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許富凱唱一天500元開始入行 舞廳駐唱看盡人生百態(下)

王慧倫 2021年01月27日 11:59:00

許富凱自認「這輩子和女人結下不解之緣」,在高雄各舞廳駐唱時看盡人生百態。(楊約翰攝)

退伍回來後的許富凱,陷入人生迷惘,幾乎都在家裡幫忙洗頭,也去學了美甲、色彩學,不變的是依舊每天練歌,生活全靠爸媽負擔。直到某位歌唱老師找他去「舞廳」駐唱,一天付500元薪資,他的人生才開始扭轉。


許富凱說,當初一聽到「舞廳」,就覺得環境很複雜,但在媽媽鼓勵下,他還是去試唱,一唱完江蕙的〈你就忍耐〉,鼓手老師跟領班大讚:「你這次沒撿回一坨屎,而是一塊玉!」沒想到晚上正式演出,他因為不會看譜,唱得荒腔走板,其中一位樂手當場在台上丟他響板破口大罵:「你在唱什麼東西!」讓他第一晚就大受挫折,回家跟媽媽哭訴:「我沒辦法啦!」

 

退伍後的許富凱,曾對未來是否繼續唱歌有過迷惘。(取自許富凱臉書)

 

隔天媽媽不死心,又載著他準時上班。他硬著頭皮低聲下氣去求老師幫忙寫譜。「那天開始,一不懂我就去請教。」短短一年,他從每天上台怕到死,唱到很享受,甚至每晚唱到深夜都捨不得離開。駐唱時很多大班看他青澀單純,將他視如己出,天天幫他準備便當、介紹他在各舞廳到處代班,他笑說:「我這輩子,似乎注定跟女人結下不解之緣!」

 

在舞廳演唱,他也看盡人生百態。他曾唱歌唱到一半,救護車警笛響徹雲霄,接著擔架急忙進出抬走一人。他說那是某個大班,好幾天沒休息又猛喝烈酒,躺著之後就突然暴斃。

 

17歲時許富凱因《明日之星》歌唱節目認識了音樂人丁曉雯,丁曉雯在他當兵、舞廳駐唱時從沒忘記他的聲音,輾轉找到他後,主動安排他北上參加比賽。練唱時,著名的電視製作人黃義雄(寇桑)親自監考,他唱完一首歌,寇桑只說了句:「嗯!」轉頭就走,結果他等了半年,才終於有機會參加比賽,一路過關斬將成了衛冕百萬關主,從此有了「百萬王子」之稱。

 

許富凱參加「明日之星」後來成為主持人,丁曉雯(下圖左)老師是重要推手。(取自許富凱臉書)


去年底他出道10年推出《拾歌》專輯,也是丁曉雯製作。錄音室裡,她要許富凱把準備好的功課全部拋掉,不准他玩轉音、不准耍技巧,果真讓許富凱脫胎換骨。而之前他也受被天后江蕙提攜,成為10場「鏡花水月」巡迴演唱的固定嘉賓,這也讓他吸取更多待人處事與舞台經驗。

 

許富凱認為天公疼憨人,「當你想做一件事情,全世界都會來幫你。」他感謝第一次拍戲,NG連連卻從沒人給過他白眼;感謝第一次主持,連攝影機位置都找不到,沒人破口大罵耐心教他。2月首次登台北小巨蛋開唱因疫情宣布延期,許富凱感性說:「等待10年,我和團隊認真準備很久,但很遺憾暫時延後,目前首要共同目標是戰勝病毒,大家平安健康,等待美好時刻再聚!」

 

張小燕(上圖左)、唐美雲(下圖中)及王彩樺(右)都對許富凱特別照顧。(取自許富凱臉書)

 

好在他最近也有另一項新嘗試,也跟女性長輩有關。他首次嘗試參與歌仔戲電視劇《孟婆客棧》,與歌仔戲反串名伶唐美雲合作。這部戲堪稱歌仔戲版《與神同行》,由吳念真攜子吳定謙、柯一正和小野兒子李中4人聯手執導,內容前衛大膽。

 

戲裡,許富凱在奈何橋畔的孟婆客棧中扮演文書,最讓他冒汗的是和一票「女戲精」對戲,包括唐美雲、林美秀、王彩樺、方馨。還好他命中注定和女人幫脫不了干係,擄獲姊姊們愛心輕而易舉,而且他連戲裡唯一狠角色蔡振南也收伏,許富凱笑說:「南哥幫我取了綽號『小蜜糖』,一見我就甜蜜蜜!」

 

 

 

 

流行


回頂端