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尿在輪椅上「尊嚴盡失」 英國帕奧選手籲廣設無障礙空間

余尹倫 2017年01月14日 08:10:00

「或許此後我給人的印象是『在火車上尿失禁的女人』,我本可選擇默不吭聲,但我希望藉由談論此事,讓以後需使用大眾運輸的殘障人士不必再遭此屈辱。」

 

身障人士倡議者、42歲的英國殘奧獎牌得主史翠卡(Anne Wafula Strike),2015年底在一趟車程約3小時的火車途中,因列車上的殘障廁所故障無法使用,聯繫該鐵路公司人員後仍未獲及時幫助,導致她被迫在輪椅上解決小便需求,「這真的讓我受盡羞辱。」

 

肯亞裔的史翠卡是英國田徑協會(UK Athletics)委員會委員之一,平日推動改善殘疾人士社會處境不遺餘力,除贊助數個倡議殘障人士權利的慈善組織外,更曾因在殘障運動領域的傑出表現,獲頒大英帝國員佐勳章(MBE)。

 

史翠卡在競賽輪椅上的英姿。(翻攝自annestrike.org)

 

求助無門

 

2015年12月8日當天,史翠卡剛結束在科芬特里(Coventry)的英國田徑會會議行程,準備搭乘英國縱貫鐵路(CrossCountry)列車前往倫敦史坦斯特機場(Stansted airport),以便轉搭接駁列車返回哈洛(Harlow)老家。但在預計車程2小時48分的列車途中,需要如廁的她卻發現,殘障廁所故障不得使用。

 

「如果一般廁所離我的距離近一些,我或許會試著慢慢移動過去,但它們離我的座位太遠了,我的輪椅又無法通過走道。」

 

 

當她試圖向列車服務員尋求協助時,得到的答案卻是:請在下一站下車,使用月台的殘障廁所,並改搭下一班列車。但抵達下一站時,也未有服務人員出面協助她下火車,最終她只好選擇在輪椅上解決小便需求。

 

被迫在就地解決需求摧毀自尊

 

史翠卡形容,被迫坐在自己的尿液中徹底摧毀了她的自尊與自信。「這間鐵路公司讓我尊嚴盡失,我想問他們,何時才能把我的尊嚴還給我?身為一位殘障人士,這些年來,我費盡千辛萬苦才建立自信心與對自我的信念(self-belief)。」

 

「這整件事讓我懷疑,自己是否不被允許在社會中扮演積極角色,註定只能藏身暗處。」

 

 

使用廁所是最基本權利

 

史翠卡透露,當她被迫在輪椅上如廁後,因不願被他人認出,只好拉起連身帽遮住臉龐,「(我認為)尤其像是英國這種已開發國家,每個人得以使用廁所是最基本的權利之一。為了蓋掉尿騷味,我試圖用香水噴滿全身。當我終於脫離這場噩夢抵家後,我在浴室將身體徹底刷洗乾淨,並在床上啜泣數小時。」

 

 

公開屈辱經驗 盼外界正視殘障者處境

 

史翠卡向《衛報》(The Guardian)表示,自己是經深思熟慮後,才決定公開此事,即便知道這樣會讓自己顏面盡失,「我希望藉由公開我的遭遇,可以對其他試圖在社會有所貢獻,卻遭剝奪機會的殘障人士帶來正面的改變。當殘疾人士遇上這類羞辱經歷時,他們多半選擇默默承受,因為要去談論它實在很令人難堪。」

 

「殘障人士並不求萬事盡如其意(don’t want perfection),我們只求最基本的權利與得以保持自身獨立性的環境,但無法使用配套完善的殘障廁所,會讓我們感到自己並不受重視(we are an afterthought)。」

 

 

籲廣設無障礙空間

 

史翠卡認為自己有責任將殘障人士遭遇的不公義經歷公諸於世,「或許今後我將會被人以在列車上尿失禁的女人記得,我本可選擇默不吭聲,但我希望藉由談論此事,讓以後需使用大眾運輸的殘障人士不必再遭此屈辱。」

 

史翠卡呼籲英國各機構須致力替殘障人士爭取無障礙空間,好讓他們能在各自崗位發光發熱,「我的身體或許有缺陷,但這個社會加諸給我的種種障礙才是讓我舉步維艱的真正原因。」

 

英國縱貫鐵路公司已透過發言人正式向史翠卡致歉。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