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封院VS部桃清空

Jin-Chung Shih 2021年01月23日 09:50:00

這次部立桃園醫院發生事件時,原則是「只出不進」,不要讓其他健康人再進來了。(資料照片/王侑聖攝)

2003年,我是第5年主治醫師,對和平封院記憶猶新,雖然我不在裡面,但週圍有許多人是當年歷經這場浩劫的見證人。

 

SARS時和平醫院發生院內感染,當年台北市衛生局是怎麼做的?

 

記得當時是傍晚下班時分,新聞跑馬燈跑出來:「和平醫院封院了!」

 

許多家庭主婦進了和平醫院探病完,打算出來去接小孩回家做晚飯,結果醫院的大門就關上不准出去了。

 

當年是和平封院原則是「只進不出」,人進去就別想出來了。台北市衛生局將病人和健康的人全部關在一起,希望火源不要擴散。但因為SARS病毒感染力強、致死率高,引起裡面的病人和醫護人員相繼感染和犧牲。和平封院之初,甚至裡面有病人走上自我了結的絕路,一起關在裡面的人心裡都很難受。

 

這次部立桃園醫院發生事件時,原則是「只出不進」,不要讓其他健康人再進來了,桃園衛生局馬上找來全桃園11家大型醫院一起開會,然後裡面的病人找安全的地方,一批一批分送去治療,只要醫療系統還沒垮,個別病例一定可以得到妥善治療。現在醫院裡面的病人應該剩下不多了,我認識的醫師有的還在醫院隔離中,也還有少數醫師在病房死守著。

 

過去是把火勢控制在一個範圍內,結果火越燒越大,醫院變成病毒的煉毒所,感染者和健康人都一起犧牲,能活下來的算你命大。

 

現在是把起火點盡量找到,再分散開來,並把週遭可能會燃燒的都移走,讓火燒不起來。

 

台灣真的有記取到當年SARS的教訓,低調練功十多年,也難怪全世界各國都遭受嚴重損失時,台灣還屹立不搖。

 

看前輩貼文,部桃的徐永年院長,是陽明醫學院第一屆的優秀校友,現在他同屆的同學發願接力吃素,祈禱部桃和徐院長渡過難關。如果不要重演和平當年事件,大家也都戴口罩、勤洗手,不去人多的地方,我相信這些散在的社區感染是有機會撲滅的。

 

我們也都一起禱告吧。(本文轉載自作者臉書

關鍵字: 和平封院 SARS 部桃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