道疏散到附近的軍方堡壘;有人直闖二樓正在開會的衆議院和參議院議事廳,以致大部分議員們都無法從議事廳正門離開,只能一邊由警衛用家具層層堵住大門,一邊安排從緊急通道疏散到地下室,有議員報稱因此感染病毒(被擊斃的一名女川粉正是在硬闖通往衆議院議事廳的走廊時被警方射殺);在議員疏散後,有「川粉」携帶塑料手銬,衝進衆議院議事廳,企圖劫持議員;直到大批警察、國民警衛軍等增援,川粉暴徒才散去。

 

 

事件導致五人死亡(其中一個是警察),數十名警察受傷,上百人陸續被捕。事件發生後,很多川普在議會中的盟友都紛紛譴責,而且言辭相當激烈。原因是這些親歷事件的議員都切身地感受到生命的威脅。比如南卡共和黨參議員格林漢姆就直言「他們想殺了我們」。

 

由此可見,衝擊國會山事件,不是「和平示威」,不是「表達憤怒」,而是一場「叛亂」。

 

事件如此嚴重,不但華盛頓進入緊急狀態。兩萬美軍還進入首都佈防,整個核心地帶都被鐵絲網圍起來。FBI還警告就職禮當天全國各州都可能出現由右翼極端分子發起的動亂。

 

國會山莊事件事態嚴重,讓華盛頓進入緊急狀態。(湯森路透)

 

第二,川普真實地希望通過衝擊,改變大選結果。

 

在12月,各州陸續認證了選舉結果後,早就清晰的選舉結果已定。川普還在多達60多場法律訴訟中落敗,包括最高法院不受理川普陣型的訴訟或上訴,令川普希望「靠保守派大法官反敗爲勝」的願望破產。然而,川普還不心息,繼續希望推翻選舉結果。

 

川普不但繼續發起訴訟,不但繼續說「選舉舞弊」、「選舉被偷走了」,還把希望寄托在副總統彭斯在1月6日主持國會認證時,推翻選舉結果。他發動國會盟友挑戰七個州的選舉人票,不承認各州送上來的經過各州議會挑選出來的選舉人所投出的經州政府認證的合法選舉人票。希望彭斯和他們配合,把涉及的選舉人票作廢。

 

川普盟友參議員克魯兹不但用以前民主黨有人提出挑戰某些州選票的事例,為自己反對選舉結果正名,還提出的所謂效法1877年選舉爭議時的做法,組成「選舉委員會」(Electoral Commission)進行爲期10日的審計。這些説法都似是而非。

 

不錯,確有民主黨人在2000年、2004年都提出反對某些州的選舉結果,但其背景都是民主黨候選人(戈爾和克里)已認輸,他們的反對只是一種政治姿態或政治表達,而不是真的要推翻選舉結果。這正如以前有「不誠實候選人」不按州選舉結果投票一樣,正是知道不會影響結果才這麽做。而這次的情況卻是,川普至今不肯認輸,克魯兹真的要推翻民主選舉結果。

 

不錯,1877年確實有選舉舞弊的爭議,而需要組成「選舉委員會」(由五名參議員、五名衆議員、五名大法官組成)判定誰當選。但當時的情況是,在南方三州,不但有大量舞弊爭議,雙方差距還極小(最激烈的佛羅里達州只相差一百票左右)。而且州長選舉中誰是勝者也有爭議,這三州於是都出現了兩個州長,也出現兩套經「新州長認證」的選舉人票。(最後,在這三個州,民主黨州長都被確認勝利)。而這次,由始至終,各「爭議州」只有一套經州長認證的選票,結論清晰無比。

 

而且,正如在辯論中,共和黨參議員羅姆尼所言,州認證的結果有人不相信、法院的判決有人不相信、各州和聯邦司法機關的結論有人不相信,難道搞個「選舉委員會」他們就相信了嗎?

 

在國會認證前,川普不但錯誤地宣傳彭斯有「拒絕選票的權力」還不斷在公開場合向彭斯施加壓力,他一時說彭斯是好同志,他知道該怎麽辦,一時說彭斯太軟弱,人們要給他壓力不讓他當叛徒。

 

川普還繼續向州官員施壓,親自打電話給佐治亞州的州務卿(共和黨人),一時奉承、一時威脅、要求幫他「找出17780張選票」讓自己贏得選舉。電話錄音經披露,引發一片譁然。即便不說國會山衝擊事件,如此程度的濫權也足以令國會發起彈劾案。

 

因此,川普不斷指責「選舉舞弊」,不承認選舉結果,(此前)不答應和平地進行政權轉移,並不是為自己失敗找替罪羊,挽回「選舉不敗」的面子,也不是爲了聚集人氣,希望在以後捲土重來。他的所作所爲,已遠遠超出了這些,而是真正企圖在這次就改變選舉結果。

 

川普沒有聽從某些人所言「發動軍管」(這樣他會一下子死得很慘),但煽動群衆衝擊國會山,與國會議員盟友裏應外合,迫彭斯就範,就是其計劃。

 

第三,川普本人和其陣營真實地煽動了國會山暴力。

 

如前所述,整個國會山事件是經過長年纍月的「民主黨舞弊」的陰謀論發酵的產物。在選舉後兩個月,川普陣營堅持「選舉被偷走了」更直接地煽動支持者的情緒。川普多次呼籲支持者在1月5日和6日聚集華盛頓,「拯救美國」(Save America),「會有瘋狂的事發生」。正是在川普的直接呼籲下,川粉才從四處趕來,在各個親川普組織的組織下,聚集在華盛頓。1月5日已經有多個集會預熱。這樣才有,1月6日的在國家大草坪(The National Mall)發起「拯救美國大游行」("March To Save America")的集會。

 

在1月6日當天的「拯救美國大游行」的集會中,朱利安尼、川普的國會議員盟友、川普的大兒子乃至川普輪番上陣。朱利安尼鼓動群衆「通過戰鬥去審判」("trial by combat")。衆議員布魯克斯(Mo Brooks)說要「今天,愛國者要摘下他們的名字和踢他們的屁股」(Today is the day American patriots start taking down names and kicking ass.)。衆議員考托恩(David Madison Cawthorn)說,人們要進行一些戰鬥(This crowd has some fight)。川普大兒子說「我們要來抓你」(We’re coming for you.)

 

而川普自己,更在壓軸演説中,鼓動支持者「向國會前進」("walk down to the Capitol),「如果你不拼死戰鬥,那麽你就不再擁有這個國家」(if you don't fight like hell, you're not going to have a country anymore.),「軟弱不能奪回我們的國家,你必須展示力量,必須强悍」(you'll never take back our country with weakness. You have to show strength and you have to be strong.),呼籲支持者「加倍努力戰鬥,對付壞蛋」(fight much harder against bad guys)。還説,自己會和他們一道向國會進軍。

 

雖然在演講中,川普説過一次「和平地」,然而這和整篇演講中無處不在的「戰鬥」,以及整篇演講煽動起來的暴力情緒相比,顯然不值一提。

 

據報,有國會議員事前已帶「川粉」入國會熟悉地形。在「川粉」衝擊國會期間,川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還給共和黨參議員電話留言,要求他們拖延時間和推翻選舉結果(他打錯電話故錄音内容流出)。

 

在支持者衝擊國會山期間,川普在白宮飯廳看電視,在收到緊急請求動用隸屬軍隊的國民警衛軍協防國會山時,他不答應。最後,還是彭斯一錘定音,才授權國防部長調用軍隊。不斷有電話(包括國會的共和黨議員)打給川普,要求他立即發表講話平息支持者情緒,都被川普都不爲所動。

 

直到彭斯調用軍隊,譴責暴徒,拜登也發表電視講話呼籲川普采取行動結束動亂後,川普才不得不發出一段推特短片,呼籲支持者「和平回家」。但短片中沒有譴責暴力,還强調「選舉被偷走了」,贊揚支持者「我們愛你們,你們很特別」。

 

顯而易見,在整個過程中,川普不但「煽動叛亂」,還通過「不作爲」去讓叛亂加劇。這更足以構成彈劾的罪名。

 

川普的「不作爲」,讓國會騷亂加劇。(湯森路透)

 

第四,彈劾並非「政治游戲」。

 

基於以上種種,川普無可避免必須付出政治代價。政壇呼籲,要不啓用憲法修正案25條廢除,要不展開第二次彈劾。彭斯拒絕了用憲法25條,聲稱25條只用於因健康等原因總統不能視事的情況,不能開啓先例。這不無道理。但在信中,彭斯還指責佩羅西發起第二次彈劾「玩弄政治游戲」,這難以成立。

 

本來,川普早早就揚言,如果選輸了就是民主黨舞弊,不能承諾會和平轉移政權這類事已夠出格;在選舉後更不斷鼓吹沒有證據的「民主黨舞弊偷走大選」,至今堅持自己沒有輸,更是歷史上第一次;直接施壓地方選舉官員,企圖利用一切選舉機制的環節改變選舉結果,更已經涉嫌可彈劾的罪行;現在還直接煽動出國會山事件,實屬「是可忍熟不可忍」?

 

國會是美國民主的核心機構。美國憲法第一條,不寫總統、不寫法院,首先就寫國會。這證明的國會在美國憲法規定的三權分立中的頭等重要的位置。暴民衝擊國會山,在美國歷史上史無前例。暴力衝擊國會本身就等於直接挑戰美國憲法和美國民主,更何況此事發生在國會點票期間,更明顯有通過暴力推翻美國民主選舉結果的目的。

 

這不禁令人想起18世紀末,法國大革命中連串的暴民政治。激進的革命黨人正是用這類發動民衆直接衝擊國家權力機關的手法,進行一次激進過一次的「革命暴動」。美國國父們在設計美國的基礎制度時,最擔心的就是這種「暴民的民主」(這裏的民主的意思和現在一般所指的不一樣)。

 

美國從立國以來就堅持民主憲政的傳統。憲政的意思就是要遵守憲法:憲法說總統做四年,就是做四年;憲法說選舉贏了的人做總統,他就會是總統,大家願賭服輸,下次再來。

 

由此,美國民主選舉政治有兩個值得驕傲的傳統:第一,每四年都進行一次總統選舉,從未間斷;第二,每次政權交接都以和平的方式進行。

 

美國總統選舉歷史上有數次選舉出現爭議,但最終也都通過憲法安排的方式和平解決。

 

1824年,沒有人獲得過半數的選舉人票,根據憲法由衆議院決定。獲選舉人票最多的傑克遜在衆議院不受歡迎,昆西亞當斯成爲歷史上唯一由衆議院決定的總統。傑克遜當然非常生氣,但獲得民衆支持的傑克遜沒有發動民衆反抗。他在四年之後捲土重來,堂堂正正地贏得選舉。即便在1877年海斯和提爾頓選舉爭議的憲政危機時刻,也通過政治妥協而和平解決,雙方都沒有威脅使用武力或發動暴民。(南北戰爭的爆發儘管和總統選舉的結果有一定關係,但不是因爲南方不承認林肯被選上的結果。)

 

這次國會山叛亂事件,儘管規模不大,很快被控制,但性質極其惡劣。在性質上,事件幾乎可歸入「非和平轉移」的行列。美國險些墮入「香蕉共和國」的窘境。美國軍方還不得不打破傳統,罕有地以「參謀長聯席會議」的名義,由美軍總參謀長聯席會議正副主席和六大軍種領袖聯名發表聲明。聲明不但譴責暴力,更重要是表態捍衛憲法,支持拜登在1月20日成爲三軍最高統帥。而歷史上,軍方從未作出類似表態,因爲從來沒有這種需要。

 

國會山事件不但讓全美震驚,也讓世界譁然,西方民主國家一面倒地譴責國會山暴動的人群;而一些專制國家則一邊看熱鬧,一邊諷刺美國「虛僞的民主」。在必須肯定美國民主傳統的堅韌的同時,也不得不承認這個事件令美國民主蒙羞。

 

作爲直接責任者,川普必須承擔政治後果。衆議院通過彈劾案,令川普成爲歷史上首次被兩次彈劾的總統,在歷史上給他刻下無法洗刷的惡名,是「剛好而已」。如果參議院能在他卸任前通過,那麽他將成爲第一個被彈劾廢除的總統。即便在卸任前無法通過(因時間緊逼),那麽在卸任後也能在參議院繼續審訊,能通過最好,即便最後不能通過,也大概率可通過一些懲罰措施,諸如不能競選公職等,有實際的意義。

 

總之,彈劾不但有實際意義,更重要的是必須以此立下標杆,防止第二個川普的出現。

 

※作者為旅美學者

 

關鍵字: 川普 彈劾 國會 叛亂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