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風:反同基督徒的偽科學假見證

歐陽文風 2017年01月18日 00:00:00

偽學術造假的研究與結論,似乎已成反同運動者的特色。(攝影:陳品佑) 

如果對美國的宗教右派 (Religious Right) 與反同基督徒組織有所認識,我們不難發現台灣許多反同基督徒的言論與他們非常類似,不只論點相同,甚至是所引用的所謂「專家學者」 的論述與「研究」幾乎一樣。但真正的問題不是共用反同資料或台灣反同基督徒向美國反同基督徒取經,而是許多美國反同基督徒組織可謂惡名昭彰,不只口不擇言,甚至明目張膽扭曲亂用學者研究(這點護家盟學到十足),更甚的是,反同基督徒學者為了達致反同意圖,以學術為名但卻發表完全不合格的學術「研究」 報告與論文,為自己的反同目的背書,誤導社會。

 

這些學者不只被美國學界所批判或警告,甚至因為屢次犯規死不改過,而被踢出有關學界組織; 而台灣的反同基督徒竟然檢用這些垃圾文章與數據來反同,以為學術與權威!

 

台灣在亞洲,相對而言,擁有全方位與發展最蓬勃的同運與組織,而反同組織恐怕在亞洲也算比較有規模。結果不幸的是,亞洲不少華人基督徒社會,如香港、馬來西亞、新加坡,甚至中國大陸的反同基督徒也從台灣入口台灣反同基督徒再循環使用的美國反同資料以在當地反同。

 

這是不幸的事,因為發展中國家與社會總是從先進國入口過時的產品,甚至糟粕,但不幸中之大幸是美國宗教右派反同基督徒其實已經在美國大敗,他們努力了幾近半世紀,不但阻止不了同性戀者出櫃爭取權益,甚至還讓美國在2013年全面承認同性婚姻 ,雖然財勢雄厚,但還是敵不過文明,還是阻止不了歷史巨輪的前進,他們的主張與觀點已被美國社會唾棄。

 

連反同祖師爺都慘敗

 

如果連反同祖師爺都慘敗,何況是不入流的徒子徒孫?職是之故,反同基督徒可以厚顏無恥進口再循環美國右派已被美國學界證明錯誤百出的反同「論據」,我們同樣可以利用美國學界的反駁揭穿他們的策略與愚昧。

 

本文所要評論與批判的就是美國非常著名的反同組織 <以家為焦>  (Focus on the Family:以下簡稱FOCUS ),這組織在台灣活動了至少10年,在2013年正式成立台灣FOCUS 辦室,全名為<社團法人台灣FOCUS 愛家協會> 

 

吊詭的是,2013年正是美國最高法院在United States v. Windsor 一案中判強制婚姻只限異性戀的DOMA (維護婚姻法) 違憲的那一年,他們如今向外積極發展,是意料中事,就如前同志運動的EXODUS 組織上世紀70年代在美創辦,2013年宣佈關掉美國的辦公室,如今第三世界國的前同志運動卻生意不錯。 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國的FOCUS 網站首頁,你根本不知道他們是反同組織,在台灣的FOCUS 網站首頁,你甚至連他們是基督教組織也察覺不出來。

 

FOCUS 在1977年由心理學家James Dobson 所創。 FOCUS 可能是美國最具影響力的保守基督教組織,在推動美國保守文化上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在FOCUS 慶祝成立25週年紀 念時,Jack Graham 是當時美國南方浸信會的主席,同樣是著名的保守派的牧師,公開讚揚James Dobson,表示 James Dobson的教導和輔導,以及FOCUS的事工,影響了在美國整整一代的人 !  這可不是一般的誇讚。

 

偽學術的謊言

 

FOCUS 財勢雄厚,Jack Graham當時說James Dobson 的影響力可從三點看出來:  FOCUS擁有上千員工,每年的財政預算超過1億2千5百萬美元,其媒體事業包括電台的受眾全球據有7千萬人!而且James Dobson 的專欄文章每週在全國幾近500家報章轉載。

 

FOCUS 的出版事業一樣可觀,他們以青春少女為對像的雜誌Brio,據說擁有18萬訂戶,以青春少男為對像的雜誌Breakaway,有8萬訂戶,至於其 Focus on the Family 雜誌有2百萬訂戶!FOCUS 在美國的電台節目聽眾每星期可以高達2千5百萬人,但FOCUS 電台事工不只限於美國,在全球122個國家共計17種語言,每天擁有2億2千2百萬聽眾聽到 James Dobson 有關性與家庭的保守信息;當然,其中不乏偽學術的謊言!

 

至於James Dobson 對美國右派與共和黨政治的影響,亦不容小覷,Mel White 在其2006年出版的《Religion Gone Bad: The Hidden Dangers of the Christian Right》相當詳盡地論述這一點。

 

1994年5月16至18日,全美基督教原教旨主義或保守派的基督徒地領袖齊聚科羅拉多州的 Glen Eyrie 的會議中心商討基督教的反同策略,這是項閉門會議,後來有人在 塔夫茨大學(Tufts University)圖書館檔案室發現了有關會議的全程錄音。 這是研究美國基督教反同運動非常重要的文獻!

 

延伸閱讀:歐陽文風:同性戀不必矯正 需要改的是基督徒

 

Glen Eyrie 會議是美國保守基督徒或宗教右派最重要的反同會議,因為它從此奠定了美國反同基督徒的系統反同策略,正式向美國同運宣戰。 會議的召集人Will Perkins 甚至在會上坦言 「在美國沒有比這更重要的會議了」,他甚至說,「如果我們在這場戰爭中輸給同性戀與同性戀者,美國從此將沒有絕對的道德觀」,意味美國將徹底道德淪喪!

 

這項會議還有一個特點,即明星級的保守派領袖如James Dobson 或Jerry Falwell 或 Pat Robertson 都沒出席,他們只派其軍師來,因為他們的目的是要一改由上而下的運動策略, 讓美國所有地方性的宗教右派領袖發動草根性的反同運動,因為他們汲取過去經驗,了解由上而下的策略難免予人霸道形像,難以被美國人甚至地方性的保守派教會所接受,但這些軍師承諾這些地方性的草根反同運動將獲得所有保守派全國性領袖的全力支持與援助。我不得不說這是非常聰明的改變與策略。

 

當時代表James Dobson 與FOCUS 的軍師是John Eldredge ,他是FOCUS 公共政策部門研究組的主任,他是Glen Eyrie會議的第一位講員,他在會議第一個演講中開宗明義為反同運動訂下三個大方向:第一,運動的策略必須讓美國人知道為何異性戀對個人與社會是最好的; 第二,運動的策略必須證明同性戀不是不能改變的,即讓人了解同性戀是一個選擇; 第三,運動的策略必須讓美國社會了解為何我們必須立法干涉人的性活動。

 

換言之,雖然這反同運動主要動力與原因來自基督宗教,但三大方向隻字不提宗教!這,無疑也是聰明的策略,雖然美國基督徒占人口百分之60以上,但強逼整個社會服從基督教的宗教價值觀,畢竟是不明智的作風。因此,縱使反同最大的原因是因為聖經反同,但這點不能公開講,一切必須以理性、科學與學術包裝!

 

惡名昭彰的基督徒心理學家保羅卡美倫

 

但不幸的是(其實,幸或不幸完全視對誰而言,對反同運動是大不幸,但對同運則是大幸),他們在Glen Eyrie 會議請來的科學界講員,竟然是在學術界惡名昭彰的基督徒心理學家保羅卡美倫(Paul Cameron)! 

 

卡美倫是美國著名發表偽科學研究報告的反同基督徒理學家,他早在1983年12月Association 因為心理學家的專業守則而被美國擁有6萬名會員的美國心理學學會(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除名!1986年8月,美國社會學學會(American Sociological Association)公開聲明卡美倫不是社會學家,並譴責他多次並持續地濫用社會學的研究!這是非同一般的指責,但看來Glen Eyrie 會議的一般與會者完全不知此事。

 

這其實也難怪,因為一般反同基督徒一向來都不關注與重視學術,完全無知於學術界的發展,否則我實在難以相像他們怎麼可能請這種人不只協助反同,而是提供反同的學術基礎!諷刺的是,在美國越來越多人了解這種偽學術偽科學的反同基督徒學術工作者的醜陋作風,但在亞洲國家,包括台灣,還有反同基督徒引用這些人提供的研究數據反同!

 

卡美倫的「研究」數據包括:

 

(一)在所有性騷擾學生的案例中(molestation of pupils),至少有25%,甚至高達80%由同性戀教師所為。(二)同性戀比異性戀性騷擾兒童(molest children)的可能性,高達10至20倍。

 

為了反同,甚至要求政府立法禁止同性戀在公立學校教書,這是美國宗教右派最愛利用的研究數據!用這種數據來嚇人,成本低,但嚇人非常有效,尤其是在民智未開的社群。

 

許多心理學家對保羅卡美倫的數據與研究有諸多的批評,加州大學達威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Davis)的心理學教授葛赫勒(Greg M. Herek)還特別研究卡美倫的「研究」,指他犯了不少錯誤,其中最明顯的錯誤是,他把性騷擾男童的男生當同性戀,然後就是調查的樣本太小,結果不夠客觀,完全不符合統計學的標準。

 

卡美倫最擅長的還是扭曲別人的研究結論,利用別人研究的數據來達致自己反同性戀的目的,不是斷章取義,就是完全無視原來研究者的目的,甚至結論。包括1984年美國康乃迪克州(Connecticut)監獄性侵犯組主任哥若爾(Nicholas Groth),特別致函布拉斯加州心理學家考試委員會(Nebraska Board of Examiners of Psychologists),指卡美倫濫用其研究數據,指責卡美倫羞辱心理學專業。因為哥若爾明明指同性戀與蠻童癖沒有直接關係,但卡美倫卻利用他的研究數據結論同性戀者戀童,這完全是扭曲別人研究成果以達反同私利,完全不公正也不客觀。

 

哥若爾不是第一個公開指責卡美倫的人,早在1982年,就至少有6名學術研究者抗議卡美倫濫用他們的研究,誤導讀者與大眾。美國心理學學會還對此事展開調查,但卡美倫拒絕給予任何的合作。結果在1983年12月,被學會開除。但卡美倫卻說他不是被開除,而是自願離會。如此藉口,在其說謊履歷,又添一例!因按該會法規,接受調中的會員,是無權自願離會的。

 

1984年10月,內布拉斯加州心理學協會宣布卡美倫與其研究,和該會無關。第二年,美國中西部社會學學會(Midwest Sociological Society)和社會問題研究學會(Society for the Study of Social Problems)紛紛發表文告譴責他。這種人竟是反同學術界的大將,美國反同運動最後怎麼可能不一敗塗地,以致2013年全面承認同性婚姻? 

 

同性戀平均壽命是39歲?

 

卡美倫有兩項最嚇人的「調查」,不能不提。第一個就是指,同性戀平均壽命是39歲,只有少於2%的同志壽命超過65歲;以此「證明」同性戀的生命有問題,「證明」同性戀是錯誤的。

 

卡美倫是如何達致有關數據?他的方法論是甚麼? 原來這是他在上世紀80年代進行的研究,他從16種同性戀雜誌與期刊獲得超過6千個的訃聞,再和「普通」報章獲得的訃聞進行比較,進而結論同性戀的平均壽命是39。

 

這種研究方法明顯大有問題,第一,他預設了普通報章的訃聞死者都不是同性戀。這是一個最極端大膽的預設,在80年代,有不少同性戀者還沒出櫃,甚至是那些已經出櫃的同志,其親友都未必把訃聞交由同性戀雜誌刊登。因此,他憑甚麼以為報章的訃聞死者都是異性戀?這種研究方法怎麼可能有效比較同性戀與異性戀的壽命?

 

第二,在進行有關研究時,愛滋病並沒有受到有效控制,不少同性戀受感染而死於愛滋病,雖然有很多同性戀並未感染愛滋,但以死於愛滋病的同志來代表所有同性戀,明顯大有問題。

 

而且,假設同性戀者的確比異性戀者短命,但這如何証明同性戀者錯誤?研究一再顯示一般女人的壽命比男人長,這證明男人比女人錯誤或罪惡嗎?

 

遺憾的是,我知道到今還有反同基督徒以此研究報告來證明同性戀有問題。1997年11月9日,美國教育部長William Bennett在接受ABC電視訪問時,竟也以同性戀的壽命來論證同性戀有問題。後來當他發現其數據來自惡名昭彰的卡美倫時,遭受多方圍攻。結果在1998年2月23日的《The New Republic》期刊道歉,承認卡美倫的方法論(methodology)有問題。

 

另一個同樣荒謬的研究是,卡美倫說他的研究顯示:

 

(一)37%的男同性戀涉及S/M,即施虐與被虐的暴力性愛行為;(二)29%的男同性戀喜好在其性伴侶身上撒尿;(三)17%的男同性戀愛食用人體排泄物,特別是糞便;(四)99%至100%的同性戀進行口交;(五)93%至98%的同性戀涉及肛交;(六)41%至47%進行拳交,即把拳頭插進肛門。

 

如果你不是同性戀者,你是不是會被這研究數據嚇壞?特別是如果你是為人父母,或家裡有男初長成?尤其是第二、三、五與六項特別可怕?第四項由於很多異性戀都愛做,不少人已經見怪不怪,所以情緒反應不大,但第二、三、五與六,是不是予人同性戀都是污穢和變態的一群?

 

卡美倫的這項研究同樣是方法論的問題,他的樣本來自41名男同性戀與25名女同性戀。這些人可能代表同性戀嗎?這些人從哪裡找來?如果我在台灣的教會訪問50名基督徒,發現49人說他們已經受洗,我可以結論台灣近99% 的人是基督徒嗎? 如果我去酒吧訪問50人,有49人承認上個月至今至少有一次一夜情的經驗(很多人都是去酒吧找一夜情),按卡美倫的邏輯,我們的社會有98%的人有一夜情的經驗!

 

這種偽學術造假的研究與結論,似乎已成反同運動者的特色,台灣的反同基督徒也一樣,說「甚麼美國麻省通過後同志暴增、愛滋病也激增」,這種所謂「暴增」、「激增」之說,完全是為了恐嚇社會的一派胡言!

 

2016年8月,護家盟為了反同,說同性戀者平均一生有1000名性伴侶 ! 先不說這數據如何誇張,可是2014年他們不是說過台灣的同性戀者的平均性伴侶是53.26人? 所以現在到底是50 幾個人,還是一千人? 兩年可以暴增這麼多,連數據都可以是自助餐了,任挑任選 ?!

 

護家盟2014年的數據已經是一個笑話了,他們引用成功大學醫學院護理學系暨公共衛生研究所教授反同,結果第二日柯教投書抗議他們胡亂引用再故意亂結論,直指很遺憾護家盟秘書長張守一「錯誤解讀他的研究報告之性伴侶數據,造成了社會對於同志族群的誤解」。

 

可是護家盟有道歉嗎?他們完全視若無睹!

 

2016年11月,據新聞報導,天主教與婦女團體在立法院舉行記者會反同婚,原因竟是因為台灣少子化問題,沒有條件推同性婚姻合法化。另外還說,「國外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都走向衰敗,如冰島總理出櫃,後來冰島就宣布破產」。這種反同婚的論據實在叫人啼笑皆非。冰島在2008因為金融危機而面臨破產,而冰島危機的根源在於對銀行業的低管制,完全與同性戀或任何人出櫃沒有關係,同性戀沒有這麼利害!至於冰島女同總理Jóhanna Sigurdardóttir (西達朵提)是在2009年2月成為總理,在2010年6月同性婚姻法生效後與同性愛人正式結婚;在國家面對金融危機破產時期任總理的是右翼聯盟的Geir Haarde ! 所以,說甚麼冰島總理出櫃後國家就破產,如此怪罪同性戀並以此反同婚,不只完全沒有知識,連常識都沒有!

 

明明是因為宗教理由反同反同婚,卻又不敢直認,就找些莫名其妙的理由,但無理的立場怎麼可能有理維護,結果就發生這種笑話了!

 

所以我曾經說過,這是為什麼許多反同基督徒到如今都無法或拒絕回答這個最基本的問題:同性戀到底錯在哪裡?因為他們其實知道如果要给理由,就只能給愚蠢可笑的理由。為了避免被人笑被人發現愚蠢,最好就是裝瞎扮聾不回答這問題,再不然就生產偽科學不停造假,結果為了反同就犧牲眼睛犧牲耳朵甚至犧牲腦袋!

 

為了堅持一個沒有理由的宗教傳統而口不擇言,這不已經很明顯地說明這種反同的信仰很有問題了嗎?如此堅持下去,遲早別人連這宗教也唾棄!

 

延伸閱讀:歐陽文風:耶穌是傳統婚姻與家庭的顛覆者

 

※作者為波士頓大學神學博士,紐約市立大學社會學博士候選人,紐約大都會社區教會牧師,同時亦任教於紐約市立大學亨特學院性別研究系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